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我陪你去
    :

    “你才是英雄,我不过是英雄的管家而已,先生你折煞我了。”郑管家拽了句文词儿道。他为这个家服务已经快十年了,就算在李厚民面前,也从来没有那么拘束,主仆之间的关系极其融洽。

    “好了好了,不跟你扯了,叫车,送我去景悦宾馆,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我多想闲下来喝喝茶,陪陪女儿,如果可以的话,再让梁辰这个年轻人陪我聊会儿天,就如老曲说的,绝对是人生一大快事。可惜啊,可惜……”李厚民叹息着,已经走远了。

    梁辰上了楼,来到了李想的房间,门虚掩着,他也没敲门,直接推门而入,正坐在桌前老老实实看书的李想吓得一个哆嗦,不自觉地向后缩了缩身子,跟小鬼见了阎王爷似的。

    梁辰没进屋子,只是站在门前,略有些惊诧地望着这间屋子,跟昨天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了,远处是粉红床幔罩着的女孩家儿软床,很有古典风格,床上是一大堆可爱的毛绒玩具,地毯也换成了一块欺霜赛雪的骆绒地毯,屋子里干净得纤尘不染,连根头发丝都没有,简直来了个天翻地覆大变样。

    更让人惊奇的是,李想现在也同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头跟雉鸡般的七彩乱发早已经染回了黑色,并且已经拉直,黑亮亮的,半垂在肩头,如云如瀑。鼻翼、下唇、左右两耳上的耳钉也早已经取下,不再那样让一看一闪一闪亮晶、满天都是小星星了。

    并且,眉毛看样子也经过了精心的修剪,唇上还涂了一层淡淡的唇彩,往那里一坐,昔日的彩虹妹妹陡然间消失不见,相反,一个清纯、可人、青春、靓丽的水灵灵小美眉就出现在了梁辰的眼前,让他颇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嗯,像个人样了,房间也不再像猪窝了。”梁辰点了点头说道,算是夸奖,只不过这夸奖多少有些刺耳,但对于李想来说,这位阎王爷只要不发脾气,她就烧高香了。

    其实昨天晚上她也不是没找自己老爸闹过,撒泼、打滚、连哭带喊甚至威胁要自残的苦肉计都用上了,就是想换个老师,不过却不敢说出真正的理由来,毕竟,昨天的事情一旦让自己的父亲知道,恐怕搞不好老爸就要雷霆大怒,从今往后一个子儿都不会给她了,可如果让她每晚都要面对这位阎王爷转世的煞星,她觉得自己也马上就要不久于人世了。

    但无论她怎么闹,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不好使。老爸的态度非常坚决,大有只要李想不死,家教就不会换的决心,她也无可奈何,只能胆颤心惊地答应下来。

    为了不惹怒这位阎王爷,她算是做足了功夫,从房间到自己的形象,一切全都来了个大变样儿,天可怜见的,她其实最讨厌床上摆毛绒玩具了,可为了证明一下自己真的改了,必须要适时装一下可爱,所以才捏着鼻子胡乱买了一大堆毛绒玩具做摆设扔在了床上。否则的话……一想起梁辰那毫不怜香惜玉的大巴掌,她的脸就火辣辣的痛。

    “开始上课,从初二下半年课程学起,首先我们来复习数学。”梁辰根本不理会她在想什么,已经打开了课本,李想赶紧也打开课本,跟着梁辰学习起来,提心吊胆中不敢有半点马虎,绞尽脑汁去去思考回答梁辰提出来的任何问题。

    不过,就在学习了将近两个小时,快到九点钟的时候,李想的手机响了,而且是一遍遍地响,短信不停地往里进。而看到手机之后,李想的注意力明显就不集中起来,开始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手机给我!”梁辰向着李想伸出了手去。

    “啊?不,不,老师,我……”正神游天外的李想终于惊醒过来,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身子,小孩子一般的把手机往身后藏。

    “嗯?”靠在椅子上的梁辰略略坐直了身体,皱起了眉头,伴随着那声轻“嗯”,他的眼神凌厉了起来。

    “好,好的。”李想头皮有些发麻,再不敢抗拒,把手机递给了梁辰。

    梁辰拿过了手机翻看了一下短信,一共十条,只见上面写着,“环海公路,最炫最酷的摩托车公路赛,你来不来?反正我是来了。”“雉鸡,秋林也要来,最酷最帅的车神,今晚出战,快来啊。”等等,诸如此类。估计,这个雉鸡指的就是李想了,对于原来一头彩发的李想来说,这个名字还真贴切。

    虽然没吃过猪肉,但也见过猪跑,梁辰扫了一眼,便已经明白这肯定是些个专门在公路上玩飞车的非法摩托车集会。

    眼前的李想正处于青春叛逆期,而且性格很像男孩子,骨子里对那种暴力的、热血的、刺激的东西十分向往,看起来以前也没少参加这样的集会,看她现在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她现在心里面已经长了草,就算有自己的威摄,也根本不可能定下心来去学习了。

    略一思索,他唇边竟然出奇地露出了一丝微笑来,“哦,原来是摩托车公路赛,想必应该很有意思吧?”

    他的眼里露出了一丝饶有趣味的神色来。

    “啊?老师,您也对这种飞车大赛感兴趣?”李想一下兴奋起来,她从梁辰唇畔的那丝微笑中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唔,还算可以,我以前也坐过摩托车,很喜欢那种风在耳边狂掠的感觉,尤其是听着引擎疯狂的咆哮声,让人感觉到很野性,很刺激。”梁辰淡淡地一笑道。

    “哈哈,老师,原来我们是同道中人哪!”李想一高兴,结果故态重萌,粗着嗓子来了个仰天长笑,跟猛张飞似的,笑完之后才发现自己失态了,赶紧坐下来继续装淑女。梁辰看在眼里,不禁摇了摇头,看来调教这丫头,也并非是一朝一夕之功了。

    “唔,学习了两个小时了,也该醒醒脑子了。走吧,那个公路赛在哪里?带我去看看。”梁辰收拾了一下书本站了起来,转身向李想说道。

    “啊?”这一次李想呆住了,她没想到梁辰居然也要去看飞车公路赛,并且要和她一起去,一时间又是震惊又是兴奋,她原本以为自己今天晚上肯定完了,被这个阎王爷看得死死的,她哪敢跑出去看什么公路飞车赛?但现在希望陡然降临,就如同天上突然间掉下了一个大馅饼,登时砸得她都有些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