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所谓冻顶乌龙
    :

    “梁老师,我前几天买三罐冻顶乌龙,麻烦你帮我掌掌眼,看看是不是真货。”这个时候,张大年推了推眼镜,左右看了看,小心翼翼地从自己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罐茶来,包装极其精美,甚至顶上系着的红带中间居然是一条金丝,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好你个张大年,居然还存着这样的好货,摆明了是留一手,想把我们都比下去,是不是?”除了李厚民之外,其他人全都笑骂起来。

    “藏拙而已,现在遇到真正的行家,自然要拿出来品味一番了。”张大年嘿嘿笑着,把那罐茶叶摆到了梁辰面前,满眼期待的神色。

    “冻顶乌龙?呵呵,好,请张先生拿出来共赏吧。”梁辰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眼神,随后应了一下,也不推辞,拿过了那罐包装精美的茶叶,轻轻打开罐子,一股沉郁甘醇的香气扑鼻而入,深吸了一口,他禁不住赞道,“好茶!”

    张大年脸上就现出一丝得意来,而旁边三个人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羡慕嫉妒的神色来。

    “不过,茶叶密封,光看包装并不能识别茶的真假,我还没有茶神陆羽闻香识茶的本事了。”梁辰略看了看里面真空密封包装的茶叶,笑笑说道。

    “我还有两罐,这罐就是用来评定真伪的。”张大年急急地说道,已经自己伸手过去拿出了小袋打开来。

    随着真空密封袋的打开,一股甘醇的香气迅速在空中释放出来,压倒了其他的各种茶香。

    “嗬,不愧是冻顶乌龙啊,这香气确实甘醇,想必开汤后必定回味无穷。”旁边的曲满堂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羡慕地说道。

    梁辰却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轻捻起了两粒茶叶儿,在手中轻轻一捏,细细看了看,眉头却皱了起来,张大年的一颗心立即提了起来,“梁大师,这茶,有什么问题么?”

    “没什么问题,发酵过,的确是乌龙茶,而且品质极高。”梁辰笑笑说道。

    张大年呼出一口长气,只是没等脸上浮现出喜色来,却只听见梁辰话风一转,“是乌龙茶不假,但绝对不是冻顶乌龙。”

    “啊?”张大年顿时嘴咧得跟个时空黑洞一样能吞噬万物,脸当时就苦了起来,“不会吧,梁大师,卖茶的当时可是拍着胸脯保证说这是台湾的冻顶乌龙啊。并且,您看这茶外形条索卷曲,肥壮圆结,沉重匀整,而且色做青黑,明明就是书上介绍过的冻顶乌龙的茶状啊。”

    “你别吵,听梁大师怎么说。”旁边曲满堂现在对梁辰可是心服口服了,轻碰了他一下,有些期待地听梁辰的解释。

    “其实乌龙茶的制做工艺几乎都差不多,属于半发酵茶,因其在采青、摇青、晾青、杀青、揉青、焙青的一道道工序中控制把握的不同,发酵程度就不同,于是成茶呈现的条索或是颗粒的颜色会有由青绿至黑褐的不同,发酵度低的,颜色略浅,而发酵度高的,颜色则略深。不过,真正的冻顶乌龙茶,发酵度在百分之五十左右,所以干茶颜色黑中透青,而这种茶却是碧中微黑,发酵度最多不超过百分之十五,虽然也是乌龙茶,但从干茶特点上来看,却并不是冻顶乌龙了。并且,最重要的是”梁辰说到这里,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一眼,淡淡地一笑,“据我所知,台湾地区现在已经没有冻顶乌龙茶了。”

    “啊?”一群人当时就傻了,包括李厚民在内,都有些发懵,什么叫台湾地区已经没有冻顶乌龙茶了?近代以来,冻顶乌龙可是一直大名鼎鼎,几乎但凡是喝茶的人都知道冻顶乌龙这种世界顶级名茶的存在。

    “呵呵,大家也不必奇怪。其实没错,目前大家所认定和熟悉的冻顶茶,是属于包种茶,而不是乌龙茶。冻顶茶产于台湾南投县的鹿谷乡彰雅村附近一块被长达四千米的东顶巷所贯穿的山顶台地,东北边有一麒麟潭,云笼雾罩,适合茶树生长,并且这里终年无霜雪,并不是字面上理解的千年冰封的冻顶了,而是因为这里原称为东顶,1918年连雅堂先生所作的《台湾通史》里就有确切记载,称为东顶,后因字音相谐,加上世人故意为茶膨风鼓吹,所以也就谐音称为冻顶了。

    三十年前,这里倒是种植生产乌龙茶的,那时候的茶园大部分种植青心乌龙或软枝乌龙,但自从1980年以后,冻顶乌龙受到市场和优良茶比赛的影响,逐渐走向轻萎雕、轻渥红的制造方法,以四分之一或是五分之一渥红为标准的做法,强调花香果味,青汤青叶,俗称半头青的特色,现在所制造的冻顶茶是道地的属于青花类的包种茶,而不是乌龙茶了。所以,冻顶乌龙现在早已经成为了历史,并不出产了,如果这茶真是冻顶乌龙,呵呵,张先生,恐怕也是三十年前的冻顶乌龙茶了。”说到这里,梁辰忍不住自己也笑了起来。茶贵在新,尤其新制春茶,世人皆爱,一罐茶叶如果放上三十年,恐怕早就变质发霉只有老鼠才愿意啃着吃了。

    “啊?原来是这样,那个混蛋,居然敢骗我,还说什么冻顶乌龙,我一定要去找他理论。”张大年呆坐在那里,满脸懊悔,很是愤怒。

    “呵,张先生,您也不必太过懊恼,其实这茶虽然不是冻顶乌龙,却也是特级名茶了,如果所料不差,这应该是福建安溪尧阳的铁观音,一年四摘,观茶相应是立夏之前摘的,属于春茶,品质绝好,就算不是冻顶乌龙,如果价钱不算太离谱儿,应该也是值得的了。”梁辰安慰着张大年道。

    “唉,那又有什么用啊,人家就爱喝台湾茶,念旧嘛。”张大年叹息了一声道,颇有些愁眉苦脸的,不过突然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立马转忧为喜,上去一把便抓住了梁辰的手,大喜过望地说谢,“梁大师,谢谢你,真是太谢谢你了!”

    “您这是?”梁辰有些愣住了,这位张大年情绪变幻得太快了,他有点接受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