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跟你拼了
    :

    “唔,唔,救命啊,救命啊,唔……”李想这一刻终于感受到了真正的恐惧,拼命地挣扎着叫道,却哪里能挣得过成年男子的力量?她现在开始后悔,后悔为什么要找这样的恶徒来“演”这场戏?可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后悔药吃,那属于上帝都用不起的奢侈品。曾经她那样崇拜的“疤子哥”,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头从地狱里释放出来的恶魔,而自己就是亲手打开那个潘多拉匣子的蠢蛋。

    “你们几个,去那边看着,我完事儿了你们也来尝尝这个小富二代的滋味儿。”“疤子哥”满脸邪笑使劲地扒着李想的裤子,不过那裤子看着破烂,可质量倒真不错,拽了两下居然还没拽开,正要继续加把劲的时候,猛然间便听见周围一阵惊呼,不自禁扭头一看,眼睛也不禁瞪大起来,却看见,刚才明明已经被打躺下的梁辰此刻正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居然还带着笑容。

    “还敢起来?打死你!”边儿上站着的一个小流氓反应倒是挺快,吼了一声抡起棒球棍便砸了过去,这一次居然是直接奔脖子砸过去的,一看就是心狠手黑,平时打架不要命的主儿。

    梁辰闪都没闪,抬起胳膊就是一架。

    “啪嚓”一声,半截球棍不翼而飞,他的胳膊就像是铁打的一般,居然把拳头粗的棒球棍生生地挡断了。

    那个小流氓似乎有些怀疑球棍的质量,不禁低头去看棍头的毛茬儿,心底还在发狠明天一定要去找那个卖体育用品的老板,说什么这玩意能打死一头犀牛也不会坏的,现在却连人家的胳膊都打不断。

    球棍刚凑到眼前还没看仔细,梁辰上去就是一脚,正踢在球棍底部,带着锐利毛茬儿边的球棍登时狠狠地戳在了那个家伙的嘴上,偌大的一根球棍带着风声直接戳断了他前面两排门牙硬生生扎进了嘴里,他吭都没吭一声,向后便倒。

    “啊?”旁边的两个小流氓登时就傻了,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狠的,刚一愣神的时候,梁辰就已经如同下山的猛虎般扑了过来,一脚踹在了其中一个的肚子上,居然直接将人踹飞出去两米多远,坚硬的拳头也与另一位仁兄的鼻梁骨来了一个亲密的碰撞。

    被踹飞出去的那个在地上滚了两下,满嘴吐着血沫子趴在那里起不来了,而另外一个鼻梁骨直接被打断,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你,你……”“疤子哥”如一只受惊的兔子般跳了起来,放开了李想,恐惧地往后退,他无法相信,刚才这个弱得跟个猪肉包子似的学生现在居然变得这么强悍,三下五除二便将自己的三个手下打趴在地,而且出手狠辣无比,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那三个小弟是活着还是死了。

    李想也慌慌张张地提着自己那几乎快要被扒下一半的裤子,又是震惊又是恐惧地望着正向着这边走过来的梁辰,眼睛张得比嘴还大,这就是刚才那个自吹自擂却几下就被人放倒的家庭教师吗?

    “疤子哥,你好啊。”梁辰空着双手走了过来,路过了李想的身畔,却连看也不看她一眼,让李想无比羞愧,死死地低着头,只敢用眼角余光胆怯地望着梁辰。

    “疤子哥”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徐徐向后退着,同时手里摸向后裤腰,那里别着一把三棱刮刀,这也是他现在唯一的底气了。

    “兄弟,身手不错,混哪条道儿的?”“疤子哥”脸上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边退边有些声音发颤地说道。

    “我哪条道儿也不混,就是个普通的家庭教师,保护学生是我的职责所在。”梁辰微笑说道,可他的笑容在“疤子哥”眼里比魔鬼还可怕。他缓慢而有力的脚步声像死神的鼓槌重重地敲击在他的心上,让他的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

    其实说起来“疤子哥”也不是泛泛之辈,大仗小仗打过几十场,脸上的刀疤就是在歌厅跟人家抢小姐的时候被人砍了一刀留下来的,后来他带着人挑了情敌的手筋脚筋,也因此坐了七年牢,后来又花钱买出来,绝对也是一个敢拼命的狠角色,可现在在这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却比他还狠,在他身上,他却感觉到了一丝说不出的凛厉气势来,就像一把刚从冰水中洗濯过刚刚提起来的尖刀,从里往外透着着股浸心的寒意。这种气势,他只有在有幸见过一面的江城第一狠角刘华强身上见过,据说,刘华强曾当过佣兵,手下人命无数。

    “兄弟,我可是太子哥罩着的,反正你的妞也没什么事,今天就当是给太子哥一个面子,江湖有相逢,改天我摆酒请你和你的妞赔罪!”“疤子哥”已经开始服软了。

    “我不认识什么太子哥,也不用给谁面子,我只知道你不是人,就只能拿你当畜牲对待,嗯,你有意见吗?”梁辰摇了摇头,用看着死人的眼光很怜悯的问道。

    “疤子哥”很想说“我有意见”,可惜梁辰已经不给他这个机会了,突然间身形暴起,如苍鹰博兔般,一下便扑到了他的身前。

    “我他吗跟你拼了!”“疤子哥”咆哮了一声,突然间就从后腰抽出了一把三棱刮刀,一刀便向着梁辰的胸前扎了过去,他这是拼了命也要给梁辰一刀,博他个一线生机,绝对是个常打架的老手,知道怎么在最关键的时候去博。

    “小心,他有刀……”后面的李想禁不住尖叫了一声,一下捂住了眼睛,如果这一刀扎中,梁辰死定了。

    预想中的惨叫声响了起来,不过却不是梁辰,而是“疤子哥”那难听得如杀猪般的嚎叫声!

    李想偷偷地将手指缝漏开一点儿心颤着向前瞧去,只见“疤子哥”持刀的手正攥在梁辰的手中,正以一个麻花般奇怪的形状呈现在她面前,而那把锋利的刀子早已经掉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