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搬石砸脚
    :

    “去哪里吃?怎么去?”梁辰负着手在李想身后不紧不慢地迈着方步,倒真有教书先生的范儿。

    走在前面的李想咬了咬牙,不过语气却更加恭顺,“老师,现在不都讲低碳生活嘛,咱们就走着去呗?月色多好啊,也当散步了。况且离这不远的江西街我就知道有一家法国餐馆,做的菜非常有特点,好吃极了。”

    “也好。”梁辰并不多言,依旧不紧不慢地走在李想身后,两个人就这样走了大门沿着公路一直往山下走。

    一路上李想不再说话,而梁辰也不多问,就负着手走路,偶尔仰头看看天上的月色,仿佛真是出来散步欣赏夜景的。

    这一路上李想的手机倒是一直响个不停,她也微信回个不停,虽然是振动状态,但梁辰依旧听得清清楚楚,却是不闻不问,任凭她在那里折腾。

    到了山下,拐上了另一条街道,这条街道有些黑,年久失修的路灯散发着昏暗的光芒,街上没有什么行人,静悄悄的,偶尔有一两条受惊的流浪狗从垃圾箱里“嗖”地一下跑了出去,吓人一跳。

    看着这条暗得吓人的街道,梁辰唇畔泛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来,“李想,什么时候到啊?这条街道有点暗,恐怕不会太安全吧?”他在后面出声问道。

    正凝神走路似乎在想着什么的李想不提防他突然间说话,吓了好大一跳,嘴里小声地应道,“嗯,是啊,不过应该没事的。”她望着梁辰的眼神有些躲闪,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她脸上的神色变化瞒不过梁辰锐利的双眼,但梁辰却依旧装做一无所知的样子,点了点头,“希望没事。”他略微加重了一下语气说道,不过唇畔的那线笑意更浓——是冷笑。

    他早已经看见,前面正有几个影子在旁边的一条胡同里躲躲闪闪的。

    “当然不会有事了,现在治安这么好。不过,如果真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老师你可一定要保护我哟,我可是个女孩子,还是你的学生。”李想嘻嘻笑着,跑过去抓着梁辰的手摇了两下说道,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没问题,老师的天职就是保护自己的学生。你看老师多壮!”梁辰故意屈起了自己的小臂,显摆着自己的肌肉。

    “哇,老师您都可以当健美先生了。”李想扮天真扮得自己都想吐了,可为了出一口气,她也必须要表演到底。

    正说到这里,突然间前面出现了几个人影,后面也同样出现了两个人影,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根棒球棍,领头的那个歪戴着个鸭舌帽,右脸上有一道寸长的刀疤,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尤为狰狞。

    几个人默不作声,前后包夹,向着李想和梁辰围了过来,浓重的酒味与烟臭味传来,看来几个人刚才喝了不少的酒。

    “啊?你们,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李想惊恐万状地抓住了梁辰的胳膊,哆嗦着身体说道,不过眼里却掠过了一丝快意和狡黠。

    “不要怕,老师在这里。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拦住我们?”梁辰将李想护在身后,大喝了一声道,不过随后便低声回头向李想焦急地道,“快,他们巴成不是好人,是劫匪,快报警!”

    “噢,好的,不,我报警。”李想装模做样地答应着,脚下却一动不动,装着拿手机报警。

    “抢劫,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吗的,臭丫头,还敢报警?”那个刀疤脸凶神恶煞地吼了一嗓子,手一挥,前后三个人同时扑到,当先扑到的那个小流氓一棒球棍便砸在了梁辰的后背上,梁辰一个踉跄,痛呼了一声倒了下去,随后几个人便扑过去连打带踹,只打了几下,梁辰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好像要死了一样。

    “哎呀,你们,你们出手太重了,会不会把人打死啊?”正在旁边装做拿手机报警的李想惊叫了一声,有些害怕地跑过来蹲在梁辰身旁去摸他的鼻孔,还好,有呼吸,她也放下一颗心来。

    “疤子哥,你们就不能轻一些啊?如果真把人打死或是打残了,我可惨了。”李想站起来埋怨地道。

    “少废话,我做事用你教么?担保他最多是个轻微脑震荡。赶紧的,五千块拿来,少一个子儿把你弄到按摩院去卖肉还钱。”那个刀疤脸一伸手,凶狠地向李想吼道,很是凶恶的样子。

    “凶什么凶嘛,给你钱就是了。”李想有些畏惧地说道,伸手去摸自己后屁兜里的钱包,突然间脸色就变了,惶然地左摸右摸,上摸下摸,可摸了半天,也没摸见钱包,倒是从裤子兜里掏出了两个一块钱的钢蹦。

    看见李想在那里东摸西摸也没出多少钱来,“疤子哥”眼神愈发凶狠起来,死死地盯着李想,周围的几个人也都由满脸的兴奋变成了一脸的失望,眼神同样不善起来。

    “疤子哥,我,我好像把钱包落在家里了,我现在就回家去取钱给你,行不行?”李想不敢抬头看“疤子哥”,畏缩着身子,小声地向“疤子哥”说道。

    “吗的,臭丫头,你敢耍我?放你回家,你他吗还能出来了吗?”“疤子哥”怒吼了一声,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这个嘴巴可不同于梁辰的出手,又狠又重,打得李想仰面朝天地摔了个大跟头,头昏脑胀。

    “疤子哥,我真的把钱包落在家里了,求你,求你饶了我,再不,我给你写个借条,明天就还,行不行?”李想终于害怕了,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边求饶道。

    “你还真当我是三岁的孩子了?想怎么骗就怎么骗?”“疤子哥”抓着李想的小马甲,一把就将她娇小的身子拎了起来,不过随着手掌按在李想的胸上,他的眼光瞬间变得邪恶起来,尽管青春女孩子的身体还未发育完全,像两个硬硬的小苹果,但那种说不出的触感还有李想身上跳跃的青春少女气息,还让他心头一动。

    他刚喝过酒,心火正旺,眼神已经邪恶了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李想终于觉察到了“疤子哥”邪恶眼神,恐惧地尖叫道。

    “不干什么,如果你没钱的话,那就欠债肉偿吧。啧啧,一看就是个没经过人道的雏儿,今天就让老子好好地疼疼你,如果让老子真爽了的话,或许还会倒给你两个钱也说不定。”“疤子哥”邪邪地笑着,一把便捂住了李想的嘴,将她上半身强行摁在了旁边的垃圾桶上,伸手便去扒她的短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