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看不透的年轻人
    :

    “我的分数只够上北方师大的社会学,所以就来念这个专业了。至于就业前景,因人而异,事在人为。”梁辰随口淡淡地应道,并没有说得太多。

    他的淡定冲和再次让李厚民刮目相看,来家里应聘过无数个家教了,基本上每一个大学生都是口若悬河,拼命地表现、推荐自己,虽然他并不反感,但总是感觉有些好笑,这些学生还是太过年轻了,与眼前的梁辰比起来,他们明显太过青涩稚嫩。

    “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因人而异,事在人为,我也是这个观点,无论读什么专业,只要能读得出真义来,自会有一番骄人的成就。”

    正在这时,茶上来了,青瓷花茶盏,瓷胎白如玉、薄如纸,对着灯能照出影儿,单是一个杯子恐怕没个几千元也下不来了。透着薄薄的胎壁,茶叶儿的香气氤氲出来,沁人心脾。

    “喝茶!”李厚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已经端起了茶杯,也不怕烫,直接用杯盖撩了撩茶叶,略抿一口。

    抬头看着梁辰,梁辰却是连抿两口,根本没等茶水稍凉之后再喝。不过看去却并不是很急,并且骨子里透出了一种从容优雅来。

    “为什么这么喝茶?”李厚民放下了茶碗,饶有兴趣地问道。

    “沸水冲茶,香在首抿,如果等茶稍凉,虽然不烫,但香气已经散了大半了。当年周总理也是这样喝茶的。”梁辰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悠悠品味了一下茶的香气,随后才淡淡说道。

    “嗬,你这个小伙子,真是厉害,现在懂得品茶的人已经不多了,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原本靠在沙发上的李厚民已经坐直了身体,眼放奇光地盯着梁辰,眼里射了两道奇芒,他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不卑不亢的年轻人了。

    “看书。”梁辰简单的用两个字回答道。

    “恐怕不是看书吧?这种东西,若只是看书而没有实践,只能学个形似而已,可你现在是形神俱备啊!”李厚民半开玩笑地说道。

    梁辰不置可否地一笑,重新端起了茶杯轻抿一口,“茶如人生,人生如茶,人做得好了,茶理也便通了,做人其实也是茶理的实践罢了。”

    “茶如人生,人生如茶!好,好,好,没想到聘个家庭教师,居然让我见识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年轻人,幸甚,幸甚!”李厚民哈哈大笑,对梁辰一片激赏。

    “见到李先生这样有品位的人,也是我的荣幸。”梁辰荣宠不惊地微微一笑道,更让李厚民喜爱得不得了,他开始出于对女儿的负责,只想面试一下这个家教大学生而已,却没想到梁辰一再让他吃惊匪浅,一时间,他居然有遇到了知己的感觉,很想再与他促膝深谈。

    “先生,时间不早了,你上午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旁边的郑管家提醒道。

    “唔,知道了。”李厚民抬腕看了下名贵的百斐达丽男士腕表,叹息了一声道,“可惜,时间太匆忙了,否则真要与你把盏长谈。这样吧,从现在开始,你就负责我女儿李想的家庭教育,可以用你自己的办法,无所谓的,只要能让她乖一些别整天疯疯颠颠的就好了,我所求不多。”提起了自己的女儿,李厚民眉头皱了起来,语气里满是无奈。看来自己的女儿很难管教,让这个在商界咤叱风云的大鳄级人物也无限头疼。

    “好的,李先生,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去教。”梁辰知道面试结束了,也收拾东西站了起来,点点头道。

    “唔,梁辰同学,我这个女儿从小被我惯坏了,现在想管一是没有时间,二是她也不听我的话了。所以,你不要有任何思想包袱,尽管放开手脚去教她,至于学业倒在其次,更重要的是教她如何做人。我相信你,因为你是个有经历的人!”李厚民也站了起来,神色肃重地向梁辰说道。

    “学业在其次?”梁辰愣了一下,虽然之前有听说过彩虹妹妹的乖张刁蛮,家庭教师担负的其实就是半个保姆的工作,但没想到她老爸居然直接提出来要教她做人而不是帮她提高成绩,他心底纳闷,这个彩虹妹妹不会是心理有病吧?如果是这样,直接找个心理专家来教她算了,又何必非得找家教呢?

    李厚民看出了他的心思,呵呵一笑道,“我这个女儿其实从小乖巧伶俐,只不过小的时候因为一些事情,她逐渐脾气变得乖张暴戾起来,而那些心理专家都是中年人,跟不上她的思想,所以我只想找一个懂事又有学识的年轻人教她,一来是年纪差不了多少,沟通起来没有障碍,二来也是想让你们这样名校的学生对她起到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

    “哦,原来如此,我尽力。”梁辰点了点头。

    “好,没有试用期,薪资可以一月一结,也可以按天结算,从今天算起来,一天一千,一月三万!”李厚民看起来见到梁辰确实很开心,与梁辰握了下手,乐呵呵地道。

    “不是两万么?”梁辰再次愣了一下,难道杨东的消息不准?

    “普通的家教是两万,但你可不是普通人,我还怕你嫌少不来呢。”李厚民拍了拍梁辰的肩膀,风趣地说道,不过言语里,却对梁辰充满了某种莫名的信任与期待。

    这一次,梁辰并没说什么,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在管家的引领下出去了。

    “这个年轻人,很成熟啊,我居然半点都看不透,不简单,不简单。希望他能将李想教得像个人吧!唉!”李厚民望着梁辰远去的背影,无声地叹了口气,父亲的爱与无奈在没人的这一刻显露出来。

    傍晚,梁辰吃了晚饭后便坐上了轻轨,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路程,来到了中古明泽小区李厚民的家,今天晚上,是他肩负起教化彩虹妹妹的第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