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李厚民
    :

    “学表演的是不是都有些神经兮兮的?”梁辰摇头笑了笑,随后沿着甬路慢跑了起来,同时不停地舒展着身体。

    一直跑到学校,此时军训已经开始了,不过他不用参加,因为跟耿帅的打赌赢了,他现在自由了,这十几天里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又围着整个校园绕了两圈,熟悉了一下校园里的具体情况,而后他直奔图书馆而去,准备这几天就一直在这儿呆着了。

    坐在阅览室里,看了会儿书,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着的电子钟,现在已经是八点钟了,他想了想,便掏出了那个破手机,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编辑起了短信,“应聘家庭教师。梁辰,男,二十岁,北方师大政法学院社会学系大一新生,高考成绩六百一十五分,各科均能辅导。”随后按照杨东昨天给他的那个号码发送了出去。

    他现在缺钱,的确很需要这份高薪工作。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没隔十分钟,电话居然就打过来了,拿起手机一看,正是刚才的那个号码。

    “喂,您好。”他走到走廊里接通了电话。

    “您好,请问是梁辰吗?”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很是客气。

    “我是。”梁辰应道。

    “看到了你应聘家教的短信,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李先生想见你一面。”打电话的应该是杨东所说的那个什么管家。

    “有时间,在哪个位置?”梁辰有些小兴奋。

    “在中古明泽小区,丹桂路118号。”那个管家看起来很干练,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报出了地址。

    “好,我马上过去。”梁辰摞下了电话便往那边赶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坐轻轨一路直达终点的中古明泽小区已经出现在了梁辰的面前,这也是整个江城市最豪华的临江小区,坐落在半山腰上,临山而望江,一条小路曲折蜿蜒而上,几十幢三层欧式圆顶别墅掩映在一片盎然绿意之中,幽静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典雅贵气,能住在这里面的人,非富即贵,身家最少都是千万起。

    沿着门牌号一路找过去,不多时,便已经找到了118号,高达三米的铁栅栏门隔住了他。按响可视门铃后,一个个子不高胖胖的男子从屋子里走出来,沿着白色鹅卵石铺就的按摩甬路走到了他的面前,望着他露出了一个征询的眼神。

    “我叫梁辰,来应聘家教的。”梁辰微微一笑,向他点头说道。

    “哦,你好,我是李宅的管家,姓郑,你请进吧!”郑管家按了下遥控器,小角门自动打开,梁辰走了进去,跟在郑管家后面一路往前走。

    院子很大,周围错落有致地种着很多高大的树,地面全都被草坪覆盖了,简直如一个小型公园,空气格外清新。风吹树叶,雅致幽深,很有韵味,这是真正有钱人的生活,可以将身边的一切品味化,无声中自有富贵逼人。

    梁辰细心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呼吸着那纯净的空气,耳畔依稀还有江潮声阵阵,住在这里应该是一种很诗意很享受的生活。

    推开了近三米高的客厅大门,郑管家站在门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同时嘴里轻声地道,“李先生,应聘家教那个叫梁辰的师大学生到了。”

    客厅装修很豪华,纯进口意大利手工水晶吊灯,纯手工的中亚羊毛地毯,墙壁上挂着几幅价值不菲的欧洲中世纪抽象画,客厅中间摆着一套桔黄真皮沙发,一个男子正坐在沙发中间看报纸。

    听到管家的话,男子放下了报纸,站起身来,向着梁辰微笑点头,“梁辰同学你好,过来这坐,我们谈谈。”

    他大概四十三四岁的年纪,优雅而有风度,且举手投足之间不经意地便会隐隐透出久掌大权的上位者威严来。

    “您好。”梁辰走了过去,向着那个男子淡淡一笑坐了下来,没有丝毫属于学生的那种局促和拘谨,显得练达成熟,他的这种淡定倒是让那个男子小小地吃了一惊,仔细打量了一下梁辰,隐隐间,他觉得这个少年人真的很是与众不同,与他见过的那些名校大学生从骨子里透出某种不一样来。

    “我叫李厚民,你可以叫我李叔叔,很高兴认识你,梁辰同学。”李厚民坐了下来,向梁辰微笑道。

    “李先生您好,这是我的简历。”梁辰淡淡一笑,却并没有叫李厚民为“李叔叔”。

    李厚民接过了他的简历,再次惊诧地看了他一眼,越来越发现这个少年与众不同之处,他并没有像别的大学生般依少卖少,顺着竿就往上爬,一口一个“李叔叔”叫得甜死人,为了这份工作拼命想博得自己的好感,而是云淡风清始终彬彬有礼地保持着一份让人看不透的距离,这也让他心底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眼前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是一个足以与他平起平坐的同龄人。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有些荒谬,可这偏偏又是很真实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无形中他开始对这个少年人越来越感兴趣。

    简单地翻看了一下简历,他点了点头,一个父母早亡、勤奋好学、自历更生的农家子弟奋斗典型已经跃然于他的脑海之中。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他对梁辰的观感倒是节节拔高起来,提升到了一个重视的层面。

    “老郑,上茶。”李先生向着远处垂手立站在门旁的管家抬头说道。

    “是,先生。”老郑无声地退了下去,举手投足之间自有风范气度,很有英国传统大家族的管家范儿。不过退下去的时候眼神里却掠过了一丝说不出的惊诧来,一般来说,只有在家里来了重要客人的时候,李先生才会要求他上茶,今天这个见面才不过五分钟的年轻学生却让李先生如此礼遇,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高考六百一十五分,倒真是名符其实的高材生了。”李厚民向梁辰笑道。

    “李先生过奖了。”梁辰不卑不亢地应道。

    “为什么学社会学?现在这个专业前景不是十分明朗,在国内应该不算太好找工作吧?”李厚民微笑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