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嘘,不要这么大声
    :

    梁辰缓缓地伸出手去,动作很轻,很柔,像是要抚摸刘莎莎的脸庞,刘莎莎突然间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起来,血液往脸上涌去,“他要摸我的脸吗?男人都是这样,一见到漂亮女人就想占便宜……可我要不要躲开?对,我要躲开,我凭什么让这个土包子占我的便宜?我不但要躲开,还要骂他,对,就这样做……”她心底拼命地反复强调着,却突然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施了定身法定住一般,根本动不了半点。

    梁辰的手近了,再近了,她的心跳越来越远,虽然她很想躲开,躲得远远地,然后再大骂梁辰不要脸,可身体却出卖了自己的意志,无法躲开,不能躲开!

    “真是该死!”刘莎莎心底狠狠地骂着自己的不争气,却已经微微地闭上了眼睛,身体轻轻地颤抖着,迎接那只即将抚上自己脸庞的手,甚至,她已经感受到了那手上隔空传来的热力。

    “嘘,不要这么大声,会吵到邻居。夜深了,睡吧!”梁辰并没有去摸她的脸,只是伸出了一根食指,竖在她的嘴唇上,轻轻一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转身上了楼。

    刘莎莎定定地站在那里,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不知为什么,心底下突然间涌起了一阵强烈的失落感,仿佛被梁辰这么一点,她的灵魂都被抽空了,整个人都觉得空空的,说不出的难受!

    “这个死木头!”她伸出舌尖儿轻舔了下被梁辰点过的嘴唇,在心底狠狠地骂道,可这倒底是一种幽怨还是愤怒,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了。

    梁辰喝了不少的酒,头有些沉,但尽管这样,他依旧没有放放松十年坚持如一日的训练,戴起了二百斤重的铁筒如风似电的打了近两个小时的拳,然后又举着铁臂筒在身上的各个部位敲击,再用铁筒不停地在自己的小腿径骨上滚碾敲击了半个小时,直到大汗淋漓,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展绽放开来时,才停了下来,简单地洗了把脸,又看了会儿书,才关灯睡觉。

    从十岁开始,他就已经戴着五十斤重的铁筒打拳,以后逐年增加,十五岁时就已经增加到了一百五十斤,十八岁时,便已经达到了现在的二百斤惊人的重量,无论是谁,如果常年这样强负荷地进行运动锻炼,恐怕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会达到一个惊人的程度了,他的实力也是基于这么多年魔鬼式刻苦训练而成就的,当然,也不仅如此。

    这一夜睡得十分香甜,第二天又是雷打不动,凌晨五点起床,打拳、锻炼,不过正在屋子里进行着沉闷而单调的训练时,梁辰的耳朵突然间一动,似乎听到了门外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立即停了下来,提着两个铁臂筒凑到门镜那边一望,却看见刘莎莎正在门旁放着什么东西,他皱了皱眉,放下铁筒打开了门,而此时刘莎莎刚刚站起来,却不提防门突然间开了,登时吓了一大跳。

    梁辰早起锻炼,只穿着一个平角短裤,现在呈现在刘莎莎眼前的那具男性的身体此刻正遍布着汗珠,两块胸大肌和六块田字格如刀劈斧凿般刻在身上,胳膊上的肌肉也是块块隆起,身体上无论哪一个角度都在充分地诠释着强烈的阳刚之美,一时间她有些看直眼了。她没想到看上去高高瘦瘦的梁辰居然如此强壮,都快赶得上电视里的环球健美先生了。

    “你在干什么?”梁辰皱了皱眉,扯过来件运动服穿在身上,掩住了那块磊分明的肌肉。刘莎莎一大早就偷偷摸摸跑到自己家门口来鼓鼓捣捣的,让他感觉有些奇怪。

    “没,没干什么。”被梁辰这么一质问,她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在偷看人家,一张漂亮的脸蛋腾地一下就红了,有些慌张地说道,随后便夺路而逃。

    梁辰有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自从遇到刘莎莎开始,他就总感觉这女孩子有些神经质,行为举止总是和别人不太一样。

    低头之间,却发现门前正放着一个白色的大塑料袋,拿起来一看,里面装着一杯豆浆,几根油条,同时还有一个塑料饭盒,饭盒里装着的居然是酸梅汤,略一思索,他唇边绽开了一丝微笑,心底有些温馨起来。

    豆浆油条明显就是早餐了,而不出意料的话,这酸梅汤明显就应该是醒酒用的,大概是刘莎莎看他昨天晚上喝了不少的酒,给他送醒酒汤来了,顺便将早餐也帮他买了。心底下油然一阵感动,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大大咧咧又脾气古怪的美女邻居倒还细心的。

    不过鉴于自己是她的“救脚恩人”,梁辰倒也没客气,直接将东西拎进了屋子里,风卷残云地一扫而空,随后简单地将饭盒刷了刷,洗了把脸便穿上衣服拎着饭盒下楼去了。

    到了刘莎莎的门前,梁辰停下来敲了敲门,立即便听到里面一片手忙脚乱噼哩扑嗵乱响的声音,好像很着急赶来却绊到了什么东西的样子。

    猫眼儿一黑一亮,随后房门打开了一条小缝儿,露出了刘莎莎的一张美丽的脸蛋儿,上面居然还带着一丝红晕,梁辰还真没发现她这么爱脸红。同时间,女孩子房间特有的那股子如兰似馨的香气氤氲过来,很是好闻。

    “谢谢你的早餐,还有你的醒酒汤。”梁辰笑笑,将塑料饭盒递了过去。

    “不客气,这是对前天打扰了你好长时间的歉意而已。你,你可别多想,”刘莎莎的脸更红了,很迅速地接过了饭盒,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并加重了语气强调道。

    “没多想,我也只是表达一下感谢而已。”梁辰有些好笑地道。

    “唔,那就好。”刘莎莎听了梁辰的回答,咬了咬嘴唇,突然间脸色就冷了下来,“砰”地一下大力地关上了门,搞得梁辰有些莫名其妙的,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觉得自己并没做错什么,怎么这丫头说翻脸就翻脸呢?

    不过对他来说,这些都是小事情,丝毫影响不到他的情绪,转身向外走去,走到楼外的时候,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肺泡瞬间被尘露浸过的新鲜空气浸满,让他有一种飘然出尘的感觉。不过后背一紧,直觉地感到好像有谁在盯着自己,下意识地一回头,就看见三楼的窗子上有张美丽的脸蛋一闪而没,那是刘莎莎的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