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陈美琪的恨
    :

    刘莎莎嚎啕大哭,边哭边不停地说着,咒骂着,仿佛要在这一刻将所有的委屈和愤怒全都发泄出来。

    这一哭真可谓是惊天动地,足足哭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渐渐地收声。

    梁辰摇了摇头,伸手到窗台边的晾衣杆上摘下了自己的毛巾递了过去,刘莎莎伸手接过擦着脸,边擦边抽抽嗒嗒的,好半天才终于完全停止了哭声。

    哭完了,刘莎莎明显感觉好多了,她就是属于那种脾气急来得快去得也快的人,只要把心底的情绪发泄出去就会好起来,性格爽利得就像是北方的天气,四季分明。

    “谢谢你啊,听我又哭又骂的这么长时间,跟个神经病一样,没有打扰到你吧?”刘莎莎用毛巾擦净了脸上的泪水,不好意思地向梁辰一笑说道。

    “我说没有打扰到你会信吗?”梁辰摇头叹息了一声,这位祖宗总算折腾到尾声了。

    “切,你以为我会跟谁都去说这件事情吗?能聆听本小姐说一说伤心往事是你的荣幸,你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刘莎莎瞪了他一眼,娇嗔薄怒且梨花带雨,别有一番楚楚动人的美丽。

    “你总是这样自我感觉良好吗?”梁辰有些无奈。再怎样的美女折腾了他几乎一天,他也审美疲劳了。

    “这不是自我感觉好,而是事实。如果我真需要听众的话,一召手就有大把的臭男人搬个小板凳比幼儿园的小宝宝还乖地坐在我面前听。”刘莎莎哼了一声道,不过随后脸色又黯淡了下来,“不过,他们都不是真心的听,只是有所图谋罢了。”

    “你怎么知道我又是真心地听你说什么呢?”梁辰有些好笑,这个女孩多少有些先入为主,太武断了些。

    “无论你是不是在真心地听我讲,起码,你对我并没有什么企图,我能感觉得到。”刘莎莎盯着他的眼睛,自信地笑了笑道。

    “是这样么?那我真要感觉到荣幸,同时也为天底下的臭男人们汗颜一下。”梁辰摸了摸鼻子苦笑道。他不得不承认,刘莎莎看男人的眼光其实很准。

    “很多男人一见到我的时候,都是两眼放光,恨不得把我吃掉,可你不同,你的眼睛里至始至终没有半点其他的猥亵的神色,像个婴儿般纯净。”刘莎莎微笑了一下,继续说道,用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

    “谢谢你的夸奖,不过既然你这样认为的话,为什么这么晚了却特意换了身便于行动的运动装,还把门虚掩着,并且始终不忘记做好逃跑的准备,手还一直放在口袋里的那瓶防狼辣椒水上呢?你别告诉我这只是你的习惯动作。你从来都是这样跟人谈心事的吗?”梁辰指了指她一直捂着口袋的手,很是认真地问道。

    刘莎莎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咬了咬嘴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人家终究是女孩子,就算讲诉心事也要预防不测的。”

    “其实我觉得你跟你的朋友或是家人讲一讲或许会更好些,对我讲,我既无法给你帮助,也无法真正的安慰你,或许在你面前,我唯一的作用就是做一个出气筒。”梁辰叹口气道。

    提到“朋友”两个字,刘莎莎的脸色再次黯淡了下来,沉默了半晌,低声说道,“我很小的时候父母便已经离婚了,我一直跟着姥姥长大。从小到大,我一直很孤僻,从来没有什么朋友,到了大学考更是这样,大家都是学表演的,个个心高气傲,面和心不和,而且还分帮分派,我融入不到她们当中去,如果她们听到我的事情,非但不会安慰我,反而还会幸灾乐祸地看我的笑话。或许,只有在你这样一个陌生人面前,我才能真正地放开,把我所有的痛苦与愤懑发泄出来。”刘莎莎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地呢喃着、叹息着。

    不知不觉中,梁辰倒是有些听入了神,相似的经历,相似的性格,让他在这一刻真的开始有些同情怜悯起刘莎莎来,这是一个性格特质与自己极其相像的女孩子,都是在孤独、倔犟中长大,都经历过独自一人默默成长的过程,又有谁能知道,他们内心中的苦与哀?

    “你会不会感觉到我很神经质,疯疯癫癫的像是有神经病一样?”刘莎莎擦了擦眼睛,勉强一笑,自嘲地向梁辰道。

    梁辰摇了摇头,温和地一笑,“怎么会?听你这样一个美女倾诉心事,应该是我的荣幸才对。”他出奇地开起了刘莎莎的玩笑。

    “咦?原来你会笑啊?我还以为你天生就是这样一副面孔不会笑呢。啧啧,你笑起来真是挺好看的,比我们表演系的那些雌雄莫辨的男生耐看多了。如果你换上名牌衣服再稍微打扮一下,很有硬汉风格呢。”刘莎莎也明显心情大好,仔细地以专业的眼光端祥着梁辰啧啧叹道。

    梁辰摇头哑然失笑,“我又不是女人,打扮个什么劲儿啊。不过,你的情绪能好起来倒也不错,否则的话,做为你荣幸的邻居我可真要遭殃了。”

    刘莎莎被他这句话逗乐了,无形中,房间里沉闷的气氛终于云开雾散,开始和谐起来。

    “说真的,如果不是你碰巧搬来做了一回我的出气筒,或许我现在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也说不定。”刘莎莎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

    “什么意思?”梁辰吃了一惊。

    “没什么意思,我从小到大虽然在孤独中长大,但无论是学习成绩还是自身外在条件,从来都是让人仰慕且高高在上的,头一次受到这样重大的打击,所以,我真的有些不想活了。呵呵,是不是有些很偏激、很极端?”刘莎莎惨淡地一笑说道。

    梁辰沉默了半晌,缓缓说道,“我能理解!”

    “但愿你能理解吧。在第一次来找你麻烦的时候,我已经将安眠药都准备好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吃下去,可你偏偏在上面瞎折腾,一折腾就是一个小时,搞得我连自杀的心情都没有了,所以我必须要来找你的麻烦,痛骂你一顿,才能把我不能自杀却又憋在心口的这股闷气释放掉。”刘莎莎说到这里,自己都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不过眼睛里分明有一种后怕的神色一闪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