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弦断有谁听
    :

    “不不,请你相信我,我神经没毛病,也不是吃饱了撑的,就是今天做得确实不对,再加上刚才喝多了酒,拿你撒气,你别在意啊,我请你吃西瓜!”刘莎莎赶紧解释道,别看酒醉的时候蛮不讲理但清醒之后脑子倒真是转得快,居然一眼就能看清梁辰现在心底的想法。

    同时,她端起了一盘切好的西瓜,递到了梁辰的面前。

    “不吃,谁知道你有没有在西瓜里下毒。”梁辰没好气地说道,就要关门。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没有绅士风度?跟女孩子一般见识,气量太小了吧?”刘莎莎嘟起了嘴,比李宇萌这个卖萌的还要卖萌的,很是可爱。

    不过,这女孩子的千变万化,一会一出儿的表情实在让梁辰有些头大,真不愧是学表演的,简直都把生活当演戏了。

    “你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我没时间跟你耗。夜了,你也洗洗睡吧。”梁辰再次关上了门。

    哪想到,梁辰还没等躺下,敲门声再次响起。

    梁辰仰天长叹,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跟刘莎莎做邻居呢?有心想不开,可敲门声一阵紧似一阵,看样子如果他不开门的话恐怕刘莎莎会在外面敲一晚上,梁辰实在被她打败了,只好再次起身去开门。

    “你不是很有性格么?有本事一辈子别开门呀?”刘莎莎端着那盘西瓜得意地仰起精致得无以复加的脸蛋向他笑,让梁辰一阵无语。

    “你倒底要干什么?如果再这样纠缠下去,我可报警告你扰民了。”梁辰揉着眉心,半是叹息半是无奈地说道。

    “请你吃西瓜。”刘莎莎将西瓜端到了梁辰的面前,态度极为坚持。

    梁辰二话不说抓起了一块西瓜在两秒钟之内啃尽了瓜瓤,将瓜皮往垃圾筒里一丢,抬头直视着刘莎莎,眼里的神色不言而喻,意思是“我吃完了,你可以走了”。

    “你不怕西瓜里下毒了么?”刘莎莎似笑非笑地盯着梁辰问道,就是不走。

    “毒死总比被烦死好。”梁辰哼了一声,就要关门,却被刘莎莎一步抢过来挡在了门口。

    “你还有什么事?”梁辰真的无奈了。

    “我已经请你吃了西瓜,你难道都不请我进去坐坐?”刘莎莎倚在门框上向梁辰挑了挑细细的眉毛道,她今天好像存心跟梁辰杠上了。

    “夜深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惹人非议,你送西瓜的好意我心领了,你道歉我接受了,还是请回吧,以免外面传闲话。”梁辰深吸了口气,力争让自己能够平静地说话。

    “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又怕什么?况且对于学表演的女孩儿非议还少么?我早就习惯了。还有人说我大一的时候就被包养了住豪宅开玛沙拉蒂呢,现在不也一样住在这间破筒子楼里跟你做邻居么?”刘莎莎撇了下嘴道,可眼圈儿却是一红,不过说完之后连她自己也有些惊讶,怎么说着说着就扯到这上面来了?

    “那跟我没关系。”梁辰冷着脸说道,不过心里面没来由地就是轻轻一颤,并不是刘莎莎的话和眼泪打动了他,让他心颤的原因是,以刘莎莎的条件和专业,如果真想开好车住豪宅,恐怕还真不是什么问题,她为什么住在这个破烂得不像样子的筒子楼里?不过对于别人的私事他也不想做过多的了解,他并不是那么好奇的人。

    “是啊,是跟你没关系。其实今天的一切都应该跟你没关系,可我却把你当成了出气筒来发泄我的愤怒,对不起,你是无辜的。”刘莎莎靠在门框上喃喃自语道,几粒泪珠儿早已经扑落落地掉下来,砸在地上,溅起了几点细小的尘埃。

    “我……”梁辰有心还想关门请她走人,可这种情形下却不好再这么绝情了,叹了口气,不再赶他,而是返身走进了屋子里,坐在了床上,从口袋里翻出了包烟来,抽出一根打火点上,吐出了道淡白的烟雾。

    “给我一根烟好吗?”刘莎莎将西瓜盘放在了门口一个塑料凳上,虚掩上门走进了屋子,向梁辰伸手道。

    梁辰冷冷看了她一眼,“自己拿”,他甩下句话,走到窗边望向外面黑沉沉的夜空,不再说话。

    刘莎莎没说什么,只是咬了咬嘴唇伸手拿了只烟,不是很熟练地叼在嘴里,打着火深吸了一口,却被呛得直咳嗽,眼泪淌得更急更汹涌了。

    “什么破烟,连你都欺负我,混蛋,混蛋,混蛋!”刘莎莎将刚刚点燃的香烟狠狠摔在地上,使劲地用脚捻着,捻成了一片碎烟丝。随后,趴在床上大哭起来,泪水瞬间便打湿了梁辰的被子。

    梁辰至始至终都在冷眼旁观,不发一言,任凭刘莎莎在那里不停地折腾。

    “喂,你是死人啊?我这样的大美女在这里哭得稀哩哗啦的,你不上来安慰安慰我,却在那里看热闹装深沉?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等到梁辰点燃第二根烟的时候,刘莎莎终于不哭了,从床上坐起来,抹着眼泪抽抽嗒嗒地骂道,梁辰再一次悲惨地成为了出气筒。

    梁辰无从回答,只能保持沉默。

    “你真是块木头,死人!”刘莎莎愤怒了,指着梁辰骂道。

    梁辰只是无声地望着她,半晌,才缓缓地摇头叹了口气,“看在那块西瓜的份儿,如果你觉得这样能让你好过一些,那就骂吧!”

    这句话在瞬间击中了刘莎莎内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她的眼圈儿瞬间又红了,尽管这并不是安慰,并且梁辰的语气多少有些**的,但对现在有些脆弱且神经质的她来说,无疑还是有着巨大的抚慰作用。

    她再次扑倒在床上,倒劲地捶着床大哭,“那个该死的导演,他居然向我提出了那么不要脸的要求,要我陪他过夜,否则就不让我当女一号,我不答应,他竟然,竟然真的把属于我的角色换掉了,换成了另一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我为了这个角色辛苦了半年的时间,经过了十几轮海选,为了背台词甚至晚上都不睡觉,就是为了有个一夜成名的机会,他却说换就换了,将我的心血尽数化为泡影。更可恨的是,那个狐狸精还造我的谣,说我是因为作风不好才被踢出剧组的,呜呜,她才作风不好,她才是个用身体换角色的大破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