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一刻不停敲门声
    :

    “我知道你是艺高人胆大,可双拳难敌四手,况且体育学院的人都是体育棒子出身,身体素质特别好,而且心还特别齐,在咱们学校走路都是横着走的,谁敢招惹他们,都没什么好下场,否则见一次打一次,实在不行,你就跟那个王浩然道个歉,再请他吃顿饭,或许这事儿就过去了。放心,这饭钱我出,因为你是为我打的他。”杨东有些着急地说道,抓着梁辰的手,语气里透露出了一丝真切的担忧来。远处的李宇萌并未走过来,还在附近寻寻觅觅的,看样子好像还在探寻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美女。

    “等他们打来的时候再说吧。行了,不说这个了。我饿了,咱们去食堂吃饭吧。”梁辰摆了摆手道,心底却对这个杨东好感倍增,这不仅是个热心肠的人,而且还挺仗义的。

    “唉,随你吧。”杨东见苦劝梁辰不听,叹了口气,也不再劝,只是满怀担心地喊上李宇萌跟梁辰去食堂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杨东又想劝梁辰几句,却被梁辰含笑一带而过,就是不往这方面说,弄得杨东也无可奈何。

    吃过饭,告别了两个人,梁辰回到了自己租的那个破筒子楼,重新套上了铁筒开始练拳,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动作放得很轻,并且在地面上铺了一层暂时用不到的厚棉被什么的,生怕再次惹到楼下的那位祖宗,她的语言暴力可不是自己能抵挡得住的。

    打了足足四个小时,直到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湿透,梁辰这才停了下来,接了盆水擦了擦身体,从简陋的包里翻出了一本书,躺在床上看了起来。

    没想到刚躺下,房门又咚咚咚地响了起来,砸门的人看来用了很大的力气,很不礼貌的样子。

    梁辰皱了下眉,吐出口浊气去开门。

    房门刚一打开,一股浓浓的酒味儿伴随着女人香涌入了鼻腔,混合成了一股好闻的奇异味道。刘莎莎就站在门口,看样子喝了不少酒,正星眸浅醉地望着他,见他开了门,当头就是一句,“我又来找你麻烦了,怎么样?”

    梁辰皱眉看了她一眼,实在不愿意搭理这个不可理喻的女孩,就要关门,却被刘莎莎一把推开了门,就斜倚在门框上,半眯着因为酒精的作用已经不再清亮的眸子,指着梁辰骂道,“你少跟我在这里装冷扮酷的,我跟你道歉你连理都不理我,拽什么拽?你以为你是谁?鹿吟还是邓超啊?”她不由分说,上来就是一通大骂。

    “请你自重!”梁辰火气腾腾地往外冒,今天一天就没遇到什么顺心的事儿,还被这个女人接二连三地挑衅指着鼻子骂,就算是泥人也有个火性。如果刘莎莎是个男人,梁辰早把他从楼上扔下去了,绝对不会惯着她这脾气。他强自压抑的怒火闷声说道。

    “让我自重?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我是一个不自重的女人?谁告诉你学表演的、演艺圈儿的女人就不自重了?你凭什么?你凭什么?”刘莎莎酒气上涌,禁不住拿起了小挎包一下下往梁辰身上砸,边砸边骂,边骂边哭,泪水冲花了她的妆容,衬出了一种惨淡忧心的美。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梁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也算是听明白了,大概这女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所以把自己当成出气筒来发泄了。醉人醉话,倒也没必要跟她较真儿。

    “你醉了,回家吧!”梁辰一把抓住她的手,向外轻轻一推,随后关上了门。这种女人,他还是避而远之的好。

    “混蛋,你给我开门,开门,我没醉,我今天就要骂你,天底下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就知道整天想着怎么玩儿女人,看见你们那副样子我就恶心,恶心!呜呜,你们都是混蛋,大混蛋!”刘莎莎在外面边捶着门边大哭道,仿佛要将自己心底下的情绪这一刻全都发泄出来。

    只是可怜了梁辰那脆弱的房门,一呼扇一呼扇的,仿佛随时都要倒下来。

    刘莎莎在外叫骂不休,居然没完没了,最后还用脚踹上了,梁辰一看闹钟,都已经夜里十点多钟了,恐怕再这么闹下去待会儿左邻右舍就该报警了。

    不得已,他重新打开了门,还没等刘莎莎反应过来,手疾眼快一把便将她抓住扛在了肩膀上,向着楼下便走去。

    “你,你放开我,你这混蛋,你要干什么?非礼呀……唔……”她的嘴已经被梁辰捂住,直接走到了四楼刘莎莎的房门前,抓过了她的小挎包直接掏出了钥匙,把门打开,隔着四五米的距离直接将刘莎莎准确从门口扔到了床上,摔得刘莎莎在弹簧床垫上弹起老高又落回来。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刘莎莎再也忍受不住胃里的酒液翻江倒海般的折腾,捂着嘴忍不住就要吐。

    梁辰理都没理她,扔过了她的包,摔上门直接就上了楼,让她自己清醒去吧。依稀还能听到刘莎莎在屋子里呕吐的声音,同时边吐还边骂,“你们这些坏人,坏人,该下油锅!”

    “未来的明星就是这副德行?”梁辰揉了揉眉心,很无语地摇了摇头,回到房里关上了门,世界终于清静了。

    又看了会儿书,梁辰关灯脱衣睡觉。可刚要睡着的时候,敲门声再次响起。

    梁辰都要被折磨疯了,这个死女人,怎么还没完没了呢?腾地一下掀起了床单,三步并做两步跳过去一把拉开了房门,果然是刘莎莎,正站在门口。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换了一身运动装,大半夜的也不知道是要去哪里运动。

    “你有完没完了?”梁辰拧眉低吼道,他真是生气了,见过无理取闹的,没见过这么蹬鼻子上脸的。

    “我,我是来向你道歉的。”刘莎莎被梁辰吓了一大跳,退了半步,喏喏地说道。

    “用不着,只要你不再来烦我就行。”梁辰吁出口闷气,心道这女孩儿是不是神经有毛病?两次三番地道歉又两次三番地来找麻烦,出什么妖蛾子?这不是闲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