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待你拥有实力
    :

    “小事一桩而已,那我们现在就走。”杨东在前面带路,梁辰继续背着他的那个沉重巨大的蛇皮袋子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路过社会学系问询处的时候,陈美琪的那辆白色奥迪已经不见了,徒留下一地的白漆。杨东让梁辰稍等一下然后跑去向李宇萌问情况,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擦了擦额上的汗,脸上现出一丝担忧的神色,“梁辰,陈美琪走了,临走前摞下过狠话,说一定会要你好看。”

    “嗯。”梁辰眼皮也不抬地淡淡应了一声。

    “梁辰,你千万要小心啊,卖萌的说,那个陈美琪家庭背景好像很强大,如果真跟你杠上,也不是闹着玩儿的。实在不行,向她道个歉也没啥,男子汉大丈夫,犯不着吃眼前亏。”杨东好心地劝道。

    梁辰只是一笑,背起蛇皮袋子继续往前走,杨东摇了摇头,他也没辙,现在梁辰只能自求多福了。

    杨东领着梁辰出了校门便往西走,走了三条街之后,拐进了一片筒子楼住宅区。这里曾经是江城老汽车厂家属楼,后来汽车厂进行战略转移,家属楼也大多卖的卖租的租了,留在这里住的老职工已经没有几个。

    这片老楼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经风历雨三十年早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条件很差,所以租住起来也很便宜,但因为挨着附近的几所大学,所以租住生意也不算差,一些没有多少钱但正情浓火热的大学生情侣们都喜欢在这里租房子住,提前享受一下家庭的温馨与乐趣。

    杨东领着梁辰前前后后跑了十几栋楼,总算租到了一个价格比较合理的小房子,十五平米,带一张单人床,厨房卫生间都是公用。

    杨辰大展神威跟房东狂侃价,总算以一年八千块的价格租了下来,细算一算,一个月还不到七百块钱,杨东也算是尽到最大努力了。

    “谢谢你啊,晚上我请你吃饭。”梁辰付完了钱,将蛇皮袋子扔在地上,看着里外忙活得满头大汗的杨东,有些感动。素昧平生,仅仅是一系同学便这样帮忙,足见得是个热心肠的好人。

    “得了吧,我看你也没剩多少钱了,请我吃完饭你连伙食费都没了。”杨东半开玩笑地善意调侃道,刚才他可是看到梁辰掏钱包付完房租时,里面的红票最多不超过五百块。他就纳了闷了,为什么这样还要在外面租房子住?难道是哪个富二代玩公子落风尘的游戏么?一时间他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那好吧,以后我赚了钱一定请你吃大餐。”梁辰居然再没有半点客气,只是笑笑道。不过语气听似随便却没有半点伪作与客套,让人丝毫不怀疑他的真诚。

    杨东怔了一下,有些不明白梁辰的自信倒底是从哪里来的,但他发现自己居然很相信梁辰这句话,甚至大餐的香气都已经传到鼻子来了。

    “没问题!”他重重点了下头笑了。

    “那,你能给我介绍个工作吗?”梁辰接下来的话险些让杨东跌倒。

    “是这样,我看你对咱们学校情况比较熟悉,大学勤工俭学什么的门路应该也比较通,所以,想让你帮我联系个家教什么的工作,我的学习成绩还算可以。”梁辰看着杨东张成“o”型的大嘴,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难得地多说了几句。

    杨东捂着胸口有些艰难地大喘了两口气,卖糕的,这货居然边勤工俭学边在外面奢侈地租房子?没钱还装浪,也太过份了吧?他真的很想在那张帅气的面门上来一拳,不过惦量了一下敌我实力,还是作罢。

    “倒是知道一些,可以帮你联系一下。不过,如果你手头的钱真不宽裕的话,可以回到学校宿舍去住……”杨东试图劝劝这位脑筋好像有些问题的学弟。

    “不必了,这里挺好,放心,赚了钱,我一定会请你吃饭的。不过,联系工作的事情,就落在你身上了。”梁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笑说道。

    杨东深深地吸了口气,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这个怪人了。不过天生的热心肠还是让他并未拒绝梁辰,点点头应承了下来。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杨东学校那边还有事情,便告辞了。

    梁辰关上了门,环顾了一下这个小小的屋子,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先从蛇皮袋子上解下了自己的脸盆,当看到受损变形的脸盆时,他心底又是一痛,紧紧地抿了抿下唇,将脸盆轻轻地放在一旁,随后将蛇皮袋子打开,从里面掏出了自己的行李。

    他的行李并没有多少,但行李卷却出奇地粗大,里面好像包裹着什么东西。等他缓缓地将行李卷铺展开时,两大两小四个圆柱型的中空铁筒暴露在空气里。每个铁筒筒壁都足有三公分厚,大的那两个铁筒中空部分仿若小腿粗细,小的那两个铁筒也有成年男子的胳膊粗,加在足足有一百公斤,这也难怪他的行李为什么那么沉了。

    四个铁筒仿佛已经有些年月了,被磨得锃明瓦亮,甚至边缘处的毛茬都已经被硬生生地磨得一片圆润,没有半点梭角毛茬儿。筒壁上甚至还带着一层因为年深日久的使用形成的包浆。

    望着那四个沉重的铁筒,梁辰的眼神有感叹与亲昵,像是看着四个曾经与自己朝夕共处的兄弟,良久,才低低地叹息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破旧的手机,拨出了几个号码。

    电话接通了,那面传来了一个平静却有些沧桑的声音,“你到了?”

    “到了。”梁辰的回答同样平静,但平静之下却隐藏着一丝被压抑的悸动与波澜。

    “好,去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吧,入世便是历炼,经历就是财富,积累得越多,你的人生才会变得厚重起来。”那边的声音淡淡地道。

    “什么时候你才会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我?”梁辰沉默了一下,缓缓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