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高人行事高深莫测
    :

    他又高又壮,往那里一站,很有气势。

    “我,我……”杨东喏喏地不敢说话,只是往后缩着身子。

    “你个屁,兔崽子,我看你真是活腻了。”王浩然一个大嘴巴就抡了过去,可意想中的那声痛击脸庞的脆响却没有出现,相反手腕一紧,不知道什么时候梁辰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前,抓住了他的腕子。

    “找死!”原本他就是来找梁辰晦气的,梁辰想上来挨打倒是再好不过了。眼里凶光一闪,另一只手攥起了钵子大的拳头抡起了风声向着梁辰的脑袋就砸了过来。

    “滚!”梁辰眼睛都没眨一下,蓦然间便是抬腿一脚便踹了出去。

    这一脚抬得极高,简直两腿成了一线,正撑在王浩然的下巴上,一声闷响,王浩然连声都没吭,直接往后一仰平飞出去两米多远摔在了地上,吭唷了半天也没爬起来。

    旁边的杨东张大了嘴,看了看王浩然,又看了看梁辰,都有些发傻了。在动手的那一刻,他原本以为这下自己和梁辰都毁了,最低限度也要被王浩然胖揍一顿然后再逼着他们请吃饭,没想到,梁辰只一脚便把王浩然踹翻了。

    “你,你等着,咱们没完!”王浩然终于爬了起来,却已经吓破了胆,死活不敢再扑上来,一溜烟便逃走了,等逃到一个与梁辰安全的距离时,他才捂着下巴指着梁辰色厉内荏的摞狠话。

    梁辰眼睛一寒,这家伙立马撒腿再跑,转眼间已经不见了影子。

    此刻杨东终于回过神来,“老大,你太猛了……”他伸手就去抓梁辰的蛇皮袋,讨好地想替梁辰背东西。

    梁辰倒是明白他的这个动作含义,只是一笑,轻轻闪了开去,“你拿不动。”

    “没事儿,没事儿,我能拿动。”杨东拼命地把蛇皮袋子往怀里抢,他就是想帮帮梁辰,全当做这是对梁辰的感谢,刚才如果没有梁辰,恐怕他要被王浩然打个半死了。

    梁辰摇头笑笑,松开了手。

    杨东兴高采烈地扯过了那个蛇皮袋子就往胸前抱,可刚抱到怀里两只眼睛猛地就是往外一鼓,随后身体向下一坠,一张脸孔顿时涨得通红,两条腿都颤抖了起来,死活都迈不动一步。

    “还是给我吧。”梁辰伸出只手来轻轻松松地便将蛇皮袋子重新拎在手里,往肩膀上一扔,顺便扶了杨东一把,这才避免了杨东一屁墩坐在地上出糗。

    “我的吗呀,你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啊?这,这也太沉了吧?”杨东呼呼地喘着粗气,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额上已经满是汗水,却顾不得擦,只是瞪大了眼珠子望着梁辰,惊骇欲绝。

    最保守估计,这个袋子恐怕也要两百多斤,可梁辰扛着那个袋子简直就跟扛了团棉花一般,很是轻松的样子,这家伙简直就是头人形大象。

    更恐怖的是,杨东突然间想起了梁辰说从火车到学校那几十公里他是一路上自己走过来的,心里立马便是“咯噔”一声,立时汗如雨下!

    “没什么,一些小玩意罢了。”梁辰淡淡一笑,并没正面回答杨东的问题。

    “小玩意?天哪,什么小玩意能这么沉?”杨东揉着腰杆气喘吁吁地道,刚才那一下险些扭到腰。梁辰在他心底现在已经开始越来越神秘了。

    梁辰这一次并未说话,只是轻瞟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他的眼神很淡然,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威摄,杨东被他看这一眼,呼吸都忍不住一窒,突如其来地有些害怕,不敢再问下去。

    “这个,梁辰,你练过武功?”杨东还是忍不住好奇,几步跟上去小声地问道,没等梁辰说话,他立马拍着胸膛做信誓旦旦地做保证,“你放心,我嘴严着呢,无论什么事情到我这里都是句号,坚决不外泄。”

    “呵呵,我只不过喜欢锻炼身体罢了,再加上小时候家里穷,**岁就开始下地干活,所以有点力气而已。”梁辰摇了摇头,很是难得地多说了几句。

    杨东隐蔽地撇嘴,“信你才有鬼。”不过他也是很聪明,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给他介绍起学校来,梁辰也是饶有趣味地听着,不断地点头,对这一切感觉很新奇,让杨东很是迷惑。在他心里,像梁辰这样的高手应该是始终淡定如一,处变不惊,对任何事情都不在乎,但看他现在东看西看那好奇且兴奋的样子,倒跟普通新入学的新生也没什么两样了。

    一路上说着话,时间倒也过得飞快,转眼间便已经到了政法学院社会学系办公楼前,那是一栋欧式风格的三层小楼,据说是解放前外国人在这里盖的别墅,圆顶尖穹,汉白玉柱,楼前还种着两排高大的梧桐树,风吹树叶沙沙响,倒是十分雅致清幽。

    “你去报到吧,我抽根烟去。”杨东咧嘴一笑,别看他年纪不大,却已经是个老烟枪了,现在烟瘾犯了,正好借机会抽根烟。

    梁辰点点头,扛着蛇皮袋子便往里走,杨东烟刚抽了半根,梁辰便已经扛着蛇皮袋子出来了。

    “报到完啦?分在哪个宿舍了?”杨东立马跑了过去,准备将梁辰往宿舍那边领。

    “我不住校了,在外面租个房子住。”梁辰笑笑说道。

    “啊?”杨东当时就愣住了,听他的语气也太轻松了,跟喝水吃饭似的,可学校附近的房子就算二十平方的一个月也要七八百块,一年就是将近一万块钱,他怎么看梁辰这身行头也不是有钱租房子住的富家子弟啊!

    “高人行事高深莫测……”杨东现在脑海里转悠着的始终是这句话。一时间,梁辰的形象在他心底愈发神秘了。

    “我倒是知道几个地方租房子,价钱也不算太贵,要是没事儿我跟你一起去吧,顺便帮你杀杀价。”杨东赶紧道。

    “哦?那就多谢了,正好我对附近的情况不太熟悉,帮我找个便宜点的。”梁辰微微一笑,向杨东道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