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我自己来
    :

    周围眼神云集,但梁辰只不过抬起头随意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填表,半点波澜不惊。这也让一直注意他的杨东很是惊讶,那绝对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淡然,不知道是见惯了风浪还是天性如此。在现场这么多眼冒鬼火的大小男人中,显得尤其特别。

    “请问一下,这是社会学系问询处吗?”女孩子走了过来,嫣然一笑,连旁边花池里几株开得正艳的细粉莲都娇羞地垂下头去,好像因为她的美丽而羞愧。

    大概也觉得这位正在填表的同窗有些另类,女孩不禁多看了他两眼,梁辰并未抬头,只是向旁边挪了下身体,给她让出了地方,让陈美琪心底升出了一种说不出的特别的感觉来。

    只不过,桌子后面的李宇萌却有些傻了,使劲地伸手拍着自己的脸,“我不是在做梦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想事成?”

    “美女同学你好,我是大二学生会生活部部长,杨东,很高兴认识你。请问,你也是来社会系报到的吗?”杨东那叫一个手疾眼快,根本不给李宇萌半点机会,直接伸出手去,满眼都是小星星地望着那位美女,嘴里连珠炮似的说道。

    “这牲口,人是我梦来的,居然抢我的美女学妹!”李宇萌狠狠地擦了下嘴边的口水,忿忿地瞪了杨东一眼。

    “你好,我叫陈美琪,是社会学系大一新生。”陈美琪露齿一笑,却并没有伸出手去,只是拿了一张报名表。

    无形中被糗了一下,杨东有点尴尬地缩回手去,讪笑道,“那学妹就先填了这张表吧,然后我带你去报名处报道。”

    一转头,却看见旁边的李宇萌幸灾乐祸地无声做了个口型,“该!”

    正在陈美琪拿起笔来要填表的时候,却听见身旁有一个声音响起,“同学,你的车压到我的盆了。”

    陈美琪一转头,便看见身旁那个看也不看自己的男孩子已经站直了身体,很是高高大大的男孩子,很帅,一双眼睛很亮,穿着却是土里土气,但眉宇间自有一股淡然的自信,正语气平静地向她说话。

    陈美琪低头一看,却是自己的车子右前轮恰好压到了一个网兜装着的盆,细一看,那居然是白漆铁盆子,好像年代很久了,白漆脱落得斑斑驳驳,现在已经被右前轮压得变了形,小半截还在车轮下面,地上散落一片白漆。

    不过说起来,这种盆真的很不值钱,最多十块钱一个,并且有没有卖的都不好说了。

    “对不起。”陈美琪不好意思地向梁辰道了声歉。在她想来,一个铁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道声歉应该就能过去了,于是继续埋下头填表。

    “麻烦你,把车倒一下,我要我的盆。”梁辰望着那个已经变了形的盆,嘴唇抿了抿,声音有些发冷地说道。这个盆跟了他十几年,朝夕共处,感情很深。

    “好的,我填完表马上倒车。”陈美琪头也不抬地说道,可心底却有些忿然,她自小优越惯了,再加上丽质天生,所到之处无不被人众星捧月一般,却从来没见过对她这么不感冒的男孩子,还跟她命令式地说话,未免让她的自尊心小小地受挫了一下。

    “倒完车再填表,否则我自己来。”梁辰面无表情地说道。

    “反正都压坏了,等一会儿就不行么?”陈美琪被梁辰的态度激怒了,抬起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继续填表。在她看来,这个土包子很讨厌,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再重复一遍,先倒车,后填表,否则我自己来。”梁辰脸色如初,只是语气更冷了。

    “我偏要填完表再说,看你自己怎么来!”陈美琪真的生气了,拿起遥控器便按了一下锁车键,挑衅似地向梁辰扬起了修长的小脖子,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神色。

    梁辰并没理她,转身便走到了车头前,一脚便踹了过去。

    “哐”的一声,车头登时瘪了一块,机器盖子激跳了起来,前保险杠悲鸣一声掉下了半边,满地碎片,车子向后退了足足一米。刚才还漂亮得一塌糊涂的车子立马破相了,跟遭遇车祸似的。

    所有人都震惊了,张大了嘴巴,看着这边,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一个破盆才多少钱?可这台a6l现在需要钣金,还要换杠,补漆,没个四五千块恐怕都弄不下来。

    不过更重要的是,这一脚得多大的力量才能将一台将近两吨重的车子踹出去一米远?就算没拉手刹恐怕普通人也做不到吧?

    只不过,现在所有人都被这个男孩子的大胆和有些近乎疯狂的行为所震惊了,全都忽略了这个事实。

    陈美琪也傻了,张着小嘴,站在那里望着自己的车子,眼睛里一片迷茫,好像看到的不是现实,而是电影里的某个场景而已。

    梁辰丝毫没理会其他人的眼光,只是蹲下去,拿起了那个盆,眼睛里掠过了一丝悲伤,轻轻拍打了两下上面的浮漆,用手掰了两下勉强恢复了不规则的圆形,抓起蛇皮袋放在肩上,重新站起来转头向杨东问道,“学长,报名处在哪里?我去报道。”

    杨东和李宇萌同样傻在了那里,看看那台a6l,又看看陈美琪,最后看看梁辰,表情精彩万分。

    梁辰摇了摇头,索性也不再问,背着蛇皮袋沿着甬路往里走,自己找吧,找到哪里算哪里,他不太喜欢开口求人。

    “你不许走,赔我的车!”陈美琪终于从茫然中清醒过来,一下眼中就已经蕴满了泪水,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待过她。几步跑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蛇皮袋,死活不松手,就在那里大哭道。

    “一个破盆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为了这个破盆子就踹我的车,你这个无赖,流氓!”她心下气苦,这辆车子可是自幼对她管束极严的老爸看她考上了名牌大学才破例奖给她的,才开了不到一个月就变成了现在的这副鬼样子,她心疼得不得了。

    “你想怎样?”梁辰转头皱眉望着她,沉声问道。

    “赔我的车!”陈美琪哭得如扶风弱柳,看上去让人无比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