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 又是一票大财 四
    奔驰大卡车停在61号仓库门前,弗兰克和博扬都已经开始在里边忙活起来了。

    弗兰克正要把李小帅看中的那副烂画给扔出去,他一把接住:“这副画框可是好东西,不能扔。”

    “哦,介绍介绍“弗兰克饶有兴趣的拉着李小帅不放。

    李小帅之那个告诉他,这是1年代,意大利出产的枫木画框,清洗赶紧后买到画廊,能卖一千多块钱呢。

    这时候弗兰克内心不得不佩服;李小帅的眼光就是比他好。他还自语道,当时查看的时候,我自己也看了,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幅画框的价值呢?

    李小帅:“让你多看看书,你就是看不进去,现在知道差距了吧。”

    拿着这幅古代欧洲漆器画框,李小帅用湿纸巾小心的擦拭起来,等完了,他又把两个助手召集起来。

    “我感觉这幅画里边有问题。”

    弗兰克再次看了一眼这幅烂画,说有啥问题?

    李小帅把画放平了,托在手上,“一头轻,一头重,这就是问题。”

    “我也来试试”弗兰克小心的用这幅画实验起了平衡。

    用一副话实验平衡,其实很容易。弗兰克四处张望了下,看到地上还有个废弃的塑料扫帚,直接就拿过来,把画放在上边,开始一点一点的找平衡。

    等画平稳了,他这才看到,一边已经偏的很长,而另一边却很短。

    这个现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画的上下重量有偏差。作为捡宝人,看到这个现象,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副画里边藏了东西,而且是比重很重的东西。

    弗兰克兴奋不已,还问李小帅要把这幅画拆开吗?

    “现在不方便,咱们回家再说。”

    “可以”弗兰克只好强力按下自己的好奇心。

    其实李小帅早就知道画框李隐藏的是什么,他这番动作,无非就是要让他的两个助手明白,他是有好运的人。

    这样就能把透视眼异能给隐藏起来。

    这一间收拾好了,金牌金宝人阿德马特也恢复过来,他带着一大帮子想要看笑话的康州捡宝人,也跑到李小帅的跟前,问他捡到什么宝贝了没?

    李小帅把画框伸到他的面前,阿德马特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不错,快有200年历史的老古董了,能赚个千把块钱。”

    “弗兰克你看到了没,这才叫金牌捡宝人,一眼就能看穿这件东西的价值,你要好好的学啊。”这句话李小帅真的是有感而发,希望弗兰克能奋发向上。

    而听在康州捡宝人的耳中,好像他是在示弱,连连说李小帅说得好,还要李小帅自己也要多学学。

    阿德马特的助手说,你还有间仓库还没整理吧,我们也一起过去看看?

    “没问题”李小帅心说,既然你们非要把脸送到我的脚底下,那我也不客气了。

    路上,李小帅了解到,阿德马特拍下的最值钱的一间仓库,就是那间有镀金卫浴设备的哪一间,他们的利润是6千美元,去掉被两个山寨包包坑掉的三千块,利润也仅仅剩下三千块了。

    这点小钱还敢在我的面前显摆,可笑!

    走到114号仓库门前,李小帅站在还是紧闭的仓库门前说,“这间仓库有价值几万的好东西,不知你们能不能看得出?”

    “不可能!”阿德马特首先就跳起来,“这间仓库我又不是没看过,里边根本不可能有值钱的珍宝。”

    他的两个助手还对认识的人说,李小帅是想钱想疯了,产生幻觉了。

    66 又是一票大财 四-->>(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的两个助手还对认识的人说,李小帅是想钱想疯了,产生幻觉了。

    “哗啦啦”李小帅突然之间就把卷帘门拉开,用强光手电朝仓库的一条被纸板箱,和旧沙发形成的缝隙中照射。

    “看到没,这是兔国古典家具的一条腿。”

    弗兰克顺着手电的光线仔细的看过去,阴暗的缝隙中隐约好像是有那么一条家具的腿。他还说“很像的,就是看不太清。”

    也有人纯粹就是老眼昏花,直接就说没看见,兔国小子是在瞎说。还要李小帅把东西都搬出来,让大家进去看看。

    李小帅:“可以,那大家都帮帮忙吧。”

    “好的”为了能一探究竟,一干捡宝人也不嫌麻烦,都伸出手帮着一起收拾。

    人多力量大,仓库很快就被一层层清理出来。扒开堆放的层层叠叠的杂物,众人看到一个满是灰尘的桌面。

    李小帅邀请阿德马特过来,让他先看看真假。

    阿德马特用手轻轻一拭,立马就认出这是名贵的紫檀木,“哦,上帝,是兔国古董瘿木硬木家具。”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兔国小子的眼神真的是太好了,估计是2.0都不止了。

    这么昏暗,这么不易被擦觉的缝隙,这么短的时间,他都能看得那么仔细,这家伙太可怕了。

    很快,珍宝都被清理出来。

    有:一个紫檀木八个抽屉的写字桌,每个抽屉的面还是镶嵌瘿木的,看上去花纹斑斓,非常养眼。

    紫檀木写字桌的踏脚上,还放着一个黄花梨的小箱子,长约一尺,高约八寸,看上去四平八稳,非常稳健。铜鎏金的提手,八个角上也包上了铜皮。

    盒盖的提手之下,还有银线镶嵌的四个字,“太医院,黄。”

    在它的旁边,还有个一个用黄花梨做外框的绿松石插屏,上头雕刻的是寿山福海的图像,雕工布局非常的精致,不是宫廷造办处的,绝对没那份实力。

    这里除了李小帅,就阿德马特的眼光最好了

    李小帅:“阿德马特,请你给大伙做个结论吧。”

    尽管很不愿意,尽管要说的话是在涨他人的威风,不过为了脸面,他还是勉为其难。“这张写字桌非常之前,没五十万美元休想买到手。

    还有那个黄色的小箱子,你们只要看到他鎏金的铜配件就能知道它的珍贵,几万美元的价值是绝对有的。”

    他又拿起已经被摆在桌上的绿松石插屏说,“这件东西我不太懂,但我估计最少一万美元还是有的。”

    有人问阿德马特:“那么就是说,今天这个兔国小子,一锤子买卖就赚了将近60万美元?”

    “也可以这样说”阿德两手一摊,做无奈状。

    “轰”小仓库都快爆炸了。

    有人嫉妒的大叫,“上帝呀,您怎么不给我这样的好运啊。”

    还有人说,这太不可思议了,我竟然见证而来一场辉煌。

    弗兰克看了直摇头,他今天才算是对他的老板李小帅心服口服。上回猛犸象牙,买了40万美元,这回才过了过久啊,有狠赚50多万美元。

    他的这份细致,这份眼力,以及他的好运,都不是自己能企及的。嗯;还是老老实实的给他做住手吧。

    同是新泽西过来的拉莫斯;尼尔森等人,还因为李小帅给他们长脸了,而大叫:“李,你是好样的,我们崇拜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