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兄弟相残
    “我知道你不能靠近,我是想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进去?我想去试试。”狄天虽然不知道北辰到底搞什么鬼,也不想太过深究。

    “唔,这个嘛。你的实力大概在星尊级别。按说是不能靠近,但是你偏偏回归了龙气。虽然少的可怜。不过靠近应该没什么问题。”北辰说话糊里糊涂的。

    “我发现你废话真多,好了,我先到深处查探一下。”狄天摆摆手,就欲飞向半空。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妖皇一招手。

    “不用,我这次并不是去破开封印取得火烧衣,只是先去试探一下里面的深浅。你先在这里调息一下,等我回来了再做打算。”狄天飞向半空,说道。

    “嗯,也好。你快去快回。如果支撑不住就赶紧撤退。”妖皇对着空中大喊道。

    “我知道,小虎在我身边。没问题。”狄天点点头,向着山的另一端飞去。

    金色的龙气包裹全身,狄天一点点的深入着。这极北寒原广阔无边,向里面深入太多恐会迷路。所以狄天也是小心的向前慢行,一路上在地面留下了印记。

    越往深处走,温度就越低。狄天只不过刚刚进入千米左右,其龙气已经不能抵御周遭的寒气。噬骨的寒冷冻的狄天直哆嗦。赶紧取出幻日神弓,上面的温度可以令狄天忘记寒冷。

    “咦?下面怎么还有人被冰封?而且看上去像是战斗中被冰封的一样?”飞行着的狄天不经意间发现下方零零散散的被封印着许多人,他们都是战斗姿势,手中拿着兵器被冰封住。

    而且,有的是一个小队。五个人站成五角星的形状,武器举起像是在做一个阵法。好奇心驱使下,狄天落在地面。仔细的管擦起这些人来。

    能够到达这里,并且还在这里的战斗的。只有传说中的星皇星帝级别的高手才可以吧?那么,这些人都是一些变态的人物吗?

    蓦然,狄天觉得眼前的画面很是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脑海飞速旋转,一幅幅画面飞速闪过。突然!狄天抓住了!

    “是那里!”狄天惊声说了一句。他记起来了,当日跳入黑洞,身体重聚时所闪过的画面就有其中之一!

    “可是,当时这些人战斗的时候并没有冰雪啊?”狄天清楚的记得,脑海里所闪烁的画面是当日战斗到最后。好像有一个人盛怒之下将这里完全冰封,包括战斗中的人!

    “会是谁?可以吧冰封这么多的高手?”狄天皱眉沉思,忘记了寒冷。

    只是,仅仅凭借当日那模糊的画面。根本不可能想出什么来,所以半个时辰过去了。狄天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怕妖皇他们着急,就先继续深入。

    过了大约十里左右,温度就没有什么变化了。小虎身上泛起紫色光芒,狄天抱着幻日神弓。一人一兽来到了一座冰晶宫殿前。

    宛如龙宫般华丽,精雕细琢。完全由冰晶所组成的宫殿看起来唯美异常。而在冰晶殿前,则是一头冰雪狼。凶悍的怒视周围一切。

    “看样子,这就是守护神器的圣兽了?”狄天在暗处看着那冰狼,在心中与小虎交流。

    “嗯,不错。”小虎回应道。

    正在两人交谈间,一道大喝声响起,宫殿内忽然飞出一个冰封人,穿着蓝色短袖袍,身体也像是被冰封住一般。骑在冰狼身上,喝道:“飞龙在此!”目光犀利的看着狄天隐藏的地方。

    “呼!”

    狄天耍帅般飞天而起,忽然发现幻日神弓忘记地面。浑身一个激灵,一头扎在地面抱住幻日神弓。站在地上道:“什么飞龙?你是干嘛的?”

    “哼,守护神器!”自称飞龙的冰人声音同样冰冷。

    “唔,不是说守护神器的都是圣兽吗?怎么出现一个人了?”狄天疑惑道。

    “卑微的人类怎能与我同日而语?”飞龙不屑道。

    “额、、、那个,我可不是来找茬的。路过而已,再见。”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狄天冻的浑身哆嗦。再也忍受不住,撒腿向后狂奔。

    “想跑,休想!”飞龙大喝一声,手中倏然出现冰枪,狠狠一甩,万千冰刃飞速卷向狄天,倏然将之冰封!狄天呈跑姿态被冰封住。

    圆胖的小虎趴在狄天肩膀上同样被冰封,空气中卷过一丝冷风。吹起一片凄凉,最终,狄天还是没有逃过被冰封的惨状。

    “糟糕!”山外的北辰陡然睁开双眼,站起身子惊声道。

    “怎么了?”调息中的妖皇被惊醒。

    “狄天被冰封了!”北辰焦急道。

    “什么?冰封?那怎么办?”妖皇同样着急起来。

    “你们现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北辰说着话飞向半空,直接对着冰封飞去。

    北辰快速飞向狄天被冰封的地带,身上没有丝毫的气息保护。北辰就那么平淡的飞了过去。一路上,看着地面那些被冰封的人,眼角划过一抹黯然。

    很快,北辰出现被冰封的狄天上空。那飞龙与冰狼并没有离开,还在那冰晶宫殿前站立着。好像在等待北辰来临般。四目相对,飞龙凝视着临近的北辰。

    “你又来了。”飞龙将长枪背在身后,闭眼说道。

    “是,我是来带回他的。”北辰指着地面被冰封的狄天说道。

    “他是被我冰封的,你觉得有可能带回吗?”飞龙睁开双眼,冷然道。

    “我不想跟你争吵,当年没有阻止你。造成了今日的大错,你还是这么执迷不悟。哥哥!”北辰看着他,眼神充斥着失望。

    “别跟我提当年,那么多人围攻我。你竟然都不肯出手帮忙!你不配叫我哥哥。”飞龙突然变的燥乱狂暴。

    “你以为我不想吗?难道你不知道当时我已经重伤?为了她,你可以做的那般决绝。可以亲手将你的亲弟弟重伤!你配做我哥哥吗?”北辰同样疯狂的叫嚣道。

    呼吸一滞,飞龙将长枪抽出。遥指北辰,毫无感情道:“当年欠你的,我会还。现在我的任务是守护火烧衣,你还是离开吧。”

    “我不会离开的,这么多年来。你还是为她毫无怨言的任劳任怨做着不愿做的事。她给了你什么?你得到了什么?你不要在执迷不悟了!醒醒吧,看看你现在的养子!”北辰双手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形,一面蓝色冰镜出现。

    飞龙那冰体出现在冰镜里,脸色愠怒。冰枪倏然发出一道冰刃将冰镜摧毁。飞龙怒喝道:“立刻离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杀。”

    “是吗?那你就来吧。”北辰四肢张开,闭上了眼睛。

    “呀!!是你逼我的!”飞龙仰天狂吼,冰枪狠狠刺了出去。北辰闭眼没有动静。冰枪无情的刺进了北辰的胸口。没有血液流出,北辰张口吐出一口冰块。

    “你以为这样就能打动我吗?那你失望了。我的心,早已被冰封了。”飞龙伸手召回冰枪,面无表情的骑在冰狼上看着北辰。

    “我并没有想打动你,这一枪,是我跟你断绝兄弟关系的象征。以后,我任北辰与你任飞龙势不两立。”北辰双手慢慢泛起冰霜,接着一点点的,整个臂膀连至整个身体全部被冰封住。

    很快,北辰也变成与飞龙一样的身体。

    “你干什么?疯了吗?”飞龙将北辰的异状,怒喝道。

    “是,我是疯了!任飞龙,父亲交给你冰化体。母亲交给我的是暂时冰化体!”北辰完全冰化,手中同样出现一根冰枪。不同的是,北辰脚下慢慢浮起一条冰龙!

    “冰雪龙!暂时冰化体!我怎么不知道?”飞龙那冰眉皱起。

    “因为我从小体质不及你,所以母亲只是交给我暂时性的冰化以提高自身的战斗力。但是谁都没有料到暂时冰化可以让战斗力提高到一个很恐怖的状态,甚至可以召唤出冰雪龙。”北辰全身气息急剧下降,温度低到可以冰封空气。

    “是母亲偏心般?教给你的比父亲教给我的一切都好!”飞龙脸色变的寒冷。

    “对也好,错也好。今天,我要亲手弑兄。”北辰长枪一横,冷声道。

    “寒冰霜落!”飞龙爆喝一声,再也不废话。直接发动攻击,漫天雪花飘飞,寒风四起。

    “寒冰霜落!”北辰同样大喝一声,两人在冰天雪地,谁都没有动。任对方的攻击落在自己身上。擦出一道道冰渣落在地上。

    “雪域寒枪!”飞龙长枪旋转一拳,无数道冰枪出现在身后。

    “雪域寒枪!”北辰竟然又是发出同样的招式,两人一前一后发动身后的长枪。冰枪在空中相遇爆炸,强大的冲击力掩盖了两人。

    “飞龙,由他去吧。”战斗中,宫殿内传出一道柔美的声音。

    冰雾散去,飞龙看了北辰一眼。驱使着冰狼回到宫殿。北辰对着宫殿大喊道:“魔女,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掉你这个蛊惑人心的恶魔。”

    “唉,什么时候你才能像你哥哥这么听话呢。”宫殿中传出无奈的叹息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