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带她去看流星雨
    “不要关。”颜小小说出,又有些后悔,“我想吹吹风。”这几个字说的声音很小,她觉得以她现在一个身份,是没有权利决定主

    人关不关窗户的。

    景夜冥握住颜小小冰凉的手,皱皱眉头,看上去竟像是生气的样子。

    颜小小马上闭嘴,以免引火上身,对于她来说,景夜冥就是一个不稳定的炸弹,随时都会爆炸,把她炸的粉身碎骨。

    “你的手,凉。”

    生硬的话语,并不温柔的语调,从景夜冥的口中吐出,有些别扭,听上去,却又像是在解释,在解释他为什么关上了窗户。

    颜小小微愣,没想到景夜冥会这样说,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

    然而没等她想明白这莫名的情绪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景夜冥一把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抱起来。

    景夜冥发现了颜小小僵硬的脖子,把她的身子放低了一些。

    颜小小几乎是横躺在景夜冥的怀里,这样的姿势让她非常囧,像是不会抱孩子的爸爸抱着不会走路的小孩子一样,温柔又几乎

    完全占有的姿势。

    颜小小在景夜冥的怀里,脸不禁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耳根,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的荒唐可笑。

    景夜冥?爸爸?

    这两个词语几乎完全不沾边。

    景夜冥,恶魔。

    这才是最合适的搭配。

    一路安静,谁都没有说话。

    颜小小本以为景夜冥会带她回海边别墅,没想到竟然带她竟然带她来到了山顶。

    景夜冥没有带她会别墅,带她来这里干什么。

    颜小小看了一眼外面,四下无人,月黑风高,荒山野岭,很适合干一些恐怖的事情。

    让她联想到在电影电视剧里常看到的谋杀分尸的情景,身上不禁出了一身冷汗,难道景夜冥已经厌恶了她,决定把她毁掉吗?

    像是景夜冥这样怪脾气的人,没兴趣了就毁掉,是非常可能的事情。

    “还冷?”

    景夜冥握着颜小小冰凉的手,皱着眉头问,随手把车内的温度调高。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颜小小颤声问道,望着景夜冥的眼神也是颤的,她还不想死。她好不容易从监狱里逃出来,现在罪名也洗脱了,她不想死。

    “嘘。”景夜冥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眼角竟然还撩出了一些笑意,神秘地附在颜小小的耳边,“一会你就知道了。”

    “……”

    颜小小心里更加害怕,看景夜冥的样子和诡异,他不会真的要在这里把她分尸了吧?

    天啊,谁来救救她。

    德尔个司机下了车,又来了辆两侧,一伙人,在外面倒腾了半天。

    “景总,都已经准备好了。”德尔声音一丝不苟,样子严谨,不愧是最优秀的英国管家,他看了一下表道,“还有半个小时才会开

    始。”

    说完德尔上了另一辆车,现在车里只剩下颜小小和景夜冥,她感觉如坐针毡。

    努力地往外看,想看清楚德尔他们刚才倒腾了半天的是什么东西,奈何,距离太远,她一点也看不清楚,只看到黑乎乎的一片

    。

    心里不安,身上的冷汗没有停过,手在攥在景夜冥温热的手掌里,是冰冷的,出了许多的汗。

    “生病了?”

    景夜冥皱着眉头,看着颜小小全是汗水又冰凉一片的手问道。

    “没,没有,可能,是有点冷。”颜小小低下头。

    景夜冥的大手覆在她的额头上,又摸了摸自己的,温度正常,没有发烧。

    “冷?”

    景夜冥按下电话,说了两句什么颜小小没有听清楚。

    不一会,德尔拿着一件黑色的男式大衣过来,“颜小姐,只有这个,你先凑合着穿一下吧,山上温度低。”

    颜小小犹豫着要不要去接。

    “颜小姐,请放心,这大衣是景总的,不是别人的。”

    说话间,景夜冥已经把大衣接过来,披在了颜小小的身上。

    车里依旧是静默一片,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颜小小只感觉漫长到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景夜冥看了看手上的人工腕表,对颜小小说道,“时间差不多了,下

    车吧。”

    下车之前,他让颜小小把大衣穿上,又把上面的扣子全都扣上,连最上面领子上的都全部扣上了。

    颜小小那手去扒衣领,被景夜冥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乖乖地把手放下。

    心想,勒一点就勒一点吧,反正比被景夜冥捏死好。

    景夜冥和颜小小一下车,德尔马上出现在他们面前,颜小小惊讶,这人难道一直在外面等着?她甚至怀疑德尔是不用吃饭不用

    睡觉的,随叫随到。

    “颜小姐,今天晚上的流星是仙女座流星,从凌晨开始,到凌晨两点的时候,到达最大值,最大流量每小时可达到200颗。”德

    尔向颜小小介绍。

    “你,你说什么流星?”

    颜小小睁大眼睛看着德尔,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德尔声音一顿,“颜小姐不知道景总带你来看流星雨吗?景总特意在那边架起了高倍的天文望远镜……”

    颜小小看向景夜冥,景夜冥佯装咳嗽两声,转过头去。

    原来是带她来看流星雨吗?

    不是要分尸……

    颜小小不禁觉得自己和景夜冥在一起之后,连想象力都丰富了不少,只是不是向着正常的方面。

    德尔看这个样子,就知道景夜冥一定没有告诉颜小小今天晚上来这里干什么。

    心里不禁替景夜冥着急,景总啊,你要对人家姑娘好,你好歹让人知道呀,你不让让人知道,人家怎么感动……

    真想引用上官少爷的一句话:不让人省心……

    天文望远镜旁边放着一个沙发,景夜冥拉着颜小小坐下,他们坐下正好可以对准望远镜。

    “为什么要带我来看流星雨。”

    颜小小看着景夜冥不禁问出口,今天她有点不知道景夜冥到底想干什么。

    像是在讨好她……

    这样的想法又想让颜小小狠狠地给自己一巴掌,景夜冥怎么可能讨好她。

    “不喜欢吗?”景夜冥不答反问,犀利如鹰的眸子,此时溢满了温柔,好像他正看着的是他的宝贝。那样的温柔几乎可以把人溺

    死在里面。

    颜小小马上转头,不看景夜冥的眼睛。

    那样的温柔容易迷惑人,会让她认为,她是他的宝贝。

    “你喜欢就好。”

    山上的风吹乱了颜小小的长发,景夜冥的大手轻轻地为她整理额间的碎发,挽到耳后,将颜小小拉过去,靠在他的胸口,喃呢

    说道,“流星会听到你的愿望,帮你实现。”

    颜小小抬头,就撞进了景夜冥深情如蔚蓝的大海一样的眸子里。

    “咳咳,景总,流星雨已经开始二十分钟了。”

    德尔站在一边,第18次看表,终于忍不住开口,要是流星雨没看成,到底是谁的过错。

    景夜冥恋恋不舍的放开了颜小小,然后非常镇定地开口,“看流星雨吧。”

    他把天文望远镜的观测口挪到颜小小眼前。

    颜小小觉得眼前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本以为会看到非常奇观的景象,但是……她用的是天文望远镜,还是高倍的。

    所以,她看到的月亮很丑,环形上密布,灰色的土壤,凹凸不平……让她对月亮的想象里顿时化为零。

    颜小小皱眉,这这这……怎么说才好。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大非常大的火球,好像冲着她飞来。

    “啊——”

    颜小小吓得尖叫,身子向后一躲,躲到景夜冥怀里。

    “怎么了?”

    景夜冥大惊,问颜小小。

    “火,火球,飞来了。”颜小小拍着胸口,惊魂不定地说道。

    景夜冥的眼睛对上天文望远镜,就看到了颜小小说的火球,嗯,准确地说,其实是流星,实在高倍天文望远镜下的流星。

    颜小小此时也反映过来,觉得自己刚才反映太过了,那个火球不是别的,是流星,脸上一片窘迫的红。

    “咳咳,景总,这个可能,倍数太高了……”

    德尔站在一旁,摸摸鼻子开口。

    “调。”

    景夜冥一声令下,德尔马上动手,幸好他在买天文望远镜的时候,学了怎么调适。

    德尔趴在天文望远镜上,调整了半天。

    “景总,现在应该差不多了。”

    景夜冥先是自己在观测口看了看,没有看到“火球”,才让颜小小看。

    颜小小看月亮,此时的月亮跟刚才不一样了,可以看到全貌,还是浅灰色的,只是表面上像是蒙上了一层银色,会发光,上面

    有些气泡一样的纹理,好像离着她很近,一伸手就可以抓到一样。

    她看天空,是湛蓝湛蓝的,没有一丝杂质。上面的星星也很清晰,因为都距离地球比月亮远,所以看上去还是亮的,只是放大

    了好多倍,银色的光,闪闪发亮。

    美轮美奂,很奇妙的景象。

    有小小的火球闪过,是流星。

    颜小小的嘴角上翘,是抑制不住的开心微笑。

    她从来没想过会看到这样的美妙又神奇的景象。

    “喜欢吗?”

    景夜冥在一边淡淡开口,嘴角也挂着开心的笑,看到她开心,他也抑制不住想微笑。

    颜小小正看流星看的开心,没有意识到是谁说话,重重点头,口中不时发出小孩子一样的欢呼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