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3章 伤情
    “你们女人,都这么多变的吗?”

    李浮图在沈嫚妮身边坐了下来。

    “多变?”

    沈嫚妮莞尔一笑:“你不知道我是一个演员吗?我只是觉得,一直这么自欺欺人,太没劲了些,等你这人主动,这辈子估计都没可能,况且,你刚才把我身体都看了……”

    李浮图一愣,继而哭笑不得:“那只是你一岁的时候,谁在那个时候不是光着屁股?”

    “一岁又怎么了?一岁的我难道就不是我了?”

    “你这是蛮不讲理。”

    “难不成认识我到现在,你还打算和我讲道理?”

    李浮图无言以对,当一个女人无比坦然的选择和你耍无赖的时候。男人确实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你真想知道?”

    沈嫚妮点了点头。

    望着河面,李浮图沉默片刻,缓缓开口道:“我这样的人,没有资格拥有婚姻。”

    “借口。花心的男人都拿这一套来糊弄女人,说穿了,还不是不想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

    沈嫚妮似乎看得很透彻。

    李浮图笑道:“你知道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吗?”

    沈嫚妮同样微笑:“你回国之初,就是我在街上‘捡’回来的,你觉得我不了解你?”

    李浮图笑容轻缓。

    “你认识的我,只是一个战国主席而已。”

    沈嫚妮眼神微微收缩,“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浮图扭头看向她。

    “嫚妮,你见过我杀人,但是那不是我的本来面貌。”

    “你是想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不。”

    李浮图轻声道:“真正的我,比你所见过的,要黑暗,要邪恶一万倍。”

    沈嫚妮有些茫然,然后就看见李浮图开始脱衣服。

    “你想干什么?!”

    她瞳孔收缩,立马望旁边挪动。

    还没说几句,这家伙又不正经起来了?

    脱了外衣,李浮图就开始脱衬衫,好在深夜里这里没有行人,否则只怕会把李浮图当个变态报警。

    沈嫚妮眼神戒备的盯着李浮图,虽然她终于肯承认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情,但是不代表她会任由李浮图胡来。

    可是当李浮图脱光上身后,沈嫚妮眼眶放大,手情不自禁的捂住了嘴,愣在了那里。

    月光下,可以看到这个男人的上半身,密密麻麻的满是伤疤,狰狞得犹如蛛网,让人惊骇而又震撼!

    沈嫚妮曾在战国会所看到李浮图变态的身手,那几乎已经打破了她对武学的认知,而且整个东海都认为他是现在的第一高手,这样的一个男人,又是什么人什么事能把他伤成这样?

    “是不是感到害怕?”

    大冬天的深夜,而且又是在河边,可李浮图却仿佛感觉不到任何寒冷。

    “在你眼中,或者在如今很多人眼中,恐怕都觉得我很厉害,没有什么困难可以拦得住我,可是嫚妮,我要告诉你,我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强大。在这个世界上,我

    有很多敌人,他们有的人,甚至强大到你无法想象,看到我身上这些伤疤,你就应该知道我没有骗你。”

    通过这些密密麻麻的疤痕,就足以看出这个男人过去的惊险与峥嵘。可是他的表情始终比眼前的河面都还要平静。

    “的确,我不是什么烂好人,如果不是在乎你,怎么可能一直为你付出,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只能止步于此。”

    “江彩娥的事,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提醒,一个江彩娥,自然算不了什么,可我真正的敌人,远远不是她可以比拟的,我不敢保证每次都能够有惊无险,而一旦出了差错,那就无法弥补与挽回。”

    沈嫚妮嘴唇颤动。

    李浮图重新把衣服穿上。

    “我回国,没想过要争权夺利,无论是战国会所,还是所谓的东海枭雄,这些权势名望财富,说句心里话,我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与之相比,我更愿意做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比如说你的一个小保镖,哪怕每天挨你的白眼,被你嘲讽。”

    李浮图笑了笑,扣好扣子。

    “但是命运这玩意,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不但不让人心想事成,而且偏偏非得让你事与愿违。”

    “嫚妮,不管你怎么觉得,但是我觉得这次回国,能认识你,对我而言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我曾经爱过一个女孩,但是最后的结局却异常悲惨,我几乎撞得头破血流,我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喜欢一个人了,但是在你身上,我又感受到了心动的感觉,真的,我很谢谢你。”

    李浮图笑意温醇,犹豫了下,终究还是缓缓伸出手。

    沈嫚妮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竟然任由男人抚摸上了她的脸颊。

    “如果我只是你从街头上捡回来的那个小保镖的话,那天晚上,我肯定会答应你。”

    沈嫚妮终于开了口。

    “你是不是还会离开?”

    李浮图沉默了一会,把手收回,缓缓点了点头,目光望向微微荡漾的河面。

    “我的世界不在这里。”

    “李浮图,你混蛋!!”

    沈嫚妮猛然站起身,嗓音里甚至透着淡淡的哭腔,然后她转身就玛莎拉蒂跑去,很快引擎声响起。

    任凭玛莎拉蒂消失,李浮图也没有阻拦,仍旧坐在原地,看着湖面,点燃一根烟。

    点点烟光下,他的脸庞明暗不定。

    一根烟抽完,没多久,一阵轰鸣声又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李浮图扭头,那辆玛莎拉蒂又去而复返出现在视野之中。

    “你是不是打算在这坐一晚上?”

    车内那张绝色容颜,她的眼眶隐隐有些泛红。

    ……

    “妮妮,小李呢?”

    沈家,沈哲喝多了,已经休息,而徐珠还在等,见沈嫚妮一个人回来,疑惑的问道。

    “他在酒店里住。”

    不等母亲多问,沈嫚妮继续道:“妈,我累了,先去睡了,晚安。”

    言罢,沈嫚妮直接进了房间。

    徐珠有些愣神,作为母亲,她自然敏感的察觉到女儿的不对劲,听到房门的关闭声。她怔怔道:“不会吵架了吧?”

    房间里,沈嫚妮直接扑上床,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娇躯轻轻颤抖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