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 外冷内热
    被母亲从厨房里轰出来的沈嫚妮在李浮图身边坐了下来,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我现在终于明白,你这脸蛋从哪来了,可是我很好奇,你这脾气遗传的谁?”

    李浮图有些纳闷的道:“我看你爸妈都挺随和的啊。”

    “我脾气怎么了?”

    沈嫚妮神色不善的扭头盯着他。

    李浮图沉默不语,喝了口水,目光移向电视。

    “对了,呆会你不要管我爸妈说什么,你都得出去住酒店,明白吗?”

    李浮图莞尔一笑,“我看你家挺大的,有三个房间,又不是住不下,住酒店多浪费钱,放心,我这人不讲究那么多,不会嫌弃的。”

    沈嫚妮直直的盯着他。

    “李浮图,你还要不要脸?”

    “你说我大老远给你当司机把你送回来,还平白无故挂了彩,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得狂犬病之类,你不补偿我也就罢了,还让我自己去找酒店住,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沈嫚妮无言以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

    “我出钱,给你定兴城最好的酒店,总行了吧?”

    李浮图瞥了她一眼,没做回应。

    “饭好了,过来吃饭吧。”

    厨房内传来呼喊,李浮图放下水杯站起身:“吃饭去。”

    “喂……”

    沈嫚妮想抓住他,可是以某人的身手,哪会被她逮住,很快就已经走到了餐厅。

    咬了咬牙,沈嫚妮只能跟了上去。

    “都是些家常便饭,小李,不要介意啊。”

    沈哲完全是客气,看满满的一桌菜,就知道他和徐珠肯定花费了一番功夫。

    沈嫚妮以前回家吃饭时候,可都享受不到这种待遇,今天还真是沾了某人的光。

    想到自己做女儿的还没有一个外人受重视,沈嫚妮不禁又狠狠瞪了某人一眼。

    某同志直接无视她,笑得温良恭俭:“沈伯父客气了,我都好久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晚餐了。”

    沈哲笑容满面,“别站着了,坐吧。”

    李浮图大大方方的坐下,沈嫚妮也想坐下的时候,沈哲道:“妮妮,你去把我房间里的一瓶五粮液拿过来。”

    哪怕沈嫚妮在外如何风光无限,在家里也只是被使唤的份,而且还不敢有任何怨言,重新站起,老老实实的去父母房里拿酒。

    李浮图看在眼里,暗自感慨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小李,你这次能来,伯父真的感到很高兴,今晚咱们爷两可得喝个尽兴。”

    一般情况下,女婿第一次登门,陪未来岳父喝酒,那是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徐珠坐在沈哲身边,目露责备:“酒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适可而止就行,况且小李第一次来,你就想着把人灌醉?到时候妮妮还不得埋怨你这个做父亲的。”

    沈哲从东海回来后,对某人赞不绝口,并且还说沈嫚妮对李浮图很有感觉,所以徐珠还以为女儿喜欢这个小伙子,可李浮图听了却很是汗颜。

    那娘们会心疼他?

    要是自己真被沈哲给喝趴在桌子底下,那娘们只怕会拍手称快。

    “这不是高兴嘛。”

    沈哲有感而发:“你说咱们家多久没这么热闹了?平日里就咱们两个老家伙在家里,这唯一一个女儿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回……”

    “好端端的,说这些干什么。孩子不得忙自己的事业?难不成一天到晚都守着咱们,她也有自己的生活。”

    看得出来,在沈家,沈哲扮演的是一个严父的形象,而徐珠显然是一位慈母。

    “爸,给。”

    沈嫚妮拿着瓶酒重新走了回来,想递给沈哲,可被李浮图伸手接过:“我来吧。”

    李浮图拆开包装,给沈哲和他自己一人倒了杯酒。

    “小李啊,非常感谢你这次能过来。我知道你虽然年轻,但事业有为,时间很宝贵,妮妮也说过你很忙,伯父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也没报太大希望,很感谢你给伯父这个面子。”

    沈哲端起酒杯。

    “沈伯父,您这话太过言重了,你是嫚妮的父亲,和我的亲人没什么区别,我来看您和伯母,那是应该的。”

    李浮图眼神真挚。

    沈嫚妮坐在他身边,沉默不语。

    “小李,前几天妮妮出事,听她说是你帮她解决的,我不会喝酒,就以水代替,敬你一杯。”

    徐珠朝李浮图端起水杯。

    李浮图一怔,继而有些诧异的看了沈嫚妮一眼。

    她之所以会被江彩娥记恨,完全是受了他的连累,他没想到她居然会对她父母这么说。

    沈嫚妮低着头吃着菜,没看他。

    愣神片刻,李浮图道:“伯母,其实前几天的事,全都……”

    他正打算告知实情,可是自己的大腿突然传来一阵疼痛,被人给掐了一下。动手的人不言而喻。

    李浮图话语一滞,再度扭头,可沈嫚妮依旧在低头吃着菜。

    “……我回国之初,连个落脚点都没有,还是嫚妮收留了我,她遇到了麻烦,我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管。”

    李浮图改变了说辞。

    “哦?还有这事?”

    沈哲有些诧异。“之前怎么没听你们说过?”

    李浮图脸色一僵,知道又说漏嘴了。

    “爸,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半年多前他刚回国,在街上我没注意一不小心开车把他给撞了,之后见他身手不错,而且正巧也没什么工作,所以我就让他给我做了一段时间的保镖。”

    沈嫚妮不得不抬起头帮某人圆场。

    沈哲和徐珠都有些愣神。

    几秒后,沈哲回过神来,目光在李浮图和沈嫚妮脸上转了一圈,笑叹道:“看来还真是缘分啊,来,小李,咱们爷两走一个。”

    “小李,别光顾着喝酒,吃点菜,虽然妮妮不会做饭,但伯母的手艺还是过得去的。”

    徐珠给李浮图夹了一筷子菜。

    李浮图微微一怔,继而轻声道了句:“谢谢。”

    电视还在放着,餐厅里人虽然不多,但却很热闹,也很温馨,这种场景在寻常人家很常见,但是对在座的四人而言,都很难得。

    一瓶白酒很快就干掉了半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多了,李浮图眼眶都变得有些微红。

    “我爸喝酒很厉害的,你要是喝不了,别逞强。”

    沈嫚妮盯着餐桌,像是在对空气说话。

    “妮妮,你嘀咕什么呢?”

    沈哲看向她,显然听到了她的话。

    “小李一个年轻小伙子,难道还比不过我这老家伙不成?才这点酒就开始心疼了?”

    “谁心疼了?只是他如果喝醉了,我可不管。”

    说着,她放下筷子站起身:“我吃饱了。”

    沈哲满不在意,端起酒杯:“小李,别管这丫头,在自己家里,怕什么,来,继续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