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谢宛的豁达
    “对了,你机票定好了吗?”

    走出玉器店,李浮图问道。

    沈嫚妮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为她母亲买的手镯。价格不贵,还不到一万块,是沈嫚妮挑选的,也是沈嫚妮自己付的钱。

    其实不仅仅是这块手镯,至少为沈哲买的礼物,同样是沈嫚妮出的钱,李浮图清楚她的个性,也没和她争。

    “我家那边现在还没建机场,坐飞机的话,只能坐到省城,然后再转火车,太麻烦了,开车回去吧。”

    李浮图点点头:“那明天中午我来春秋华府接你。”

    沈嫚妮不置可否,像是默认了下来。

    开车把沈嫚妮送回春秋华府,李浮图顺道去了趟顾家,顾倾城还没回来,但是顾倾城的母亲和顾擎苍都在。

    顾擎苍的身体比他想象中要恢复的快,虽然还得依靠拐杖,但起码已经可以下床自由走动了,其中肯定少不了谢宛尽心照顾的功劳。

    “小李,你来的正好,你谢阿姨正烧好了饭菜,你还没尝过她的手艺吧?”

    经历了一场生死大难,放下了所有权柄之后,顾擎苍整个人的状态就仿佛是看穿天命那种豁达,他笑容满面的对李浮图挥手:“快过来坐,今天你可有口福了。”

    在顾家,李浮图也没太过客气,走到餐桌边坐下。

    “顾老,不等等倾城吗?”

    谢宛端了盘鱼过来放下,笑道:“她来之前,她有打电话回来,让我们不用等她,她就在公司里吃了。”

    李浮图点点头。

    “小刘啊,给我拿瓶酒过来。”

    顾擎苍对保姆吩咐道。

    “爸,你这身体……”

    谢宛目露担心。

    顾擎苍满不在意的笑道:“我这是外伤,又不是其他问题,没事,这都好几个月了,我滴酒没沾,这次小李过来,怎么着也得陪他喝点吧。”

    顾擎苍也感念儿媳的一片孝心,“放心,我们少喝点。”

    公公既然都这么说了,谢宛也不好再阻止,从保姆手中接过那瓶茅台,亲自给两人倒酒。

    李浮图不是那种不识礼数的小年轻,连忙站起身:“阿姨,我自己来就行。”

    “没事,和阿姨客气什么。”

    顾擎苍也开口道:“小李,我早就说过,在顾家,你就把这里当你自己家一样,没必要这么客气。”

    李浮图只能笑着重新坐了下来。

    “听倾城说,你最近去了趟京都?”

    顾擎苍问道。

    李浮图轻轻点了点头。

    “没事吧?”

    顾擎苍望着他,现在已经不是刚认识的时候,对这个年轻人的家世,他已然了解。

    李浮图轻笑道:“没事。”

    顾擎苍点点头,也没再追根问底,对李浮图端起酒杯:“喝一个。”

    李浮图拿起酒杯和顾擎苍碰了碰。

    “小李,我想把战国的所有权全部转给你。”

    放下酒杯,顾擎苍突然开口。

    “顾老……”

    顾擎苍抬起手,打断了李浮图的话,“当初之所以只把经营权交给你,是因为怕引起底下的

    人不满,但是如今你对永兴的贡献有目共睹,这是你应得的,谁也不会说什么。”

    当初在汪登峰的葬礼上,顾擎苍当众宣布将战国的经营权转让给李浮图,但其实在实际上,战国依旧隶属于永兴旗下,就和汪家时代一样,战国得按季度的将部分盈利所得进行上供,而此时顾擎苍的意思,等同于是把战国彻彻底底完完整整的送给李浮图,以回报他对他们顾家的帮助。

    李浮图自然不在乎这些,可顾擎苍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这不仅仅是我的意思,也是倾城的意思,我也不想让外人觉得我们顾家不懂知恩图报,况且如今永兴在倾城的管理下,已经有蒸蒸日上的架势,战国的那部分收益,根本无足轻重了。”

    顾擎苍笑容爽朗。

    “小李,我们都知道你不在乎这些,但是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

    谢宛也开了口。

    盛情难却,李浮图也不好再拒绝,苦笑着端起酒杯:“谢谢顾老。”

    “这才对嘛。”

    当初千方百计想从汪家手中收回来的战国如今被送了出去,顾擎苍却仿佛很是高兴。

    考虑到顾擎苍的身体,一顿饭两人也没喝多少,每人不到二两酒,吃完饭,李浮图就告辞离开。

    “爸,喝点茶吧。”

    餐桌自有保姆收拾,谢宛给顾擎苍倒了杯茶过来。

    顾擎苍接过茶杯,“小宛,你会怪我吗?”

    谢宛有些疑惑。

    “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我是说倾城。”

    顾擎苍把茶杯端在手里,静静摩擦:“倾城和小李之间,可以说是我一手促成的,可是小李的家世,如今你应该也清楚。”

    说着,顾擎苍停顿了下来。

    但他的意思,谢宛已然明白。

    她虽然和李浮图接触的次数很少,但好歹也已经活了半辈子,有看男人的眼光。

    刚才那个年轻人,就是一个浪子,不在乎钱财,更不在乎名利,仿佛生活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这样的男人,恐怕不会为一个女人停下脚步,也不是一个女人可以束缚的。

    更确切的说,哪怕抛开他那复杂的家世,倾城跟他在一起,也有很大的可能会……得不到任何名分。

    “当时我撮合倾城和他,看中的是那孩子的潜力,我也没想到他居然出身京都李家……”

    “爸,这事怪不到您。和他认识的过程,倾城也和我说过,只能说这是缘分,如果不是他,倾城日后恐怕就会嫁入汪家,难道那就是幸福?””

    顾擎苍默然。

    “作为一个母亲,我自然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和所爱的男人走进婚姻的殿堂,但如果抛开这个身份……”

    “爸,其实我觉得,女人的归属,其实有时候也不限于那一纸证明。”

    顾擎苍有些讶异。

    他是个男人,更是一个枭雄,所以对有些事,不太看重,但谢宛不一样,他没想到谢宛居然有如此豁达的心胸。

    谢宛笑看着他:“爸,如今这年代,不像我们那种时候,结婚离婚的还少?况且,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们说的算了,倾城已经长大了,都已经可以替您管理永兴,不再需要我们去告诉她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我相信,她肯定分得清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