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把家还
    “嫚妮……”

    见沈嫚妮和李浮图从办公室走出来,沈嫚妮的经纪人喊了声。

    沈嫚妮神色有点不自然。

    “王姐,我有点事,今天就不回公司了。”

    李浮图对那个经纪人点头一笑,然后和沈嫚妮朝电梯走去。

    下楼,李浮图道:“就坐我的车吧,没必要开两辆车。”

    沈嫚妮也没拒绝,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

    “你爸妈有什么爱好?”

    拉门上车,李浮图扭头问道

    沈嫚妮沉默不语。

    直到现在,她还有点没有缓过神来。

    “咱们可马上要一起去见爸妈了,你这么冷漠,到时候场面可不好看。”

    “那是我爸妈!”

    沈嫚妮咬牙。

    “对,你爸妈,不好意思,口误。”

    “我爸是怎么知道你号码的?”

    沈嫚妮很困惑,父亲来东海的那段时间,和李浮图相处的时候她都在场,她记得父亲并没有问过李浮图的联系方式,而且父亲前两天打电话的时候,她故意没说就把电话给挂断,父亲又是怎么和这家伙联系上的?

    李浮图道:“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之前沈哲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也很是意外。

    沈嫚妮这个时候也没太多心思纠结电话号码的事,她扭过头,一双惊心动魄的美眸很严肃的紧紧盯着李浮图。

    “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浮图义正言辞道:“你爸作为一个长辈,他生日邀请我过去,难道我还能拒绝不成?”

    “你要是不想我过去,你应该直接和你爸说,你现在来责备我,未免也太过蛮不讲理了吧?”

    有理有据,在情在理,把沈嫚妮说得无言以对。

    李浮图放松了语气,“还真没想到,你爸还挺喜欢我的,我还以为他都已经忘了我这号人了呢。”

    沈嫚妮眼神波动不止,继而从包里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李浮图老神自在,手握着方向盘看向窗外。他自然知道沈嫚妮这个电话打给的是谁。

    “爸,你怎么真去找他了,他工作那么忙,你不是让他为难吗?”

    李浮图挑了挑眉。

    车里就这么大点地方,他又不是聋子,沈嫚妮的话难以避免传进了他的耳里。

    想不到在沈哲那里,这娘们还是对自己很客气的。

    “这都年底了,还有什么好忙的……”

    “就是因为年底才忙,爸,要不下次吧,下次我再带他回来……”

    “不行,小李既然都答应我了,难道是骗我不成?而且我和你妈都说了,他要是不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言罢,沈哲就怒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

    这世界上会主动挂沈嫚妮电话的男人,或许也仅此一份了。

    缓缓的放下手机,沈嫚妮脸色阴晴不定。

    “既然你这么不想我去,那就算了,我给沈伯父打个电话,找个借口说去不了了。”

    &nbs

    p;   某人这次难得的善解人意了一回,说着就开始拿起手机。

    沈嫚妮朝他看去,眼神挣扎,第一时间并没有动作,可是见李浮图开始拨号,她咬了咬牙,伸手按住李浮图的手臂:“别打。”

    李浮图有些诧异的扭头,接着低头看了眼放在自己手臂的手。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这被人看见,不知道又得传出什么样的绯闻。”

    可以看到,沈嫚妮呼吸瞬间急促了下,饱满而挺翘的胸口剧烈起伏,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说,把手收了回来。

    “又怎么了?”

    李浮图疑惑的问道。

    “我们一起回去。”

    沈嫚妮低声道。

    “你说什么?”

    李浮图貌似没有听清。

    沈嫚妮深呼吸一口,尽量不去看那张脸,扭头望向窗外。

    “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兴城。”

    父亲的个性,她做女儿的自然再了解不过,父亲教了一辈子的书,已经养成了那种不太允许人忤逆的性格,他刚才既然说了那样的话,肯定不是刻意吓唬自己,如果李浮图真的答应了却不去,只怕连自己都进不了家门。

    她此刻也是满心的无奈。

    李浮图似乎是有些被弄糊涂了。

    “我到底是应该去还是不去?”

    不提了如指掌,但起码对这个男人,沈嫚妮自认自己了解有七八分,她很清楚,对方这是故意在膈应自己。

    这种情况,沈嫚妮知道自己完全陷入被动,没有再去和对方斗气。

    “李浮图,我爸是什么意思,你应该知道……”

    说着说着,沈嫚妮却突然停顿了下来,因为她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李浮图也没再继续挤兑这娘们,笑着开口道:“这次去你家,你想让我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沈嫚妮一怔,默然不语,她此刻心有点乱,脑海里也是一片混沌。

    “你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保管让你父亲开开心心过完这个生日。”

    沈嫚妮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李浮图已经把车发动。

    两人先是去古玩店淘了几件小玩意,不贵重,但像沈哲那样的文人,肯定会喜欢。接着去了一家卖玉器的店铺,打算给沈嫚妮母亲买点东西。

    这家玉器店的名字很有意思,叫‘随玉而安’,正是因为这个别具匠心的名字,李浮图才把车停下。

    店铺里的老板是一个老者,戴着副老花镜坐在店门口看着书,即使看到有客人上门,也没招待的意思。

    沈嫚妮戴着副蛤蟆镜,在店内逛着,李浮图跟在她身后。

    女人喜欢什么,他一向都不太知道,况且这次送礼的对象是沈嫚妮的母亲,自然是沈嫚妮来出决定。

    沈嫚妮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从柜台上拿起一块龙凤吊坠端详起来,

    这块龙凤牌确实做工不错,栩栩如生,可李浮图站在她身后,神色有些古怪道:“龙凤吊坠寓意着夫妻间比翼双飞相濡以沫的忠贞爱情,经常被拿来当作年轻男女间的定情信物,可……拿来送你妈,有点不太合适吧……”

    沈嫚妮沉默不语,缓缓把吊坠放下,朝别处走去。

    李浮图跟着转身,离开时,又看了那吊坠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