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十二生肖之未羊!
    ,!

    京都。

    建都门,内大街。

    曹宅。

    子鼠端起来两杯茶放下,对房间内的女子点头一笑,然后很快便重新走了出去。

    曹修戈端起茶杯,缓缓喝了口。

    “你是说,李浮图离京前,和宋洛神见过一面?并且宋洛神的态度十分恶劣,双方最后不欢而散?”

    坐在他对面的女子点点头,“这是我妹亲眼所见。”

    曹修戈微微皱眉,轻喃道:“不应该啊。”

    女子道:“太子,会不会是过了这么多年,宋洛神已然变心?毕竟她当年太过年幼,或许成熟之后,她才明白什么才是最佳的选择。”

    曹修戈看了她一眼,目光闪烁,最后缓缓摇头:“不可能,锦瑟去过东海,和宋洛神也曾当面聊过这个问题,可按照锦瑟的说法,宋洛神明显对她少女时代所爱的男人旧情难忘。宋洛神的心机城府太深,哪怕我都看不透她,但是我觉得,她应该没必要去骗锦瑟,锦瑟从东海回来才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宋洛神怎么可能说变脸就变脸,这中间,肯定发生了我们不知道的事。”

    女子沉默不语,没再发表意见。

    她的职责只是把自己知道的事说出来,至于做结论,那就不是她需要去考虑的问题。

    “太子,还有一件事。”

    女子再度开口。

    曹修戈看向她,暂时停住对宋洛神内心世界的揣摩。

    女子不急不缓道:“秦羽衣在半个多月前去了战国,对李浮图当场拔剑。”

    “还有这事?”

    曹修戈脸色出现一丝意外。

    “当时我妹妹就在场,如果不是李浮图的手下挡住,恐怕秦家长公主真的会对李浮图挥剑。”

    “以秦破虏和馆青丝的关系,秦羽衣应该不可能这么做才对……”

    女子带来的消息,一个比一个让曹修戈感到困惑,他突然发觉,自己似乎遗漏了很多事情。

    十年前那场惊世大战,几乎震动了整座京都,京都的各大豪门,谁不清楚?只不过一直讳莫如深而已。

    撇开十年前那场大战不谈,从秦破虏至今未娶就足以看出那位已经逝世多年的女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有这层情分在,哪怕秦家不照顾李浮图,也绝对不可能转头对付他才对。

    饶是曹修戈才智卓绝,一时间也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也怪不得他,十年前,他也不过才是少年,隆空大师和秦家家主秦破城达成的约定,知道的人寥寥可数,哪怕作为当事人的李浮图都一直被蒙在鼓里,他又如何能够猜到。

    曹修戈眉头紧锁,可女子带给他的意外并没有就此停止。

    喝了口茶,她继续开口道:“当时秦羽衣面对李浮图的那些手下,嘴里说出了地府,鬼王这两个词汇。”

    曹修戈眼神猛然收缩。

    “你确定你没有听错?”

    女子明明已经表明是听他人转述,可曹修戈却仿佛是把她当作了见证人,足以见他此刻的情绪之波动。

    女子似乎也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摇头道:“我妹妹还问我这两个词究竟是什么意思,她根本没有接触过那个世界,如果不是从秦羽衣嘴里说出来,她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两个词。”

    曹修戈沉默下来,眼中光芒闪烁不定。

    女子喝着茶,也没再开口。

    半饷后,曹修戈神色逐渐平复下来。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女子摇头一笑,“我能有今天,都多亏了曹家,曹家对我恩重如山,太子何须对我言谢。”

    最接近权力中心的地方,最容易产生漩涡。

    二十多年前,因为党派之争,本为京都一方豪门的穆家顷刻间跌入深渊。

    官场,是最能见证人情冷暖的地方,穆家父子二人由权柄在握的大员沦为阶下之囚,所有人瞬间与其划清界限,更有甚者落井下石,恨不得穆氏永世不得翻身。

    最后,是曹家老太爷站出来说了句话,虽然没能将穆家从深渊里拉起来,但他的出面,还是保住了穆家的两个女婴没受到政治风暴的波及。

    其中一个女婴,姓穆名青鱼。

    “太子,我就先离开了,我妹妹今晚还约我一起去看电影。”

    女子放下茶杯。

    曹修戈点点头,等女子快要走到门口,他犹豫了下,出声道:“你的妹妹,是不是喜欢李浮图?”

    女子脚步微微一顿,房间里安静了一会,继而有声音传了过来。

    “她只是一个傻姑娘,但是我还是很高兴,她至少还拥有喜欢一个人的力量。”

    言罢,女子没再停留,直接推门而出。

    当她离开没多久,子鼠重新走了进来。

    “她可是难得来一趟,肯定是什么要紧的消息吧。”

    子鼠走到曹修戈身后,伸手为他轻按太阳穴。

    曹修戈拉住了她的手,轻抚着这只手掌上本不应该存在的老茧。

    “她说,李浮图是地府的人。”

    子鼠如月如钩的眉毛逐渐拧起。

    “地府?”

    “没错,地府。”

    曹修戈点点头,轻喃道:“现在看来,很多事情,比我们想象的恐怕要复杂的多,看来有必要联系戌狗了,有些问题,恐怕只有他才能够为我们解答。”

    曹宅门口。

    曹锦瑟正从外面回来,卯兔自然形影不离的跟在她的身边。

    一对主仆打打闹闹,和从曹修戈房间里走出来的女子迎面撞上。

    看见女子,卯兔眼睛一亮,脆生生喊道:“未羊姐姐。”

    正要打招呼的曹锦瑟脸色凝滞,看着面前这位皇锐掌门人,眼神惊疑不定。

    穆青鱼伸手摸了摸卯兔的脑袋,接着对曹锦瑟点头一笑,喊了声曹小姐,继而重新迈步朝外走去。

    甚至还没来得及和对方打招呼的曹锦瑟回头,目送这位商场的超级女强人上车,随即扭头盯着卯兔。

    “小兔子,你刚才叫她什么?”

    “我叫她……”

    卯兔粉嫩的嘴唇张开,但很快又抿紧,大眼睛里面眼珠开始转动起来。

    曹锦瑟还不了解她,立马伸手将她拉住,“你给我老实交代,别想说谎!”

    “卯兔饿了,小姐,我去找东西吃了。”

    卯兔身子灵巧的一妞,躲过曹锦瑟的手,眨眼就跑得没了踪影。

    曹锦瑟也没妄图去把卯兔抓住,站在原地,再度回头望向大门的方向,怔怔的默念着卯兔刚才喊出的两个字。

    “未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