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他出自地府

    靖江路上的一家咖啡馆内,唐山地产太子爷唐嘉豪和李浮图相对而坐。

    “李少,正巧,我也有事找你。”

    唐嘉豪神色不太好看,眉眼有些阴翳。

    “是因为江彩娥的事?”

    将唐嘉豪约出来的李浮图开口道。

    唐嘉豪有些意外,但很快就释然,江彩娥的丑闻如今在外面闹得沸沸扬扬,李浮图不知道才值得奇怪。

    “对,李少想必你也清楚,肯定是有人在……”

    唐嘉豪点点头,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李浮图伸手入口袋,拿出了一张机票轻轻放在了自己面前。

    看着那张熟悉的机票,唐嘉豪眼神收缩,继而难以置信的看向李浮图。

    李浮图神色平静。

    “唐少,江彩娥的事,是我做的。”

    唐嘉豪眼神剧烈波动,凝视着李浮图沉默半饷。

    “为什么?”

    李浮图没说话,再度拿出了一只录音笔放在了唐嘉豪的面前。

    看着那只录音笔,唐嘉豪缓缓伸出手。

    录音笔里记录的是刚才李浮图审讯,不对,应该说是询问江彩娥的经过。

    听完后,唐嘉豪有些失神。

    沈嫚妮被袭击的事,他自然也有所耳闻,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江彩娥派人下的手。

    “……不可能,她根本没理由这么做……”

    “唐少,你确定你了解她吗?”

    从和唐嘉豪认识以来,李浮图对他的印象一直不错,要不然在京都他根本不可能多管闲事把江彩娥从叶轩辕的手里救下来,此刻主动把他约出来,也是出于一种尊重,江彩娥在红楼的事,隐瞒不了,日后唐嘉豪也肯定会知道,自己主动开口,和唐嘉豪被动知道,那是两码事。

    京都的事,李浮图本不打算开口,但这种情形,他也没法再隐瞒。

    “她之所以会对沈嫚妮下手,是因为我……”

    李浮图将在王府井碰到江彩娥的事说了出来。

    随着他的述说,唐嘉豪的脸色剧烈变幻。

    被自己女人背叛,对任何男人都是一件耻辱的事情,尤其像唐嘉豪这样的超级公子哥,李浮图语气至始至终都没有多少波动,像个局外人,避免唐嘉豪更加难堪。

    唐嘉豪双手攥紧,沉默半饷,声音嘶哑的开口。

    “……她现在在哪?”

    他不认为李浮图在骗他,以李浮图的身份地位,根本没必要。

    李浮图端起咖啡喝了口。

    “她在战国。”

    “你打算怎么对付她?”

    沈嫚妮和李浮图的关系,唐嘉豪很清楚,上次战国角斗赛,两人就一同亲密亮相。以己度人,如果自己的女人差点被人泼硫酸,恐怕自己也无法忍耐。

    “我给了她两个选择。”

    李浮图没有任何隐瞒。

    “一,进红楼呆两个月,二,安静的离开这个世界。”

    唐嘉豪眼神抖动。

    李浮图缓缓放下咖啡杯。

    “她选择了前者。”

    场面安静下来,半饷后,唐嘉豪突然莫名的笑了起来,继而端起咖啡猛地喝了一大口。

    李浮图静静道:“唐少,还请见谅。”

    唐嘉豪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你,我现在恐怕还像傻子一样被她蒙在鼓里,既然她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那就随她去吧。”

    如今这世道没多少情种,唐嘉豪更加不是,作为一个家产数百亿的超级公子哥,如果江彩娥是那种贞洁烈女,那他指不定还可能冲冠一怒为红颜和李浮图斗斗法,可对于一个水性杨花无数次背叛自己的女人,作为唐氏继承人,唐嘉豪怎么可能为了她凄凄惨惨戚戚。

    不值得。

    在贞洁与性命之间,江彩娥毫不犹豫选择了活命,唐嘉豪也很快做出了取舍。

    他站起身。

    “李少,我还有事,改天再会。”

    李浮图点点头,目送唐嘉豪离开。

    ……

    春秋华府。

    从医院回来后,沐语蝶就没有离开,目前的状况,沈嫚妮不适合在公众场合露面,沐语蝶直接点了餐让送进来,然后把李浮图也叫了过来。

    “任萱的事,是你做的?”

    餐桌上,沐语蝶问道,任萱出车祸的新闻,她们也看到了。上午才查出下午就出了事,未免太巧合了些。

    现在也早已不再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无论她还是沈嫚妮,都对这个男人的性格很了解。

    在一般情况下,这个男人看起来温文尔雅,没有任何危险性,可如果惹怒了他,他就会展露出截然不同的一面,冷血,并且残酷。

    “对,是我做的。”

    李浮图没有否认,也觉得没必要否认。

    “那江彩娥的丑闻,也是你爆出来的?”

    李浮图再度点了点头。

    沐语蝶好奇道:“你是怎么知道她那么多黑料的?有些甚至我都不知道。”

    “我找董志远帮的忙。”

    听到李浮图的解释,沐语蝶这才恍然,接着感慨道:“还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像你们这种大佬级别的人物,还真不是我们这些小明星得罪的起的,喂,要是哪天我不小心惹你不开心了,你不会用这种手段对付我吧?”

    李浮图笑了笑。

    “保不准,所以说,以后还是对我客气一点,尽量不要惹我生气。”

    安静吃饭的沈嫚妮筷子停顿了下。

    沐语蝶一愣,接着笑骂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脸皮敢不敢再厚点?”

    “你把江彩娥怎么样了?”

    沈嫚妮突然出声。

    李浮图看了她一眼。

    “我把她送进了红楼。”

    沈嫚妮沉默下来。

    战国红楼是什么地方,虽然没去过,但她们也听说过。

    哪怕沐语蝶认为江彩娥太过歹毒,但此时也难免心惊,换作是她,面对这种下场恐怕还不如选择去死。

    当然,她肯定猜不到这是江彩娥自己选择的。

    “她为什么要对付嫚妮?”

    沐语蝶没去指责李浮图什么,她不是圣人,只是一个心胸不怎么宽广的女人,如果今天不是一个保安挺身而出,嫚妮这辈子就毁了,江彩娥完全是咎由自取。只是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想通,江彩娥为什么突然要对嫚妮下如此毒手?

    “其实是因为我的原因。”

    “因为你?”

    沐语蝶诧异不已。

    李浮图点点头,把京都的事讲述了一遍。

    沐语蝶听完后觉得瞠目结舌。

    “感情是你在外面惹得风流债,最后嫚妮给你背了?”

    “我和她什么事可都没有,我也没想到她居然如此极端。”

    “你去京都这么几天都能碰到这样的事,桃花运还真是旺盛,恐怕无数男人都会羡慕你。”

    沈嫚妮平淡道。

    李浮图下意识回道:“你也不差,天天有帅哥成双入队,也是羡煞旁人。”

    “你……”

    沈嫚妮攥紧筷子,对他怒目而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