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选择
    ..他出自地府

    “你们是什么人?!”

    发现并不是唐嘉豪后,处在风口浪尖上已经是惊弓之鸟的江彩娥脸色瞬间起了变化,眼中充满了警惕。

    并且,她立马抓住了门把,一有不对就打算把门关上。

    “战国,欧阳修。”

    男子并没有隐瞒,很坦诚的爆出家门。

    那一瞬间,江彩娥瞳孔剧烈颤抖了下,然后迅速推门欲图将对方挡在外面。

    她不认识欧阳修,但不代表她不清楚战国的主人是谁。

    外面的丑闻铺天盖地的爆出来,她几乎立马就猜到是谁在幕后推动,但是她不敢和唐嘉豪说,说了,她在京都的事,以及谋害沈嫚妮的事情恐怕都会败露。

    她不认为这些事捅出去后唐嘉豪还会保她。

    只是有一点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娱乐圈里向来都是刀光剑影,暗中嫉恨沈嫚妮的绝对不少,而且她自认做的天衣无缝,可李浮图为什么这么快就会找到她的头上?

    这便是所谓的地位决定眼界了。

    她虽然已经坐到了一线的位置,但也仍旧只是一个棋子,自然不可能完全看得透棋手以及站在棋局外的人的手腕和能量。

    又或者说,在和李浮图的几次接触中,李浮图一直都表现得比较内敛,从而让她下意识低看了李浮图的能量。

    在江彩娥打算关门的瞬间,欧阳修同样伸手按住房门,作为一个女人,江彩娥怎么可能与欧阳修去比力量,只能被迫一步步往后退。

    房门完全大开。

    很清楚对方来者不善的江彩娥张嘴想要大叫,可是她已经没有了呼救的机会。

    欧阳修身后两个男子迅速上前,毫无怜香惜玉之情,一记掌刀劈在江彩娥后颈。

    江彩娥双眼一白,瞬间昏迷过去,一男子把她扶住。

    看着那张从江彩娥手中缓缓飘落的机票,欧阳修轻声道:“带走。”

    ……

    哗啦。

    一桶冷水泼出,昏迷中的江彩娥娇躯一颤,很快苏醒过来。

    现在是大冬天,被水泼身的感觉可不好受,尤其像她这么细皮嫩肉没吃过什么苦的大明星。

    但是此刻她来不及去顾及冰冷刺骨的寒意,昏迷之前的景象迅速在她脑海中闪过,她惊恐的望向四周。

    这是一间幽暗封闭的房间,没有阳光透进来,就像电视剧里那种关押犯人的地方,阴森而压抑。

    隐约可以看见,房间里站着几道人影。

    “江小姐,很抱歉,以这种方式请你来做客。”

    一个男人转过身,他的嗓音他的脸庞江彩娥发誓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这里是哪?!李浮图,你要干什么?!”

    江彩娥此刻全身被水打湿,衣服紧贴在身上,凹凸有致的身材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

    能坐上一线的位置,并且能得到唐嘉豪那等太子爷的宠爱,江彩娥固然姿色傲人,可此刻李浮图看着像是在上演‘湿身诱惑’的江彩娥,眼神没有半点波动。

    他微微一笑。

    “欢迎来到战国。”

    江彩娥瞳孔收缩,看着这个男人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心脏抖动了一下,从皮肤上穿透进来的寒意似乎越加的凌厉。

    “我要离开。”

    她并没有被束缚,站起身往外冲,可是被一个猛男给蛮横的推了回来,跌坐在地上,那张椅子都被哐当的撞翻。

    江彩娥手臂被撞青,可这个时候她仿佛感受不到痛苦,她扬起头,嗓音尖锐刺耳。

    “李浮图,我要告你,你这是非法拘禁!”

    李浮图沉默的站在原地。

    一男子走过来,二话不说,直接一耳光抽在了江彩娥娇嫩的脸蛋上。

    “啪!”

    势大力沉。

    江彩娥脑袋一偏,嘴角都被抽破开始流血。

    握着脸,江彩娥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恐惧,娇躯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她终于开始意识到,战国里都是些什么人。

    李浮图缓缓蹲下身,“江小姐,我请你过来,只是想问你一件事,今天沈嫚妮被泼硫酸事件,是你找人动的手吗?”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毫不留情的一巴掌让江彩娥认清了现实,她不敢再叫嚣,撑起身体,爬到李浮图的面前。

    “我和她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害她?李先生,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干的……”

    她嘴角流着血,眼中含着泪,浑身又湿又脏,哪还有以往的光鲜形象。

    李浮图静静的看着她,掏出手机,按了几下,随即放在了地上。

    江彩娥缓缓的低下头。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条新闻。

    著名经纪人任萱于今天下午两点遭遇车祸,不幸丧生。

    江彩娥的脸色骤然惨白。

    李浮图把手机重新拿了起来。

    “江小姐,我再问你一遍,……是你策划的吗?”

    此时此刻,江彩娥才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的可怕与凶残。

    “李先生,求求你,是我鬼迷心窍,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

    她抓住李浮图的手,不敢再狡辩,仓惶而又恐惧。

    “只要你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李浮图把手抽了出来,缓缓的站起身。

    心理防线已经被彻底击溃的江彩娥完全放弃了尊严,死死抱住李浮图的腿,如泣如诉道:“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

    “江小姐,我们都是成年人,做错了事,理应承担代价。”

    听着男人波澜不惊的话语,江彩娥如坠深渊,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绝望。

    她松开了手。

    “李浮图,你杀了我,嘉豪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绝境之中,她几欲疯狂,声嘶力竭,那张妖冶的脸蛋此刻如同厉鬼。

    李浮图平静着俯视着脚下的女人。

    “江小姐,我觉得这个时候,你最不配提的就是唐少的名字。”

    李浮图没再停留,转身走出了房间。

    “李先生,怎么处理?是不是……”

    欧阳修跟了出来,脸色深沉,做了个割喉的手势。

    李浮图停住脚步,沉默了一会,轻声道:“给她两个选择,去红楼呆两个月,或者,干干净净的离开这个世界。”

    红楼是什么地方,江彩娥去那里会经历什么,根本不用多提。

    欧阳修点头,转身重新走进房间。

    李浮图站在门口,点燃根烟,安静等待。

    没过多久,欧阳修便再度走了出来。

    李浮图看向他。

    欧阳修低了低头。

    “她选择去红楼。”

    “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人。”

    李浮图吸了口烟,淡淡一笑。

    “是啊,能活着,谁又愿意去死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