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倘若问心有愧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不会忘了吧?”

    李浮图直直的看着这位东海出名的美少妇。

    杨雨晴和他对视,一脸莫名其妙。

    “你话能不能说明白点?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嫚妮。你当初不是让我这段时间不要和她联系的吗?”

    杨雨晴这才恍然。

    “原来是这事,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呢。”

    “对啊,我是这么说过,怎么了?”

    “可是我刚才去找她,她怎么还是那副冰山模样,你的办法怎么一点效果都没有?”

    杨雨晴看着他:“我当时只是建议,好像并没有保证一定会有成效。”

    李浮图无言以对。

    杨雨晴接着饶有意味道:“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李浮图这次哪还会上当。

    “和你说也没用。”

    他放下水杯站起身,打算离开,可杨雨晴一把抓住了他。

    “喂,好歹我也是真心诚意的帮你出主意,没有效果,那也怪不得我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女人,至少可以帮你分析分析,除了我,你还可以找谁帮你?”

    李浮图脚步一顿,琢磨了下,觉得杨雨晴说的也有道理,和沈嫚妮之间这事,他好像也只能找杨雨晴帮忙。

    于是他又重新坐了下来。

    “是这样……”

    就在李浮图讲起今天的事的时候,一辆军用吉普车驶进了大唐一品,安保直接放行,问都没敢多问。

    吉普车驶进地下车库,里面坐着两个男人,都穿着军装。

    “步哥,我就车里等你吧。”

    开车的男子把车停下,扭头道。

    坐在副驾上的男子点了点头,推门下车。

    军装军靴,一米八的身高,体魄异常强健,他站在那里,就会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他不急不慢朝地下电梯走去,走动间一股军人的铁血气息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

    他叫步嵩。

    龙国特战旅副旅长。

    等把副字去掉。

    那就是将军了。

    ……

    二十二层。

    听李浮图说完在春秋华府的遭遇后,杨雨晴乐不可支。

    “你说你是不是傻啊?哪壶不开你还专门提哪壶,你还怪我,我看就你这情商,哪怕诸葛亮帮你出主意都没用。”

    说着,她同情的看了李浮图一眼。

    “很不幸的通知你,我觉得你很可能打一辈子的光棍。”

    “你究竟是帮忙的还是看笑话的?你说你们女人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什么,这都一个多月了难道还不能把这篇翻过去?”

    杨雨晴暗自叹息,默默摇头,看李浮图的眼神,就和看癌症晚期的病人没什么区别。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你都记得给她妹妹带礼物,难道就不能顺手给嫚妮也带一份?多带一份礼物难道就让你受很大的累吗?”

    李浮图一怔。

    “以她那个性,她会收我的礼物?”

    “这是个态度问题。”

    杨雨晴轻叹一声,“你还是回去吧。”

    就在这个时候,门禁通知声突然响起。

    李浮图看向杨雨晴。

    “这时候还有人来找你?”

    杨雨晴同样很是意外。

    “我去看看。”

    她站起身走到门口,看着门禁显示器,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过了几秒,她急步走了回来。

    “怎么了?”

    “你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杨雨晴急促的道,与此同时视线到处乱扫,似乎是在看哪里可以藏人。

    李浮图还从没看过这娘们如此失态过。

    “谁来了?”

    “他回来了!”

    杨雨晴目光定格在储藏室,然后伸手去拉李浮图拉起来:“还坐着干什么,快躲到储藏室里面去。”

    李浮图一脸纳闷。

    “他是谁?”

    “你说是谁,我老公!”

    杨雨晴推搡着李浮图。

    李浮图脸色一变,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杨雨晴的感染,他突然也莫名的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那我先下去吧。”

    “来不及了,他现在已经坐电梯上来了,你现在出去,保不准就会和他撞上!听我的,先去储藏室躲着。”

    李浮图被杨雨晴推进了储藏室,然后啪的一声,门被关上。

    可没过久,光亮又再度照了进来。

    “你的鞋。”

    一双鞋被扔了进来,然后门再度关紧。

    看着阴暗的储藏室,李浮图有些失神。

    这是……什么情况?

    恐怕全世界都不会想到,堂堂的阎帝大人会有像做贼似的躲在储物室的一天。

    这个储物室的隔音效果很好,李浮图躲在里面,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动静,他本以为自己一时半会恐怕是很难出去了,否则以这种形式和杨雨晴的丈夫撞上,那恐怕跳进浦江也洗不清。可是意外的是,不到二十分钟,储物室的门就被打开,

    “出来吧。”

    杨雨晴松了口气。

    李浮图有些迟疑,“你丈夫呢?”

    杨雨晴转身。“他走了。”

    “这么快就走了?”

    李浮图跟了出来。

    “他执行任务,只不过路过东海,所以来看看我,他们这种人,就是这样。”

    别人夫妻之间的事,李浮图自然不会随便发表意见。

    “你丈夫没发现我吧?”

    杨雨晴回头,微微一笑:“你觉得呢?”

    李浮图也反应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刚才我们不应该躲的,要是被发现,恐怕有理也说不清了,我们是朋友,我来看看你又有什么,我们问心无愧,你丈夫心胸不会这么小不让你交异性朋友吧?”

    杨雨晴静静的看着他。

    “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李浮图一怔。

    ……

    地下车库。

    步嵩坐上吉普车。

    “步哥,嫂子还好吧?”

    步嵩点点头。

    “步哥,要不,打个报告,我们在东海留一夜,你和嫂子也大半年没见了,既然都到了家门口,不如好好陪陪她。”

    步嵩笑了笑,“你嫂子是一个很独立的人,没事,走吧。”

    开车的是一名中校,他犹豫了下,终究也没再多说,驱车驶出地下车库。

    步嵩透过后视镜,朝a栋的方向看了眼,刚硬的脸庞上平静如水。

    他这一辈子,对得起国家,也对得起人民,却唯独对不起那栋宅子里的女人。

    想起刚才那张强作自然的脸蛋,步嵩淡淡一笑。

    从认识她到现在已经有十多个年头,看着对方从青涩变成熟,可没想到到现在她还是没学会说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