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皇锐掌门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句话说的好。

    一个女人牛逼,要么就是她妈妈旳男人牛逼,要么就是她的男人牛逼,当然也或许是她奶奶旳男人牛逼。

    比如说顾倾城。

    从爷爷顾擎苍手中继承权戒,一跃成为东海江湖的女王。

    但蔡红鲤呢?

    不是李浮图有什么偏见,但如果没任何背景的话,一个女人想在二十多岁如此年轻的年纪混到蔡红鲤这种地位,那绝对不是一句‘才能’可以达到的事情。

    就拿宋洛神来说,哪怕她风华绝代冠艳京华,如果她不是出身宋家,不是宋氏的继承人,她能拥有今日之风光?

    对蔡红鲤的背景,李浮图其实早就产生了好奇,只不过一直没有问而已,现在借着蔡红鲤的话,他才顺势提了出来。

    “我?”

    蔡红鲤微微一怔,显然没料到李浮图会突然把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

    不过片刻后她就莞尔一笑。

    “告诉你,好奇心不仅害死女人,同样也可以害死男人,千万不要对我好奇,小心会爱上我。”

    李浮图笑了笑,他自然看得出来蔡红鲤不想说,他也就没再问。

    吃完饭,李浮图定了机票,本不打算让蔡红鲤送,可是蔡红鲤异常热情。

    “上次我离开东海都是你送的我,我怎么好意思让你坐出租车去机场。”

    盛情难却。

    李浮图只有上了那辆世爵,酒店他已经退了,他这次来京,没有行李,至于在王府井买的那身衣服,丢了也就丢了。

    “学弟,一路顺风,到了东海,记得给我报个平安。”

    蔡红鲤一直陪李浮图等到登机。

    “学姐,下次再见。”

    李浮图笑着点头,最后看了眼这座城市,然后朝登机口走去。

    目送李浮图消失在视野,蔡红鲤才转身,走出机场,开车回了皇锐总部。

    “蔡总。”

    “蔡总。”

    哪怕是周末,皇锐总部里还是有很多人坚持在岗位上,任何的成功都不是偶然。

    回到公司,蔡红鲤就仿佛换了副面孔,高贵并且威严。

    “董事长在不在?”

    她来到一间办公室的门前。

    “在的,蔡总,您是要见董事长吗?”

    董秘问道。

    蔡红鲤点点头,并没有仗着自己的身份直接闯进去:“通报一声吧。”

    董秘拿起电话。

    几秒后,她对蔡红鲤点了点头。

    蔡红鲤走到门前,先是敲了敲门,等了片刻后,才推门而入。

    皇锐集团作为国内赫赫有名的商业航母,资产高达数千亿,可难以置信的是,坐在皇锐董事长办公室那个办公椅上的人,居然是一个女人!

    而且年纪也不大,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出头。

    “穆董。”

    蔡红鲤走近,神色很庄肃。

    皇锐的掌门人从一份文件上抬起头,有些诧异道:“你怎么回来了?”

    “穆董都奋战在工作岗位上,小女子又怎么能安心休假呢?”

    蔡红鲤前一秒还一本正经的脸蛋瞬间变得流光溢彩起来,这娇俏的语气哪像是下属在对上司说话。

    皇锐的掌门人似乎也毫不介意她的放肆,放下了手中的钢笔,笑吟吟的看着她:“怎么?是不是被人给甩了?”

    蔡红鲤一愣,随即瞪了瞪眼:“说什么呢。”

    她转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在董事长办公室就仿佛就像是在自己办公室一样。

    “你这丫头,就不知道给我也倒一杯?”

    蔡红鲤一点面子都不给:“你不会自己倒?”

    皇锐的掌门人笑着摇摇头。

    “你不是和你的小学弟去约会了吗?我还以为你今天都不会回来的。”

    “什么叫约会,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人家是找我帮忙。”

    “那帮完忙,人家就把你给甩了?饭都没请你吃顿?”

    “我们已经吃过了。”

    “那大周末,没请你这位学姐看个电影什么的?”

    “董事长,您的咖啡。”

    敲门声响起,旋即办公室大门被推开,董秘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来。

    在那一瞬间,无论蔡红鲤还是皇锐的掌门人都收敛神色,变得正襟危坐。

    “放下吧。”

    皇锐掌门人平淡道。

    董秘把两杯咖啡放在办公桌上,重新退了出去。

    等办公室大门被关上,蔡红鲤立即朝坐在董事长位置上的女人怒目而视。

    “姐,我跟你说过,我和他只不过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你不要胡思乱想!”

    姐。

    如果这个称呼传了出去,恐怕会震惊整个皇锐集团。

    整个皇锐集团,数万员工,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战略总工程师和董事长是姐妹。

    皇锐内部员工尚且不知,更何况是外人。

    “普通朋友?”

    皇锐集团的掌门人端起一杯咖啡,看了蔡红鲤一眼。

    “普通朋友会一个电话就让你屁颠屁颠的跑出去,把这些工作一股脑都甩给我?蔡红鲤,我平时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么乐于助人呢?”

    蔡红鲤一时间哑口无言,几秒后,眼神闪烁的道:“我欠他的!”

    “你欠他的?”

    “对!上次在东海的地铁项目,我们为什么能如此轻松的拿下,你又不是不知道原因。”

    “可是你和永兴合作,等于说已经还了他这份人情,红鲤,我是你姐,你莫非还想骗得过我?”

    皇锐掌门人摩擦着咖啡杯,凝视着她:“你喜欢他?”

    蔡红鲤下意识打算否定,可看着姐姐那双深邃的眼眸,她沉默了下来。

    皇锐掌门人脸色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你喜欢谁不好,为什么偏偏是他。”

    蔡红鲤低下头,避开了她的目光。

    “姐,你放心,我有理智,我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红鲤,爸妈去世后,你就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我比任何人都希望看到你能够幸福,他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蔡红鲤低着头,捏紧了茶杯。

    皇锐掌门人看着她,语气顿了顿。

    “但如果你坚持的话,姐会支持你。”

    蔡红鲤猛然抬头,眼神颤动不止。

    掌控数千亿资产的皇锐掌门人微微一笑:“红鲤,不管发生什么事,姐都会站在你的身后。”

    她姓蔡,名红鲤,随母姓。

    她姓穆,名青鱼,随父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