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小王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初只不过在未央湖畔萍水相逢,李浮图就能把那块无法用钱来衡量的血钻随手送人,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多么阔绰之人。

    此刻喊出三千多万,更是眼皮都没眨一下。

    “三千七百万。”

    二楼再度有声音响起,同样很平淡,像喊出的只是一堆毫无意义的数字。

    用不着拍卖师推波助澜,李浮图很快又抬了抬手。

    “三千七百五十万。”

    “三千九百万。”

    “三千九百五十万。”

    ……

    偌大的拍卖会现场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此时,基本上只有两人还在竞价,而且关键的是,其中一人每次还只加五十万,这种情况,难免有些让人觉得是在故意抬杠了。

    二楼的那个声音安静了一会,几秒后再度响起:“五千万。”

    话音落地,在场不少富豪都有些惊诧,五千万,明显已经远超这条天空之眼的真实价值了,二楼那位显然是真的喜欢这条项链,一次加了一千万,无疑是在向全场展示他志在必得的决心。

    “要不,算了吧。”

    蔡红鲤坐在一楼,也看不到二楼那人是谁,只不过出于她商人凡事以得失利弊出发的天性,她觉得这么争下去完全得不偿失。

    可李浮图完美向她展示了什么叫有钱任性。

    “五千零五十万。”

    李浮图再度抬手,也不加多,还是五十万。

    这时候,很多目光都朝他这边望了过来。

    “他是谁?”

    “不知道,这么年轻,估摸是哪家的太子爷吧。”

    “咦,在他旁边坐着的,好像是皇锐的战略老总啊。”

    “呦呵,还真是……”

    窃窃私语响起。

    “六千万。”

    李浮图不瘟不火总是五十万的加法似乎已经让二楼那位有了情绪,不再像之前那样一两百万的慢慢玩,一加就是一千万。

    可李浮图也没让在场这些已经有些开始看戏的富豪们失望。

    “六千零五十万。”

    “七千万。”

    “七千零五十万。”

    “你说这二位谁会赢?”

    “不知道,二楼那位是谁看也看不到,不过坐在蔡总身边这位,能和蔡总坐在一起,肯定不差钱的,看他这种加法,就像是玩一样,恐怕是会跟到底了。”

    “七千零五万第一次。”

    二楼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停了下来,直到拍卖师落锤都没再响起。

    “恭喜这位先生。”

    全场掌声响了起来,那条天空之眼被李浮图以七千多万的价格成功拍得。

    一个多小时后。拍卖会圆满结束,再夺得那条天空之眼后,李浮图都没再出手,转账拿到此行的战利品,两人从拍卖会现场走出。

    “你可还真是够一掷千金的,七千多万买条项链,还真是大手笔,喂,你还缺不缺妹妹,看看我你觉得合适不?”

    李浮图瞟了她一眼,“学姐,你年纪比我大,要做你做我姐还差不多。”

    真是耿直到没朋友啊。

    蔡红鲤表情一僵,咬着牙正要开骂,可一道声音却从前方传了过来。

    “我说是谁和我抢这条天空之眼呢,原来是蔡小姐。”

    李浮图抬头,看到一位年轻男子,剑眉星目,眼神很锐利。

    “纳兰公子?”

    蔡红鲤没再和李浮图计较,有些惊讶的看着来人:“刚才在二楼的那位,是你?”

    复姓纳兰的年轻男子点点头,看着李浮图拿在手中的那个首饰袋:“好不容易看上件顺眼的东西,却没想到有人和我一样的眼光,所以特意想来看看,居然是蔡小姐的朋友。”

    “纳兰公子,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

    他笑着摇摇头,继而看向李浮图:“这位朋友,冒昧问一句,我很喜欢这条项链,可以把它让给我吗?当然,我肯定不会让你吃亏,八千万,我愿意从你手中买下这条项链。”

    李浮图刚才的拍卖价是七千零五十万,等于说只要他愿意的话,一转眼就能赚到一千万的差价。

    这可是常人一辈子都无法积攒的财富。

    “这条天空之眼,是我买来送人的,所以不好意思了。”

    听到李浮图拒绝,复姓纳兰的年轻男子也没有恼怒的迹象,洒脱一笑:“没关系,蔡小姐,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蔡红鲤点头一笑,目送男子远去。

    “学姐,他什么来路?”

    李浮图轻声问道,以蔡红鲤如今的地位都对那个年轻人如此客气,足以见对方不一般。

    况且,能出八千万买一条项链的人物,傻子都知道肯定非同凡响。

    蔡红鲤摇摇头,吁出口气,“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也没跑远,两人就近找了家餐厅,点完餐,蔡红鲤看了眼放在桌面上的那个首饰袋,这才开口道:“刚才和你争这条项链的,叫纳兰平旌。”

    见李浮图没任何波动,蔡红鲤皱了皱眉,这才想起这家伙才回国半年,而且一直呆在东海,不认识纳兰平旌,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今天不该带你来这个拍卖会的,没想到会和他碰上。”

    “学姐,他到底什么来头,你好像很忌惮他?”

    蔡红鲤倒了两杯水,“谈不上忌惮,只是平白无故和小王爷结下梁子,终归有点不划算。”

    “小王爷?”

    李浮图挑了挑眉。

    “对,纳兰平旌,绰号小王爷,出了海山关,生活在东边的人,都这么叫他,因为他义父是纳兰王爷。”

    见李浮图仍旧面不改色,蔡红鲤苦笑道:“你现在好歹也是一方枭雄,不会连东北王都没听说过吧?”

    李浮图坦诚的摇头。

    “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补习一下如今国内的局势,至少了解下在各地翻云覆雨的那些人物,否则连自己得罪了谁都不知道。”

    蔡红鲤叹息。

    “当然,今天这件事或许那位小王爷心里会有点不痛快,但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李浮图端起水杯喝了口,倒没多在意那位小王爷,他看着蔡红鲤那张明媚的脸蛋,轻声道:“学姐,你说的有道理,不如先从你开始吧,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背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