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3章 摆渡人
    坊间有句俗语,无官不贪,如果真要查的话,估计每个当官的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问题,这个道理放在商场,其实也是一样。

    那些衣冠楚楚风光无限的成功企业家背后,又有多少东西能直接放在阳光下暴晒?

    能够被叶轩辕叫上名字,哪怕仅仅只是认识,这个夏榕在商场的成就恐怕就足以让绝大多数人望尘莫及,可是柳子衿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立即让他的心中开始兵荒马乱。

    站的越高,越会感受到这个社会每个阶级之间的森严性以及不可逾越。

    站得越高,越要谨小慎微,因为和普通人不同,一但摔下去,恐怕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很少有能重新再来的机会。

    他和叶轩辕见过,但是却不认识柳子衿,但是想都想的到肯定人以类聚。

    像这种级别的太子公主,最在乎面子,对方既然已经开了这个口,那肯定不是吓唬他玩,不把他送进监狱或许对方不会罢休。

    “崔总监,是我不对,我鬼迷心窍,求你饶过我这一次……”

    在任何一个领域能爬到高处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这夏榕显然是个聪明人,没丝毫犹豫,立即认怂,而且没对柳子衿求饶,而是转身重新到回了包厢,来到了崔梦涵的面前。

    他满脸羞愧,完全放下了面子,见崔梦涵不说话,他更是毫不犹豫扑腾一声直接跪倒在崔梦涵的面前。

    李浮图挑了挑眉。

    还真不是一般的能屈能伸呐。

    崔梦涵愣住了,看着跪在地上的夏榕,有些反应不过来。

    “啪啪……”

    夏榕直接甩了自己两耳光,势大力沉,响声沉闷,没有丝毫留手,听起来都觉得疼。

    “崔总监,求你原谅我这一次。”

    夏榕的眼神透着哀求,他知道那些太子公主的脾气,求他们根本没有用,他只能把安然脱身的希望放在这位被他当作猎物的美女总监身上。

    “你走吧。”

    李浮图开了口。

    夏榕一怔,目光移到李浮图脸上。

    “谢谢、谢谢……”

    他诚惶诚恐的连连道谢,然后从撑着膝盖从地上站了起来,没再做任何纠缠,迅速离开了这里。

    “李兄,我们在车里等你。”

    叶轩辕喊了一声,看了崔梦涵一眼,旋即带着一伙人朝楼下走去。

    “这李浮图好像并不像传言中那么跋扈霸道啊。”

    有人嘀咕道:“居然就这么把那个老色鬼给放了。”

    “你懂什么。”

    叶轩辕摇头笑道:“我看李兄这才是最正确的处理方式,子矜把别人送进监狱解恨是解恨了,可又有什么实际上的作用?那包厢里那位美女应该是来找德茂合作的,夏榕如果被抓了,接下来她找谁合作去?人家和咱们毕竟不一样,你不能用我们的目光去看待问题。那夏榕又是下跪又是自抽耳光的,已经够了。”

    “那倒也是,不过话说回来,那厮倒还真是果断啊,说跪就跪,没半点含糊,那两巴掌,听着我都觉得疼。”

    “这还不是我们柳大小姐有面,一出马就把人吓得屁滚尿流的。”

    “你们少拿我开玩笑。”

    “子矜,

    咱们这不是在夸你嘛。”

    “可我怎么听起来像是在损人?”

    叶轩辕一伙人谈笑有加的走下楼,完全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

    包厢里。

    李浮图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擦擦吧。”

    崔梦涵接过,背过去,擦了擦眼眶。

    “美貌果然是最大的原罪啊,崔总监,以后我觉得你还是把自己打扮得丑点,这样,估计就能避免一些像今天这样的情况。”

    崔梦涵咬了咬唇,转过身来,“又让你看了次笑话。”

    李浮图哑然一笑,轻叹道:“我还是觉得以后真的少碰见你几次,我像是你命中的灾星,只要碰到,你准会倒霉。”

    崔梦涵情不自禁噗嗤一笑,片刻后收敛,弯曲的睫毛颤动,然后低垂下头,双手搅在一起,低声说了句:“谢谢。”

    “你该谢的应该是刚才那位小姐,我可没那么大的面子。”

    李浮图摇头一笑,毫不揽功。

    崔梦涵抬起头看了眼包厢门口,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她很清楚,那伙年轻的男男女女肯定背景滔天,否则不可能一句话就吓得夏榕向她跪地求饶。

    她也同样清楚,那帮人会出面,是看在谁的面子。

    “崔总监,你要明白一个道理,这世上像我这样的好人,终归还是稀缺资源,所以以后应酬什么的,你最好还是带着同事一起。”

    即使是好心提醒,但某人还是抓住每个机会都会自夸一下。

    随即,他笑道:“我的朋友还在那边等我,我就先走了。”

    崔梦涵看了他一眼,缓缓点了点头。

    李浮图转身,洒脱的离开。

    崔梦涵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出现轻微的恍惚。

    这个男人,已经帮过她很多次,但每次,都是这样这般,事后轻描淡写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开。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一个摆渡人,他会把你从苦海中拉上来,然后送上岸,等你安全后,他就会转头,掉转方向离开,就像这个男人一样。

    他真的就好像就是她的摆渡人,只不过不同的是,自己好像比较笨,一而再再而三的摔进海里。

    看着李浮图逐渐消失在视线中,崔梦涵嘴角不自觉的浮现起淡淡的弧度。

    餐厅门口停放了一排豪车,可李浮图却钻进了那辆寒酸的帕萨特。

    “解决了?”

    叶轩辕笑问。

    李浮图点点头,上了车,他才发现柳子衿居然也坐在里面。

    “喂,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刚才那位美女,应该特感激你吧?”

    柳子衿眉眼弯弯,毫不客气,也不生分,立即开始邀功。

    “多谢柳小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觉得像柳小姐这么有正义之心的人,以后可以去妇联工作,专门为保障女性权益的光荣任务而奉献自己的力量。”

    柳子衿水灵眸子缓缓放大。

    叶轩辕一怔,继而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李兄,你就别提馊主意了,她要是去妇联,那我们男人以后恐怕就再没有出头之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