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 莫欺少年穷
    ,!

    本宁静祥和的麓祁山脚处,气氛突然大变。

    呼啸而过的凛冽山风之中,似乎有肃杀的气息在涌动。

    那个滚字成功让李峥嵘的脚步停了下来,但这位军方巨擘并没有就此离开。

    此时,他的站位,距离秦破虏只有一步之遥。

    “你去国外这么多年,难道这就是你学到的东西?要是你母亲还活着,肯定不会把你教育成这个样子。”

    李浮图的眼睛仿佛全部被黑色所弥漫覆盖,身影瞬间消失在了那座碑前。

    “将军小心!”

    一名龙组成员眼中精光闪烁,在李浮图消失的瞬间立即上前,双脚捻动大地,身躯扭转,挡在了李峥嵘身前,与此同时,双手紧握成拳,如蛟龙出海,从胸前猛然向上挥出!

    他的前上方,李浮图从天而降,周身泛动着一股冰冷刺骨的死气,双拳与之对轰!

    砰!!

    双拳相撞,由此为圆点,似乎有气浪被震荡而出,阵阵朝外波动蔓延。

    那名龙组成员死死咬牙,强忍双拳上传来的剧痛,双膝不可抑止的出现弯曲。

    李浮图借力再次腾空,身躯在空中伸直,双足如钻,顷刻间再度坠落!

    轰!!

    李浮图双脚踩在那名龙组成员的双肩。

    那名龙组成员浑身一震,如被五岳压肩,他发出嘶吼,目眦欲裂,青筋暴起,用尽全身力道想要站起,却也只是抗衡了不到一秒,随即就重重跪在了地上。

    尘土飞扬!

    “龙七!”

    惊怒声四起。

    男儿膝下有黄金。

    特别对于他们这样的国之利器的而言,尊严和荣耀在他们心里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绝对比生命要来的重要!

    剩下三名超级兵王见战友受辱,纷纷大怒,状若发狂,瞬间朝李浮图冲了上去。

    龙组从成立之初,就秉承着锻造国家最尖锐之利刃的原则,所以有关龙组的一切,一直是国家的高级机密。至今,都没多少人清楚它的编制,哪怕秦破虏也不例外。

    但是有一点他明白,在全军取材的龙组最多不会超过三十人。

    而龙国有多少军人?三百万?

    此时他的面前,就聚集了四位龙组成员,这可是官方最终极的武器,但看着三名龙组成员朝李浮图冲去,秦破虏却没有立即出手的意思。

    有关李浮图的身手,他看过各种描述,也听到过不少评价,但亲眼见到,却只有昨晚一次。

    而昨晚,这个年轻人显然早就发现了他的存在,所以刻意隐藏了实力。

    但这个时候,这种情绪下,这个因为一腔怨气才走到今天年轻人,恐怕已经丧失了冷静的思维能力。

    地府,鬼王之上?

    他想看看这个年轻人通过十年究竟爬到了怎样的地步。

    眼见三名龙组成员含怒冲来,李浮图踏在龙七肩膀,整个人飘然后退。

    “想逃?!”

    龙十目光如电,脚步跺地,如猎豹般迅猛追杀。

    李浮图刚落在那颗柏树下,龙十就已经出现在他的两步之外,一只铁拳裹挟着无坚不摧的狂猛气势朝他的面门轰来。

    李浮图眼眸犹如深渊,暗不见底,嘴角却轻轻的扬起,他双腕交叉,将龙十的右手给夹住,然后猛然翻转。

    龙十整个人顿时侧飞起来,他左手轰地,想借力重新站起,可李浮图似乎早已预料到了他的反应,松开双腕,双臂绷劲,然后猛然砸在龙十的背部。

    龙十脸色骤然苍白,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水,被砸趴在地上。

    李浮图没再多看他一眼,右腿后蹬,踏在那颗粗壮的柏树上,整个柏树都晃了一晃,随之,李浮图的身形犹如一柄利剑般朝剩下的两位龙组成员激射而去。

    “小心!”

    龙四沉喝一声,左脚前抬,随即猛然跺地,冲击之势就此止住。

    他深吸口气,双膝微微弯曲,稳固下盘,看着激射而来的李浮图,轮动双掌,悍然迎击!

    他身边,龙十七同样转攻为守,全身劲道贯于双臂,打算与龙四合力将李浮图挡下。

    他们的身后是将军。

    而且身为龙组的骄傲,他们绝对无法去进行躲避。

    “轰!!!”

    双方相撞。

    龙四和龙十七瞬间就倒飞了出去,有血水在空中洒落,他们颓然砸落在七八米外的地方。

    四位超级兵王,在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全部丧失战斗力。

    李峥嵘看着此时距离自己不到一米的李浮图,那张仿佛不会为任何事所波动的脸庞上终于流露出一抹很明显的惊色。

    “在这里,我不想杀人。”

    李浮图收回拳,面对几乎站在了这个国家最巅峰的男人,再度开口道了句:“滚。”

    在龙国权力殿堂几乎可以位列第一序列的李峥嵘嘴唇动了动,终究没再坚持,看了眼那座墓碑上,转过了身。

    龙七龙十从地上挣扎的爬了起来,朝将军跟了过去,当和李浮图擦身而过时,他们的眼神流溢出难以掩饰的震撼以及敬畏。

    军中,向来实力为尊。

    军人,天性崇拜强者。

    龙四和龙十七伤势似乎要严重一些,靠龙七龙十搀扶着才能站起。

    目睹李峥嵘一行人来了又离开,秦破虏转过身,重新将目光放在那块墓碑,那张相片上。

    “青丝,现在你应该可以完全放心了。”

    不远处的一颗树的树枝上,宫徵羽同样目睹了整个经过。

    山风呼啸,她的身影随着树枝摇荡不定。

    她看着树下经过的李峥嵘一行人,眼神眯起,其中有森冷杀机剧烈闪烁,犹如一条伺机而动的竹叶青,可最后,等李峥嵘等人走了过去,她终究还是没有出手。

    目送李峥嵘离去,宫徵羽眼神缓缓恢复平静,她收回目光,扭头,透过斑驳的枝叶,朝坟前那个青年看去。

    十年前,她也是在这里,看着一个少年跪在那座新起的坟前,一手一手抓着泥土往坟前盖土,在雨水之中,被溅得浑身泥污,哭的撕心裂肺,脆弱,绝望,无助……就像是一条无家可归的小狗。

    宫徵羽轻轻一笑,拎起酒葫芦。

    “莫欺少年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