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3章 曝光
    ,精彩小说免费!

    敬了一杯酒后,男子没多留,很快就告辞离开,可是他的到来所造成的影响并没有就此平息。

    无知者无畏。

    高悦两女还好,她们离这座京都的顶层风云太过遥远,根本不知道那声太子究竟代表着什么样的含义,充其量就是对太子这个词本身的光芒而感到本能的敬畏。

    而顺带着,她们不禁开始对李浮图好奇起来。

    能让被称作太子的人过来敬酒,这身份,恐怕非同一般吧。

    高悦两女雾里看花,可作为太子党中的一员,叶轩辕看向李浮图的目光却不禁变了。

    先是宫徵羽,然后是孔傅杰,最后连太子都主动过来敬酒,这个和他简单交手过的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阔别京都多年,对京都如今的格局,李浮图不怎么了解,但是刚才那个被叶轩辕称作太子的男人,他大抵还能猜到一些。

    虽然对方已不再是少年,模样已经有了较大变化,但从对方刚才的说法,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蓸锦瑟的大哥,曹家大少,曹修戈了。

    当李浮图从门口收回目光,扭头时发现叶轩辕正用看怪物的目光盯着自己。

    “叶少,这么盯着我干什么?”

    叶轩辕并没有收敛,一瞬不瞬的盯着李浮图,郑重道:“李兄,你究竟是谁?”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先前的介绍,对方只说了一个姓氏。

    李浮图沉默了下,轻声开口,“我叫李浮图。”

    言罢,他站起身:“我去趟洗手间。”

    “叶哥哥,你和他不是朋友吗?怎么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目送李浮图离开包厢,高悦扭头看着叶轩辕很是诧异。

    李浮图?

    叶轩辕这时候没功夫回答高悦的问题,他满脑子都在思索这个名字,目光闪烁不定。

    他觉得这个名字隐约有些耳熟,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听过,这种云遮雾罩的感觉让他心中生起了一股烦躁感,逐渐的皱起了眉。

    看他这个样子,高悦也没敢再打扰。

    约莫过了半分钟后,叶轩辕突然猛地拍了下桌子,目光闪烁着难以置信之色,“操,居然是他!”

    高悦范曦儿被吓了一跳。

    “……叶哥哥,你怎么了?”

    叶轩辕端起酒杯喝了口,没回应,目光剧烈波动。

    他终于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李家那位二少爷时隔多年重现东海并且和宋大小姐夜场同游的消息在京都也有所风传,可叶轩辕也从没想过对方会突然坐到自己的面前。

    终于知道了对方身份,再想到自己刚才洋洋洒洒说的那些话,叶轩辕神色不禁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这位李家二少爷这次回京究竟是干什么?

    不会是要夺回旧爱吧?

    “叶哥哥,刚才进来的那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啊?”

    高悦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小心的打探道。

    “为什么你要叫他……太子?”

    闻言,就连范曦儿都把目光移了过来。

    叶轩辕看了高悦一眼,沉吟了下,开口道:“我刚才说的,咱们京都第一美人未来的丈夫,在声望上,都比不过太子,你说他是什么人?”

    高悦暗暗咋舌。

    其实有很多事情,叶轩辕不方便说。譬如若是十多年前的那次换届不出意外的话,刚才进来敬酒的那个男人很有可能就是如今当之无愧的京都第一公子。

    高悦没再说话,暗暗推了推范曦儿手臂,不住给她使眼神,明显是提醒她抓住机会。

    能让这种人物敬酒,那个姓李的男人,身份恐怕也得通天了,这种机会可谓是可遇不可求,就像她如今只不过是一个京都电影学院的学生,可就是因为和叶轩辕的关系。她就能坐在如此高档的会所吃饭,能亲眼见到太子这样站在云端的人物。

    她始终觉得,女人最大的资本还是自己的男人。哪怕是成为沈嫚妮那样的顶级巨星又怎么样?在这些太子党眼中,和优伶估计也没什么区别。

    李浮图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香饽饽,他还没走到洗手间,有一人迎面走来,和他撞上。

    他点了点头,正欲和对方擦肩而过,可对方却开了口。

    “李二哥,真不认识我了?”

    李浮图脚步顿住。

    “早就听说你回了国,我一直都想着去东海看看你,可姐一直不让我去,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碰到。”

    宋朝歌笑看着他,很热情。

    “既然回了京,怎么不去我家坐坐?”

    宋洛神这位二弟,当年和宋洛神谈恋爱的时候,他见过几次,那时候对方还是一个少不更事的毛头小子,可如今已经过了十年,谁知道对方如今变成了什么样?

    “你是朝歌?”

    李浮图好像是一副才认出对方的模样,“没想到你都这么大了。”

    “李二哥这话说的,你也不想想,可都十年了,不过我倒还真想永远停留在小时候,无忧无虑的,多好。”

    宋朝歌感慨了一声,接着道:“你这次回京,和我姐联系了吗?”

    李浮图摇摇头:“我回来有点事,待不了多长时间,就不打扰她了。”

    “怎么能叫打扰?”

    宋朝歌目光中出现了一股很清晰的埋怨。

    “李二哥,你知道吗,我姐放弃了东海十六号地铁项目,回来后没少受到集团上下的指责和非议,李二哥,我姐这么做,你不可能不清楚是为了什么吧?你说这样的话不显得过于无情了一些了吗?”

    李浮图沉默下来,看了宋朝歌一眼。

    此刻这位宋家二公子的模样,确实像极了一位为姐姐感到不公的好弟弟。

    “朝歌,你姐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她的事,其实用不着你多操心,你不如多想想该如何分担你姐肩上的担子。”

    李浮图拍了拍宋朝歌的肩膀,没再停留,与其擦肩而过。

    宋朝歌也没再阻拦,静静的站在那里。

    我倒是很愿意为我姐分忧,但是怕就怕我姐不愿啊。

    嘴角微微扬起,宋朝歌始终没再回头,在原地站了一会,继而迈步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