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二十年后,谁无敌,谁无双?
    ..他出自地府

    李浮图此时没有将心思放在江彩娥的身上,江彩娥离开后,他点燃根烟,走到窗前,脑海里依旧回想着宫徵羽说的那个故事。

    毫无疑问,宫徵羽故事里说的那个农村小女孩,就是她本人了。而那位菩萨心肠的少女,十有**,就是自己的母亲。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和川蜀那位奇女子居然还有如此渊源。

    不禁的,李浮图又想起了秦羽衣。

    那秦家呢?

    秦家和母亲之间,又有着一段什么样的故事?

    ……

    和李浮图分开之后,宫徵羽在街头上继续走着,逐渐离开繁华的王府井,穿过几条老胡同,最后来到了一座破旧的四合院门前,这里住的大都是最普通的老百姓,当然,要是如果拆迁的话,靠着祖上留下来的房子,肯定会瞬间一夜暴富。

    这里大多都是这种小四合院,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考虑到历史遗存的原因,这片处于京都核心地段却已经跟不上城市发展脚步的居民区才得以保留到现在。

    白起上前,拿起门环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四合院大门发出腐朽的‘吱呀’声,缓缓打开。

    “我们不应该碰面的。”

    看着四合院里走出的男人,在川蜀一带有着杀神之称的白起眼中迸发出强大的战意,可是男子并没有看他。

    “十年前你都不怕,怎么?你这胆子越活越回去了?”

    宫徵羽笑意轻柔,“能进去坐坐?”

    门内的魁梧男子和她对视半饷,终究还是让开了身子。

    这就是间很普通的四合院,没有如一些高门大宅那般动辄五进五出,三间厢房,一个正厅,几乎就组成了这座四合院的全部。

    宫徵羽在正厅坐下。

    “我这里只有白开水。”

    宫徵羽扬了扬手中的酒葫芦,笑道:“我就不用了,给小乞儿倒一杯吧。”

    男子朝白起看了眼,给他倒了杯水,然后坐了下来。

    宫徵羽看着他,眼神有些感慨。

    两人初见,是在一片火红的枫叶林中,那时候眼前的男子,还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少年郎,眉眼锋锐,心比天高,仿佛整个天下都不被他看在眼里,可时至今日,这个男人安静的坐在自己面前,就如同一杯最普通的白开水,再没有任何引人注目的地方,就好像被岁月磨平了棱角,平稳到近乎平凡的地步。

    “上次我在金陵,碰到了你们秦家那丫头,那丫头还真是越来越水灵了,你们秦家算是后继有人了。”

    宫徵羽缓缓喝了口酒。

    听起自己的侄女,男子脸上也不禁露出了一丝轻微笑意。

    “只是可惜了,如果她是男儿身,大哥恐怕就不会有任何忧虑了。”

    “怎么?你们秦家莫非还有重男轻女的思想?”

    宫徵羽瞥了他一眼,“再者说,你不是还有个侄子吗?”

    男子摇摇头,“无论是天赋还是努力程度,云轩都赶不上她。”

    宫徵羽有些意外,她对这个男人的本事知之甚详,毕竟早在二十多年前,他几乎就打遍了整个南方没有敌手,要不是他最后登上了那座栖霞山,他或许仍会继续他无敌的步伐。

    “你就这么看重那丫头?”

    男子沉默了一会。

    “我知道你是武学奇才,但你也别小看那丫头,她虽然现在还比不上你,但再过五年,或许就说不定了。”

    宫徵羽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相反笑了起来:“这江湖,从来都是后浪拍前浪,被人超越,本就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宫徵羽很洒脱,接着饶有意味道。

    “喂,你知道吗,就在你们秦家大本营附近的东海,出了位很了不得的年轻人,据我看,和你当年有的一拼,如果给他二十年,他会达到什么样的地步,我都无法想象。”

    “你说的那个年轻人,我已经见过。”

    “你见过?”

    宫徵羽皱了皱眉。

    男子点点头,“就在几天前,在金陵,在栖霞寺。”

    “他去栖霞寺干什么?!”

    提起这个地名,宫徵羽脸上不可抑止的浮现起一抹难以掩饰的怨气。

    其实到了她这个年纪,到了她这个身份,已经不大可能把情绪写在脸上,或许是因为在这个男人面前,她觉得自己没必要隐藏。

    “应该只不过是凑巧,他只是陪朋友去游玩罢了。”

    男子看着这条无数人敬畏忌惮的竹叶青,眼神温和,就像是一位兄长在看待自己的妹妹一般。

    “徵羽,其实隆空大师当年,并不如你想的那么绝情,这么多年,其实他过得也很苦。”

    “呵。”

    宫徵羽嘴角牵扯起一抹冷笑,“居于茅屋就代表着他活得辛苦?卸下主持之位就以为能减轻身上的罪责?他那样的人,根本不配为佛!”

    男子摇摇头,没再说话。

    场面安静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谢谢你当年肯为了师姐奋不顾身,也谢谢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忘记她。”

    男子笑着沉默。

    宫徵羽站起了身,“不用送了。”

    虽然她这么说,但男子还是起身,亲自将其送到门口。

    跨出四合院大门,宫徵羽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

    “破虏哥,你这辈子,真不打算结婚了吗?”

    男子淡淡一笑。

    “不结了,就这样一个人也挺好。”

    宫徵羽深深看了他一眼,没再多说,和白起渐渐远去。

    男子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胡同尽头,然后平静转身,关上了大门。

    “主子,你和他认识很久了?”

    离开胡同,白起才出声问道。

    宫徵羽笑容复杂,“对啊,很久很久了。”

    “主子,有人说,秦破虏比秦家家主秦破城还要强,究竟是不是真的?”

    宫徵羽缓缓喝了口酒。

    “我不知道,不过在二十多年前,整个南方,他就已经趋于无敌。”

    二十多年前。

    那个男人还是一个睥睨天下的狂傲少年。

    而她只是一位单纯稚嫩一心想修得慈悲正果的幼女。

    如今,他已看淡了世间名利,再无与天下争雄之心,而她却成长为了川蜀的女皇帝,成为了让整个国度侧目的传奇女子。

    命运之变幻,无人可以掌控。

    若再过二十年。

    这座天下,谁能无敌?谁又无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