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 姨
    ..他出自地府

    “江小姐,你现在已经安全了,没必要再跟着我。”

    走出酒吧,李浮图停住脚步。

    “我……我没地方去。”

    江彩娥垂下头,模样楚楚可怜。

    一个大明星,还会没地方去?再不济,也可以找家酒店住下,而且宫徵羽都已经出面,那伙京都大少们,肯定也不会再为难她。

    李浮图皱了皱眉,但也不好说什么,他现在另外有事要处理,暂时还顾及不上这个江彩娥。

    他看了眼不紧不慢走在前面的宫徵羽,快步跟了上去,江彩娥依旧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宫小姐,这次又得多谢你解围了。”

    李浮图走到了宫徵羽身边,道了声谢。

    宫徵羽笑着摇摇头,拿起酒葫芦喝了口酒,这个女子喝酒的姿态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宫小姐怎么会在京都?”

    李浮图继续问道。

    这个时候,光头白起和他们两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而江彩娥犹豫了下,也很识趣的和白起站在了一起,晚上十一点,街头上的人却依旧不少,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江彩娥这个大明星,只不过惧于白起的彪悍外形,不敢上前,很显然,路人都把白起当成了江彩娥的保镖。

    “我也想问,李先生现在不应该在东海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宫徵羽瞟了李浮图一眼,含笑反问。

    李浮图沉默下来。

    时值冬日,宫徵羽的衣衫依旧很是单薄,但她却似乎感受不到严寒之意,她望着前方的车水马龙,轻声道:“也对,你确实应该来一趟了,那座麓祁山,应该等待你很久了。”

    宫徵羽的语调很轻,可落在李浮图耳里,却不吝于惊雷。

    这是他第二次听到麓祁山这个地点了。

    为什么连宫徵羽都知道他母亲的墓地所在?!

    宫徵羽扭头看向他,将酒葫芦抛了过去,“很惊讶?喝口酒吧,如果不介意,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李浮图把酒葫芦接在手里。

    宫徵羽眼神平静,缓缓开口。

    “二十多年前,那时候农村里还盛行着重男轻女的思想,有一个女孩因为性别的原因,从出生开始就不被一心想要个男孩的父母看重,甚至还可以说是嫌弃,父母不让她上学读书,说女孩读书没用。不到十岁,她就得跟着父母下地干活,女孩过得很苦,但是她没人可以述说,亲生父母况且如此,她还能指望别人会帮她?”

    “可这世上啊,还真是有好人的,有一天,一位少女路过了这里,她发现了在地里边干活边哭的女孩。最后,她用一千块钱,向女孩的父母换来了女孩的自由,她把女孩带出了那个小村庄,带出了川蜀,来到了江南,跟着一位很厉害很厉害的大师开始修行,她总对女孩说,如果用心去爱世间万物,万物也会回报于你,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温柔慈悲的女子,甚至都没来得及把自己的孩子抚养成人,便带着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该死的人依旧自在逍遥,本应幸福一生的人却在地下长眠,你说,这世道公平吗?”

    李浮图攥紧了手中的酒葫芦。

    宫徵羽扭过头。

    这个由佛门入魔道,杀了无数人的血腥女子,此刻她的眼中,却浮现起一抹几乎可以用温柔来形容的色彩。

    “其实,你可以叫我一声姨的。”

    ……

    回到酒店,江彩娥依旧还紧紧跟着他。

    “江小姐,你已经自由了,没有人会再为难你。”

    李浮图再次重申,语气还比较客气。

    “我可以在你这住一晚吗?就一晚。”

    江彩娥柔柔弱弱道。

    “抱歉,这只有一张床。”

    李浮图毫不犹豫拒绝,哪怕他定的不是一个单人间,他也不可能让江彩娥住在这里。

    “没关系,我可以睡沙发的。”

    江彩娥完全放下了自己的大明星架子,仰着娇媚的脸蛋看着李浮图,眼眸里满是祈求。

    李浮图此刻心思很混乱,没心情和这个女人纠缠,他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这是一位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极品女星,冷漠近乎不近人情道:“江小姐,我想这家酒店应该还有房间,你可以下去开一间,如果没带钱的话,我可以借给你。”

    “可是我害怕……”

    今晚的事,似乎真把江彩娥吓到了,她甚至已经开始有些失去理智,不待李浮图继续开口,她直接冲到了李浮图面前,一把抱住他的腰,把头埋进李浮图的怀里,甚至一对高耸都紧紧挤压着李浮图。

    “你就让我在这里住一晚好不好?就一晚。今天晚上,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孤男寡女,夜深人静,说出这样的话,潜台词太明显了。

    李浮图皱了皱眉,貌似铁石心肠,一把将江彩娥推开,力道很大,猝不及防下,江彩娥直接摔倒在了沙发上。

    “江小姐,我相信你是聪明人,我和唐少是朋友,还请你自重。如果你是担心我会把今晚的事告诉唐少所以才用这种方式,那我可以告诉你大可不必,今晚的事,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但希望江小姐日后能好自为之。”

    李浮图面无表情。

    “江小姐,就不送了。”

    江彩娥失魂落魄的站起身,混混僵僵的走出了房间。

    投怀送抱,却被人毫不犹豫的拒绝,最后还被人轰了出来,这种事她从来都没有想过。

    江彩娥确实是个聪明人,要不然也不会在唐嘉豪没察觉的情况下偷偷勾搭上有着京都四少之称的胡恒,她知道跟着唐嘉豪肯定修不成正果,唐嘉豪也一直没避讳他不可能娶她这点,所以江彩娥就开始打算着在别处寻找出路

    可是很显然,她虽然聪明,但却也很傻,居然会幻想在胡恒这等天性薄凉的阔少这里飞上枝头。

    今晚她可以说同时被三个男人给彻底侮辱,尊严已经被践踏得支离破碎。

    人在这种时候,很容易陷入疯狂,尤其是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女人。

    攀高枝的美梦破碎,被当作玩物一样交易,最后被人给赶出房间,站在那扇房门前,江彩娥莫名的笑了起来,笑声让人不寒而栗,那张艳丽的脸蛋上浮现出无比怨毒的色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