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宋朝歌
    ..,

    九百多万里壮阔河山,诞生了无数挥斥方遒的英雄豪杰,当然,在其中,也免不了夹杂一些不让须眉的婉约身影。

    此刻光头男身后这位女子就算一位,

    看到她居然出现,那伙京都大少不约而同下意识站起了身,那一张张平日里仿佛泰山崩于前都不改色的脸庞隐约浮现出两分罕见的忌惮。

    叶轩辕神情同样不平静,惊诧过后,他不解的重重皱了皱眉,紧接着很快挤出了一副与他的身份不符的恭谨笑容。

    “宫姨,你怎么来了?”

    宫姨。

    姨?

    被叶家大少称为宫姨的女子嘴角荡漾,脚步蹁跹,在全场瞩目中缓缓走到李浮图身旁不远处站定。

    那个大光头像尊守护神般立在她的身边,一双虎目盯着这群背景显赫的京都纨绔主们。

    “叶家小子,你什么时候居然好起强抢民女这一套了?”

    女子柔媚笑道,言语间没有丝毫烟火气息。

    “宫姨,看您说的,这不过是个误会,我只不过是和这位哥们开开玩笑而已。”

    “噢?真的只是个误会?”

    被人一脚抽飞的叶家大少似乎完全忘了刚才的冲突,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

    “既然是误会就好,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宫姨说笑了,你想走,谁改敢拦着不成。”

    此刻的叶轩辕哪还有之前目空一切的模样,看起来更像是一名谦逊有礼的晚辈。

    宫徵羽目光在那帮京都大少们脸上扫过,那些打小生活在皇城根下的纨绔主们都露出一抹僵硬笑意,没一人再开口说什么。

    随后,宫徵羽看了李浮图一眼,继而转身,李浮图眼神波动了下,无声跟了上去,而江彩娥也亦步亦趋的紧随着李浮图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轩辕,她怎么突然跑到京都来了?”

    等宫徵羽离开后,这帮京都大少才再度出声,看着女子的背影,满是疑惑不解。

    “你问我,我去问谁?”

    叶轩辕拍了拍身上的灰层,目送几人消失在酒吧内,强自堆砌出来的笑容缓缓收敛。

    据他所知,川蜀这条竹叶青,从来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那个陌生男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有意思,真有意思……”

    与此同时,酒吧一个角落里,一个年轻男子笑着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朝歌,莫非你认识那小子?”

    他身旁有人好奇问道。

    年轻男子没进行回应。

    “各位,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你们慢慢玩。”

    他推开腻在自己身上的一名京都电影学院的校花,毫不留恋的站起身,走出了酒吧。

    他钻进一辆黑色的法拉利,迅速离开了王府井,最后驶进了历史悠远的鼓巷,停在了一座百年府邸的门口。

    “少爷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一名管家替他打开门。

    “我爸才给我下了命令,不准我再夜不归宿,否则就打断我的腿,我哪敢违抗他老人家的命令啊。”

    管家,说穿了其实也就不过是下人,但这个年轻男子态度却很客气。

    “喜伯,我姐在家吗?”

    “在的,大小姐在房间里。”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朝内院走去。

    这座四合院很大,非常大,据说在数百年之前是座亲王府邸。穿过几条回廊,年轻男子停在了一间房门前。

    他伸手,轻轻敲了敲门。

    “姐,你睡了吗?”

    很快,里面传来了回应。

    “进来吧。”

    屋内,一名冠艳京华的绝色女子正在看书,青丝如瀑,气质娴静而温雅,就如同古画卷里的仕女,和以往的模样大不相同。

    房门被推开,听到脚步声,她从书卷上抬起了头,轻轻一笑:“你居然会待在家里,可还真是难得。”

    年轻男子走了过去,自然而然的拿起桌上的瓷杯给自己倒了杯茶,也没隐瞒,很坦诚的道:“才从王府井回来。”

    女子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现在应该还不到十一点吧?我记得你平日不过凌晨可很少会回来的。”

    年轻男子喝了口茶,故作神秘的道:“姐,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这么早会回来吗?”

    女子笑了笑,低下头,重新把目光移到那本很少有女子会读的资治通鉴上。

    “为什么?”

    “我刚才在王府井,碰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所以专门跑回来说给姐听听。”

    “是不是又是哪两家的公子哥打起来了?”

    女子摇头一笑,没在意,把书翻了个页。

    男子转动着茶杯,笑道:“姐,你肯定猜不到,叶轩辕刚才在一家酒吧里,被人一脚给抽飞了。”

    女子神色这才有了些许波动,抬起头,有些诧异的道:“叶家轩辕的身手不差了,谁居然这么厉害?”

    “一个陌生男人,而且这还不知道关键的,最重要的姐你知道吗,罗牧那些人要给叶轩辕找回场子的时候,你知道谁出面给那陌生男人撑腰的吗?”

    女子终于起了一分好奇。

    “宫徵羽!”

    年轻男子道:“那条竹叶青一出来,罗牧那些人全部都不敢动了,姐,你是没看到刚才那个场面,真是有趣至极……”

    年轻男子的关注重点似乎全放在了宫徵羽身上。

    绝色女子眼神微微闪烁了下,继而轻声道:“时间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

    “姐,你看我碰到趣事立马就想着跑回来和你分享,你怎么净想着赶我走呢?”

    年轻男子抱怨道。

    女子没再理会。

    见她这个样子,年轻男子叹了口气,放下茶杯只能站起了身:“那姐你早点休息。”

    女子看了眼那杯还冒着热气的茶,继而目光移向年轻男子的背影。

    年轻男子似乎没有感受道背后的注视,拉门离开这座房间,没忘把门给重新带上。

    只不过关上门后,他在门口停了下来。

    一对姐弟一个在屋内,一个在屋外,彼此都一动不动,中间只隔着一道门。

    姐,你等待了十年,为的,不就是今天吗?

    他嘴角微扬,眼神却逐渐深沉,没再停留,身影很快消失在漆黑夜色之中。

    他姓宋。

    名为朝歌。

    京城第一美人的二弟。

    也是宋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