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游子归家,何须大雪送行?
    ..他出自地府

    当第二天从酒店里出来,除了何采薇有点害羞不自然外,无论萧淑还是李浮图都表现得很自然,若无其事笑着聊着天。

    在龙国,婆媳关系自古就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可与之相比,丈母娘同女婿之间的相处却都会和谐融洽许多,况且萧淑还如此的通情达理温婉贤淑。

    上午又去了趟总统府后,在总统府附近一家湘菜馆吃过午饭,三人就驾车回返东海,三日的金陵游随之画上句号。

    开车进入东海市区,时间已经接近下午五点,李浮图将萧淑母女送回大唐一品后,并没有跟着她们一起上楼,而是独自驱车赶往东海中心医院去看望顾擎苍。

    经过半个多月的休养,顾擎苍虽然还不能下床行走,但气色已经好了许多。

    在顾擎苍脱离了危险之后,顾博在东海呆了几天,随后就回了宁南,但顾倾城的母亲谢宛留了下来。

    在宁南,她就听说过李浮图,这半个多月待在东海,让她对这个年轻人了解更深,对李浮图的态度异常和善。

    “谢阿姨,顾老恢复的怎么样?”

    李浮图进入病房,把买的看望品递了过去。

    “按医生的说法,再观察半个月,应该就可以回家休养了,来就行了,还带什么东西。”

    谢宛有些责备的说了句,但还是把看望品接了过来。

    “是不是小李来了?”

    里间传来顾擎苍的声音,显然听到了动静。

    谢宛朝里面看了眼,笑着摇摇头:“爸这段时间总念叨着你,进去吧。”

    李浮图点点头,朝里间走去。

    “顾老。”

    顾擎苍放下手里的报纸,笑容满面,“来,小李,坐吧。”

    这个时候,顾倾城并没有在。

    “听谢阿姨说,再过段时间,顾老就可以出院回家了,恭喜顾老了。”

    “我这半截身子都快入土的人,有什么好恭喜的。”

    “爸。”

    这时候谢宛倒了杯茶过来,递给了李浮图,听到顾擎苍的话,不由责备的看了他一眼。

    “爸之前还说等着抱重外孙呢,怎么现在又说这样的话。”

    “对对对,是我说错话了。”

    顾擎苍笑着向儿媳认错,看来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代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很多,而且卸下了永兴掌舵之位后,顾擎苍看起来越来越趋于一个寻常老人。

    李浮图接过茶杯,对谢宛道了声谢。

    谢宛摇头一笑,很通情的走了出去,把空间留给了两人。

    “小李啊,你这段时间没有过来,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向你道声谢……”

    “顾老……”

    顾擎苍抬了抬手打断了他的话,笑容和蔼,“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们年轻人自然有很多自己的事要忙,不必多把心思放在我们这些老家伙一样,就连倾城,我也让她少到医院来。”

    顾擎苍顿了顿,看着他。

    “小李啊,我知道你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孩子,但比起你为我们顾家做的,这声谢谢,我都觉得分量太轻了。”

    作为白手起家的一代枭雄,顾擎苍肯定不是一个乐善好施的慈善家,当初,之所以力排众议将战国的经营权送给李浮图,原因很复杂,不仅仅只是报答对方替他除去了汪家这个内患,也不仅是因为这个年轻人是自己孙女喜欢的男人,更重要的,他看重的这个年轻人的潜力。

    成大事者,眼界要放得开阔,胸襟要宽广,不能只盯着眼前一时的利益得失,他舍弃了战国会所的一部分利益,在当时来看,确实或许让很多人不理解,可是现在如果转过头来,肯定所有人都会感叹他当时的慧眼识珠与魄力决断。

    他能从一个底层人物站在这东海的顶端看风起云涌,不就是靠这一次又一次的选择给搏来的。

    “顾老,我只是觉得我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

    作为一个枭雄,顾擎苍也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没再多说。

    “小李,我知道你的路还很长,或许在你眼里,永兴算不上什么,但是有句话我还是要说,以后如果遇到了难关,别忘记,东海有座永兴,永远是你的后盾。”

    从医院里出来的时间,天空已然变得有些灰暗,看情况,似乎马上有一场雨要到来。

    李浮图坐进车里,点燃一根烟,把一根烟抽完后,他开车,去了春秋华府,只是当来到春秋华府时,他却并没有进去,而是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过了十几分钟,一道身影从春秋华府里跑了出来,拉开野马车的车门钻上了车。

    “浮图哥,你怎么不进去啊?”

    当女孩钻进车里,外面就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雨打车窗,发出轻微的滴答声。

    “我只是凑巧路过这里,见你应该在放假,所以给你打个电话。”

    看着这张童颜,李浮图笑道:“元旦这几天,过得开心吗?”

    “别提了。”

    苏媛郁闷的叹了口气,“表姐把我关在家里,连门都不让我出。”

    李浮图挑了挑眉,怀疑沈嫚妮之所以这么做,是不是担心苏媛会跑去找自己。

    “不过呢,她把我栓在家里,她也不好受。”

    “怎么了?”

    苏媛眉眼弯了起来,像是邀功似的般扬起娇嫩小脸:“这两天,那个姓邓的总想约表姐出去,可全部被我给搅和了,浮图哥,你是不是得好好感谢我?”

    李浮图哑然一笑,“是你姐自己不想去吧?否则凭你还想拦的住她?”

    “浮图哥,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再遇到这种情况,我可就不管了!”

    苏媛小脸顿时冷了下来。

    “好了,等我从京都回来,给你带礼物总行了吧?”

    苏媛一愣,“浮图哥,你要去京都?”

    李浮图轻轻颔首:“嗯,有点事要去处理。”

    “哦。”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听你姐的话,别总惹你姐生气。”

    “知道了,啰嗦。”

    苏媛推门下车,也不顾及小雨,对李浮图挥了挥手:“浮图哥,一路顺风,别忘了我的礼物。”

    李浮图笑着点点头,目送苏媛冒着雨幕跑进春秋华府。

    等苏媛身影消失后,野马车发动,离开了春秋华府。

    雨势渐渐停缓。

    可路边有行人突然惊声道:“下雪了。”

    元旦第三天,第一场雪猝不及防的骤然降临。

    李浮图开着车,透过车窗,望着空中缓缓飘落的雪花,眼神一片宁静。

    游子归家。

    何须大雪送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