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我妈睡了
    ..他出自地府

    “秦施主,此次前来,莫非又是来找贫僧切磋的吗?”

    那老僧站直了腰,还未转身,笑语已经传出,似乎早就发觉男子的存在。

    “方丈说笑了。”

    男子再也没有了二十多年前堵在人山门口邀战的狂傲不羁,如果说当时他是一柄敢与天争雄的利剑,那历经二十多年的打磨,他已经学会了收敛自己的锋芒。

    老和尚慈眉善目,淡淡一笑:“秦施主,贫僧早已不是什么方丈了。”

    说着,他侧了侧身,“如果不嫌寒舍简陋,不如进屋一叙?”

    中年男子看了眼那间不起眼的茅屋,平静摇了摇头:“我此次前来,只是想问大师一件事而已,就不必麻烦了。”

    老和尚也没强求。

    “秦施主但说无妨。”

    中年男子看着他,半饷,才缓缓开口:“青丝十年祭日将近,不知大师可会北行?如果有意,可与我同行。”

    老和尚双手合十,眉目低垂:“逝者已然安息,又何须再做打扰。”

    “既然如此,大师,打搅了。”

    得到回复,中年男子神色并没有任何波动,转身就欲离开。

    身后,有声音传来。

    “秦施主,听闻那孩子回来了,不知你是否已与他会面?”

    中年男子停住脚步,想起刚才在山门口那一撞,点了点头。

    “算是吧,大师,你当年以救命之恩,把我们秦家当作那孩子的护身符,可是如今看来,是你多虑了,那孩子并不需要我们秦家的保护。”

    “既然秦施主今日前来,老僧也想借此机会,与秦施主说一件事。”

    中年男子转过身,看着这位在佛教地位无比崇高,同时还救过自己一名的高僧,眼神平静如水。

    “大师请说。”

    老和尚双手合十,面露愧色。

    “十年前那个约定,是贫僧之错,以一己之私,耽误了秦小姐十年的光阴,每每念及,贫僧都深感自责,可是贫僧早就下过决心,余生不再迈出山门一步,所以一直未曾能与秦家主进行沟通,既然今日你已前来,希望能代为转告秦家主,当年的约定,就此作罢。”

    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会。

    “大师,羽衣在我之前应该就来看望过你,这件事,你为何不直接与她说?”

    “当时秦公子也在,贫僧无从开口。”

    中年男子嘴角微扬。

    “大师乃方外之人,不应有我等凡夫俗子的七情六欲才是。”

    老和尚沉默不语。

    “大师,其实你当年没必要那么做的,虽然青丝没有选择我,但既然是她的的子嗣,我就不会坐视不管,我秦破虏虽然算不上什么英雄人物,但心胸也没狭隘到那种地步。”

    秦破虏。

    秦家家主秦破城之三弟。

    凤凰的大统领!

    “所以贫僧才想终止那个错误的约定。”

    “大师,有些错,不是想弥补就能弥补的,现在终止约定又有何意义?羽衣最美好的十年光阴,谁来补偿?”

    老和尚低眉不语。

    “大师,其实有时候开头错了,不一定代表结尾也会不尽人意,你的话,我会转告大哥,但他会不会同意,那就不是我能掌控的事了。”

    言罢,男子不再停留。

    “大师,告辞。”

    ……

    李浮图自然不知道这座千年古刹里还有着一间寒酸茅屋,整整一天,他都陪着萧淑母女在栖霞寺里逛着,中饭都是在寺内吃的斋饭。

    下午五点,几乎把栖霞寺内的景观逛了个遍的三人开始下山。

    今天在栖霞寺内逛了一天,哪怕何采薇都觉得有些累了,考虑到母亲的身体,晚上他们并没有再出去,吃过晚饭,就在酒店里休息下来。

    “薇儿,这两天你和小李专程陪着妈妈出来玩,让你们受累了。”

    房间里,萧淑和何采薇坐在沙发上在聊着天。

    这次定酒店,他们开了两间房,当然,李浮图一间,萧淑母女一间。

    “妈,你别这么说,我们也想出来玩玩。”

    萧淑拉住何采薇的手,轻笑道:“下次出来旅游,妈就不和你们一起了。”

    “为什么?”

    何采薇一愣,随即皱起眉头,有些紧张的道:“妈,是不是我们哪里做的让你觉得不高兴了?”

    萧淑摇头一笑:“你别乱想,只是你不觉得妈跟着你们,有点打搅了你们的二人世界?你看看咱们这两天碰到的那些旅游的人,大多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

    “妈。”

    何采薇没想到母亲居然有这种想法,脸蛋不禁一红,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好。

    萧淑朝客厅的那面墙壁看了眼,透过那面墙,就是李浮图的房间。

    “妈知道你们有孝心,但是你们年轻人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不用把重心都放在我身上,小李这孩子,无论性格还是人品,可以说无可挑剔,正因为如此,所以你才更要珍惜。”

    “妈,我知道。”

    “你知道那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见何采薇一脸茫然,萧淑不禁摇头一笑:“傻丫头,过去陪陪他吧,妈累了,先去休息了。”

    说着,萧淑便起身进了卧室。

    不知为何,看着母亲的背影,何采薇莫名有些羞赧,不过最终她还是起身,来到了李浮图的房前。

    敲了敲门后,房门很快打开。

    “还没休息?”

    何采薇故作自然问道。

    李浮图摇摇头,侧身给何采薇让出了道路,“萧阿姨呢?已经睡了?”

    何采薇点点头走进了房间,“我妈今天估计是累了,所以已经上床休息了,这两天,辛苦你了。”

    虽然和母亲是那么说,但何采薇很清楚,李浮图这么忙的人物,如果不是为了陪自己母亲,他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出来游玩。

    其实,这也是何采薇想当然了,看似身价斐然的某人根本算不上什么大忙人,虽然掌管着偌大的一个会所,但基本上属于甩手掌柜,战国的日常经营,自有欧阳修那些人管理,根本不用他操心。

    当然,李浮图虽然算不上多忙,但如果不是为了陪何采薇母女的话,他这次也不可能来金陵游玩。

    “你我之间,还需这么客气,你妈和我妈有什么区别。”

    李浮图笑道。

    何采薇闻言,弯曲的睫毛微微颤动,随即低了低头,宛如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继而,她轻咬嘴唇抬头看了李浮图一眼,然后朝卧室走去,坐在了床边。

    虽然侧对着自己,但是李浮图可以清晰看到她的晶莹耳根弥漫起了一层艳丽的色彩。

    李浮图是个成年男子,自然明白何采薇这个举动的潜台词。

    可何采薇似乎担心他不明白,低头盯着地板,再度低声说了句:“我妈睡了。”

    她没有谈过恋爱,这四个字,或许是她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情所能用上的最大勇气了。

    这个时候如果拒绝,无疑会伤到女孩的自尊心。

    况且,有必要拒绝吗?

    李浮图眼神波动了下,然后迈步朝卧室走去。

    这一晚,何采薇都没再回自己的房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