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世间最苦,莫过相思
    ..他出自地府

    二十多年前。

    南方冒出了一名惊才绝艳的青年,年不过二十来岁,却拥有一身惊人武艺,并且心气极高,四处挑战名门大家。

    那些成名多年的武林明宿自持身份,本不愿出手,怕落个欺负后生晚辈的恶名,可青年十分执着,只要上门,对方若不接战,绝不离开。

    最后那些名门高手只能应战,虽是被迫,但也未尝没有让这青年吃吃苦头领教一下天外有天应心存敬畏的意思,可是最后这些武学大家却一一被青年挑落马下。

    因为年少,自然轻狂,这位青年不断邀战,却始终未逢敌手,年纪轻轻,却大有独孤求败之势。

    后来,他听说栖霞寺的主持方丈是位高人,于是他来到金陵,登临了这座栖霞山,在山门前公然邀战。

    那位大青年好几个辈分的方丈大师开始并没有露面,可在青年第五天登山的时候,他终于走出了山门。

    那一天,在很多闻讯赶来的人注视下,栖霞寺的主持大师没有出手,站在山门前,任由青年攻击了三招,脚步未曾挪动半分。

    意气风发的青年看着接下自己三招却一动不动的和尚,眼神剧烈波动,最后一语不发,转身下山。

    从那以后,就再没听到青年挑战名门大家的消息。

    可是第二年深秋,苦练了一年的青年再度卷土重来,可在他爬山的时候,一幕场景却让他暂缓了攀登武道巅峰的脚步。

    高大的枫树下,一大一小的两个女孩手里拿着竹篮,正在收集飘落在地的枫叶。

    火红的枫树林中,她们穿着水绿色的纱裙,宛如火焰中的一道清泉。

    一心扑在武道上的青年犹豫了下,然后改变了自己前进的方向,鬼使神差的转身走了过去。

    他或许当时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他这次转身,会给他的一生带来怎样的影响。

    “姐姐,师傅总说出家人要以慈悲为怀,究竟什么是慈悲?”

    年纪尚小的女孩仰着稚嫩的小脸问道,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梳着两个麻花辫,纯净剔透的眼睛里充斥着对这个世界的好奇。

    被她叫作姐姐的女孩显然要比她大上一些,身姿曼妙,正处于最美好的二八芳华。

    “慈悲呢,就是心似菩提,用爱己之心,去爱世间万物,我们跟着师傅修行,最终的目标,也不过是为了变成一个温柔慈悲的人罢了。”

    女孩轻柔一笑,蹲下身,拾起一片枫叶,擦了擦上面的尘土,然后放进篮中。

    小女孩似懂非懂,但却觉得姐姐的话肯定没错,重重点了点头。

    “嗯!那我要好好修行,争取早日做一个慈悲的人!”

    被栖霞寺主持当众称赞最具佛根的女孩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徵羽,以你的聪慧,我相信你肯定可以很早就修成的,至少,不用像师傅那么久。”

    小女孩也咯咯笑了起来,笑声随着秋风,传荡在枫叶林中,清脆如铃。

    接着,她又有些疑惑的问道。

    “可是姐姐,你让我用爱己之心,去爱世间万物,可是你爱世间万物,世间万物就会爱你吗?”

    一笑左颊会显露出浅浅梨涡的女孩毫不犹豫,坚定的点了点头:“当然。”

    她望着满山红叶,“就像我们爱这里的枫林一样,我们把它飘落的叶子收集起来,好好珍藏,等到来年,它依旧会把它最美好的一面呈现给我们。”

    听了会两女孩的谈话,青年从藏身的一棵枫树后走了出来,他的突然出现明显让两个女孩惊了一下。

    那个二八芳华的女孩下意识把小女孩拉在身后,警惕的看着突然冒出的青年。

    “喂,不用紧张,我不是坏人。”

    青年笑了笑,“你们是这栖霞寺的俗家弟子?”

    通过刚才那句师傅,他才有此猜测。

    看着只不过是一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青年,而且对方眼中也没什么邪气,女孩眼中的戒备减轻了些,她犹豫了下,轻轻点了点头:“你是来赏枫的游人?”

    青年摇头一笑,看了看被女孩拉到身后却睁着一双清澈眼睛打量着自己的小女孩。

    “我是上山来找一个老和尚打架的,那老和尚有点厉害,恐怕我这次也打不过他。”

    青年自顾自念叨道。

    女孩有些愣神。

    来栖霞山上香的人有很多,祈愿的也有很多,当然也不乏来这里看风景的,可是来打架的,她还是头一次听说。

    她觉得这青年有些古怪,不想在这里多待,拉着师妹就打算离开。

    “喂,我说了我不是坏人,干嘛这么急着走?”

    以青年的身份,世间粉黛可以说任凭他采撷,可是以往他醉心武道,对儿女情长完全没有任何兴趣,但当几分钟前不经意间看到枫林里这位穿着水绿纱裙的女孩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莫名的颤动了一下。

    此时见女孩要离开,他下意识就喊出了声。

    女孩并不是那种没有礼貌的人,闻言,还是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

    当她回头的瞬间,正巧一阵山风吹过,枫叶林如潮水般荡漾起来,如火枫叶随风飘落,有几片正巧落在了女孩的头发上。

    雪肤、绿裙、黑发、红叶……几种色彩混杂在一起,在青年眼中形成了一幕足以刻骨铭心的画面。

    那一瞬间,他锐利的眼眸都出现了微微的恍惚。

    “抱歉,我们来枫叶林游玩,是有时间限制的。”

    女孩歉声道,接着拉了拉小女孩的手,“徵羽,和哥哥说再见。”

    小女孩很听她的话,乖巧的对青年脆生生喊道:“哥哥再见。”

    女孩继而对青年笑了笑,而且拉着小女孩转身离开。

    “喂,你叫什么名字?”

    几秒后,身后再度传来了一道呼喊。

    女孩脚步微微一顿,犹豫了片刻,还是回应了一声。

    “馆青丝。”

    她没再回头,拉着小女孩,身影很快消失在辗转飘落的红叶里。

    那一年,青年再度败北,可是他却没有任何颓然之色,随后的几年,他年年都会登上栖霞山,为武道,更为满山红叶里的那道倩影。

    二十多年过去。

    当初轻狂少年郎仿佛脱胎换骨,已经沉稳如山岳,只有那份相思没变。

    这么多年,大哥二哥都劝过他,可是他都笑着沉默。

    和对武道的追求一样,他承认自己在感情上也过于偏执,可偏执,又有什么不好?

    世间纵有风情万种,可他只对那抹梨涡情有独钟。

    哪怕她不爱他。

    哪怕。

    她已长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