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金陵游
    ..他出自地府

    “小李,那些孩子还年轻,说话比较冲,他们的话你别不用放在心上。”

    走出纪念馆萧淑温声道。

    李浮图摇摇头,那几个青年根本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怎么可能和他们较真。

    “萧阿姨,接下来你想去哪?”

    “我去哪都行,听薇儿安排吧。”

    两人目光移到何采薇身上。

    “接下来去中山陵看看吧。”

    何采薇道,中山陵是孙先生的陵墓,对于这位将一生奉献给国家的伟人,既然来了金陵,何采薇自然想去瞻仰一番。

    中山陵坐落于紫金山麓,背靠青山,前临平川,气势十分宏伟。

    虽然未曾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但对于那位躺在陵园里的人,李浮图还是比较敬佩。

    “有人说孙先生的一生就是屹立的一座中山陵,而我们今日有幸,登上了他生命的终点。”

    和有些政治家不同,孙是一位真正无私忘我的领袖,能说出“等我他日辞世后,愿向国人乞此一抔土,以安置躯壳尔”这样的话,可见其操守。

    墓室并不对游人开放,三人在陵园周围逛了一圈,接着乘缆车上了紫金山天文台。

    吃过晚饭后,三人在秦淮河畔提前定好酒店,然后租了艘小船,泛舟河上,领略六朝金粉的旖旎风光。

    和大江东去的浦江不同,虽然是夜晚,但是整条秦淮河还是能够看出它的韵味和姿色。两岸灯火阑珊,红灯笼高挂,小舟在河面慢慢游荡。虽然没有江南小镇那种婉约的诗情画意,但是它显得更加大气,就如小家碧玉和大家闺秀的区别。

    十里秦淮,蜿蜒数千年,却始终如一个未曾苍老的大家闺秀,总以它最好的气质来欢迎每一个来做客的人。

    李浮图提前买了点啤酒和小吃,何采薇也陪他喝了两瓶,啤酒没什么劲,但是何采薇明显是一个没怎么喝过酒的女孩,虽然只是两瓶听装啤酒,但娇美白皙的脸颊上已经透出淡淡的红晕。

    “来了这里,倒真有点不想走了呢。”

    她呼出口气,听着船下的潺潺流水声,望着两岸的万家灯火,一时有感而发。

    李浮图捏着酒瓶笑道:“江南佳丽地,自然有它独特的魅力,金陵离东海如此近,你要是喜欢这里,以后有时间随时都可以和萧阿姨过来玩。”

    何采薇抿嘴一笑,又喝了口酒。

    看着她红红的脸颊,萧淑道:“薇儿,你还能喝吗?”

    “妈,喝醉了也没什么,喝醉了咱们就睡在这,体验一下醉后不知天在水,满床清梦压星河究竟是什么感觉。”

    萧淑摇头一笑,也没再劝慰。

    当然,这一晚三人也没睡在船上,在秦淮河上游览了两个多小时后,便上岸回了酒店。

    第二天。

    李浮图三人也没再去别的地方,开车直奔第一金陵明秀山。

    “在我和薇儿这么大的时候,曾来过这里一次,只不过那时候比现在早,还是秋天,所以能看到满山红叶的壮丽景观,可是一眨眼,就过了二十多年……”

    故地重游,萧淑眼神里透着一丝缅怀之色。

    “萧阿姨信佛?”

    萧淑笑着摇摇头,“倒还算不上,只是求个心安。”

    李浮图点点头,三人拾阶而上。

    诚如萧淑所言,金陵人都知道,来栖霞山最好的时候是在深秋,那时候满山枫叶就像是给整座栖霞山涂抹上了一层色彩浓烈的颜料,宛如大自然特意绘制的画卷,美不胜收。

    虽然已经过了赏枫时节,但是作为江南佛家圣地,前来栖霞山上香祈愿的游客依旧络绎不绝。

    “没想到这里人居然这么多。”

    跨过山门,看着寺内到处都是人,何采薇颇为意外。

    萧淑笑道:“栖霞寺可是三论宗的发源地,在佛教内地位崇高,这里的香火一直都很鼎盛,而且现在可是元旦,人自然多。”

    因为游客太多,一不留神,有人从身旁经过时与李浮图撞了下。

    对方没有若无其事直接扬长而去,展现出比较好的涵养,驻足回头,歉意道:“不好意思。”

    这点小事,李浮图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当视线投到对方身上时,他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这个中年男人剃着最简单的平头,肩膀宽阔,两臂健硕从视觉上就给人一种澎湃的力量感,他身材不算太高,充其量也就一米八左右,穿着普普通通估计就在街边平价店买的休闲装,但是站在他面前,无形中却能让人感受到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李浮图眼神闪烁了下,轻声道了句:“没事。”

    对方再次说了句抱歉,很客气,继而目光很自然的在萧淑母女身上扫过,然后很快便转身离开。

    李浮图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游人之中。

    “怎么了?”

    见李浮图一直盯着人家瞧个不停,何采薇有些疑惑。

    李浮图摇摇头,收回目光,“咱们去正殿看看吧。”

    李浮图一直都很清楚高人存于市井的道理,龙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无意中撞到一个高手,着实算不上稀奇。

    他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就在李浮图陪着萧淑母女在寺内游览的时候,那个与他相撞的中年男子和他错身之后,并没有如普通的游人一般去参观栖霞寺内那些闻名遐迩的景点,相反,他绕开了那些古建筑,一个人形单影只,逐渐离开了人群,来到了寺院深处的一块角落。

    这里,没有恢宏的殿宇,也没有壮丽的风光,呈现在他眼前的,只有一块苗圃、一间茅屋,一位老僧。

    元旦过后新年第一天,天公作美,天空碧蓝如洗,微风轻柔不燥。

    老僧穿着一身略显破旧却非常干净的袈裟,正在照料自己辛苦种的菜,而中年男子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

    鲜衣怒马少年时,他几乎每年都会来栖霞寺,不为求佛,只为那满山红叶。

    可是逐渐的,他已经很少再来这座山,即使此次前来,也刻意错过了红叶满山的时节。

    每至深秋,那漫山红叶依旧美如画卷,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褪色丝毫,可是那又如何?

    已经再也没有陪他一起赏枫的人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