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和解
    ..他出自地府

    “这些王八蛋,真是活该!”

    疾驰的野马车里传来了一阵畅快的娇笑声。

    罗伊人笑容满面,扭头瞟了眼开车的某人,突然发觉的这个家伙莫名顺眼了许多。

    “喂,你胆子可真大,拿一辆车和人家四辆车撞,如果那些家伙不躲,你打算怎么办?”

    李浮图耸了耸肩。

    “那我们恐怕就成一对亡命鸳鸯了。”

    “去你的,谁和你是什么鸳鸯了。”

    可以看出,此刻的罗伊人心情很是灿烂,哪怕被李浮图调戏了一下,但她却没像以往那般寒霜满面,并没怎么计较,甚至连刚才要抓李浮图去交警大队的事也没提了。

    “那些人,真不是男人,胆子这么小,还充什么黒社会。”

    罗伊人很是鄙夷的道,可说着,她好像才醒悟到,要说黒的话,那她身边这个男人,可谓是江湖里顶级大哥级别的人物,那些人斗不过他,貌似也是理所当然的事,逐渐的,罗伊人脸上的弧度缓缓收敛了起来。

    “罗小姐,你还没告诉我你家在那哪呢。”

    “翡翠城。”

    罗伊人报出了自己的地址。

    李浮图点了点头,接着看了这妞一眼,笑道:“罗小姐,刚才的事,是不是算你欠了我一个人情?”

    “开什么玩笑。”

    罗伊人冷哼一声,把目光挪开看向前方,只留给李浮图一个冷艳的侧脸。

    “你知道你刚才的行为也触犯了法律知道吗!我没抓你你就应该感到庆幸了……”

    李浮图哑然失笑。

    触犯法律?

    不知道刚才谁一脸兴奋的,现在转头就翻脸不认人了。这过河拆桥的速度,当真让人钦佩不已。

    不过通过刚才的小插曲,他也算看出来了,这妞嫉恶如仇没错,但实际上并不是多么抗拒以暴制暴来解决问题,不过转念想到这妞本来就是一头母暴龙,李浮图也就释然。

    野马速度平缓下来,以一种正常的速度朝翡翠城行驶着,车内一对本来黑白对立水火不容的男女此刻相处的气氛却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恶劣。

    “李浮图,我当警察以来,抓过无数的罪犯,但是像你这样的,还是头一次碰到,我明白,有光明就避免不了会存在黑暗,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把这世间的罪恶完全清除,其实我偶尔也想过,如果站在罪恶顶峰的人都如你这般的话,其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起码我看的出来,你至少还有基本的良知和底线。”

    不知道是因为之前在皇后里喝了不少酒,还是因为刚才的街头冲突来到的刺激还没消散,这个时候的罗伊人比起以往明显有很大不同。

    她看着前方,眼眸却有些无神,脑海里开始回想起和李浮图认识的经过。

    毫无疑问,现在就坐在她身边的男人,在法律意义上来讲,肯定是一个罪无可恕的罪犯,因为他伤害了很多人,可是细细想来,死在他手中的,好像并没有一个无辜的平民百姓,自己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当真是为了心中的正义?

    或许,只不过是单纯的为了胸口的那口气吧。

    罗伊人眼神轻微的波动。

    父亲总是劝自己不要太和这家伙过不去,可这家伙在自己面前总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更可恶的是,有事没事就把那句我是大人物挂在嘴边,他这样,自己能不恨他?

    “罗小姐,你这么夸奖我,我会骄傲的。”

    罗伊人焦距逐渐收缩,扭头,看着貌似腼腆的某人,抿紧嘴唇,不再说话。

    半个多钟头后,野马车停在了翡翠城小区门口。

    罗伊人推开车门,一只修长美腿迈出去的时候,她犹豫了下,继而轻声道了句:“谢谢。”

    随即把门完全推开走下了车。

    李浮图看着她的背影开口道:“罗小姐,我们算是和解了吗?”

    罗伊人的身影停顿了下。

    继而一道话语伴随着晚风传来。

    “我现在很想看看,像你这样的人,究竟能够走多远。”

    看着朝小区里走去的倩影,李浮图哑然失笑。

    他没有发现,背对着他的罗伊人嘴角也荡漾起一抹轻微的涟漪。

    翡翠城自然比不上春秋华府,但也算是一个中档小区。

    罗伊人的家在十二栋的二十楼。

    当罗伊人推开家门,时间差不多十一点多,城南分局的局长罗涛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这是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但基本上平时都是罗伊人一个人住,作为局长,罗涛在局里自然分配有住房。

    “爸,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罗伊人弯腰褪下高跟靴,走进客厅。“这都几点了,还早?”

    罗涛看了眼墙壁上的英式挂钟:“不是才十一点吗,对你们年轻人来说,恐怕正是精力正充沛的时候,我不是要你去感谢李先生的吗?你去没有?”

    “去了。”

    罗伊人给自己倒了杯开水,坐到了父亲身边。

    “刚才还是他送我回来的。”

    “噢?”

    罗涛笑了起来:“那你怎么不请李先生上来坐坐?这么大了,基本的待客之道都不懂。”

    罗伊人喝了口水,继而抬头瞪了父亲一眼。

    “爸,有你这么当父亲的吗?现在几点了?我请他上来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又不是什么老实人,他要是有什么歹念,你就不怕你女儿有什么事?”

    罗涛笑意馥郁。

    “你这丫头,倒对自己挺有自信啊,李先生身边那么多美女,不说别的,单说作为咱们东海的那位国民女神,你觉得有那样的美女在身边,李先生会对你感兴趣?”

    “爸!”

    罗伊人捏着水杯,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好了好了……”

    罗涛笑着打住话头,没再继续说下去,转而问道:“你今晚和李先生干什么去了?相处的还行吧?”

    罗伊人也没隐瞒,把今晚的过程叙述了一遍,“爸,恶人确实也是分等级的,你当时是没在场,那些人自己人撞自己人,真是笑死我了……”

    罗涛没关注这事,眉头抖动了下,“你们今晚去皇后酒吧喝的酒?”

    “对啊。”

    罗伊人点了点头,她此刻脑海中还浮现着那些人仰车翻的可笑画面。

    罗涛看了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女儿一眼,自言自语般低声念叨道:“看来又欠了一笔人情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