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老虎的屁股(第七更)
    ..他出自地府

    李浮图把酒杯缓缓推到罗伊人的面前,与此同时,他目光朝周围看去。

    在酒吧迷乱的灯光下,虽然现在还没到夜场生意最火爆的时候,但是酒吧内已经可以看到有不少的男男女女姿势亲密的贴在一起打情骂俏。

    罗伊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往日里冰冷严肃的俏脸泛起一缕红晕,使她的淡妆平添两分娇艳。

    “李浮图,你给我放尊重一些!”

    她瞪起眼呵斥道。

    可不知是不是因为脱了那身制服的原因,哪怕此时罗伊人一副疾言厉色的模样,但却没有以往那般让人畏惧。

    “罗小姐,你都说了,现在是下班时间,既然是出来玩,那么严肃干什么?”

    李浮图不为所动,弧度有些邪魅。

    “看看那边,罗小姐,要不我们也尝试一下?”

    罗伊人下意识顺着李浮图的目光看了眼,视线所及之处,一个妖娆女子坐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男人笑眯眯的端着酒杯给她喂酒,这还不说,不难看到,男人的一只手甚至都伸进了妖娆女子的衣服里。

    “无耻!”

    罗伊人瞬间收回了目光。

    “这怎么能算是无耻呢?男欢女爱,本就是人伦大道,况且,这里是酒吧,来这里玩,不就是为了找找乐子。”

    “下流!酒吧又怎么样?酒吧也是公众场所,他们可以回家里去,随便他们怎么样,都没人会管他们。”

    虽然处于下班时间,但明显可以看出罗伊人并没有放下职业使命感,

    “罗小姐,要是所有的执法人员都能如你这般,这世道或许真的能干净许多。”

    李浮图有感而发。

    “你这是夸奖还是嘲讽?”

    “当然是夸奖。”

    李浮图笑了笑,继而端起酒杯,“能认识罗小姐这样的好警察,我认为是我的幸运,罗小姐,我敬你一杯。”

    罗伊人也没矫情,也端起了酒杯。

    “我倒是希望这世上像你这样的好人少点,如你这般的坏人多点。”

    她自嘲一笑,扬起白皙脖颈将酒一饮而尽。

    李浮图微微一怔,继而莞尔。

    “你跳舞吗?”

    放下酒杯,罗伊人突然问道。

    李浮图当即摇头。

    罗伊人也没多问,见他拒绝,随即便站起了身朝舞池走去。

    本就高挑的罗伊人今天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靴,越发衬托出她秀挺的身材,一双大长腿被皮裤包裹,将完美的腿型尽数展示,加之她那副冷艳的脸蛋,一进入舞池,就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罗伊人没在意那些打量的视线,她虽然不常来夜场这种地方,但也不是完全来过,人生在世,总有苦闷需要发泄的时候。

    随着音乐,和周围的人一样,她开始摇摆起身姿,秀发飘扬,展现出和平日里截然不同的风情。

    罗伊人就属于那种平肩桃臀蚂蚁腰的类型,单说身材,几乎没什么挑剔的地方,再加之她擅长搏击,身体各部位协调能力很强,看她跳舞,李浮图都觉得是一种享受。

    没想到这娘们居然还有如此有女人味一眼。

    看着舞池里的罗伊人,李浮图着实有些意外。

    可突然,音乐还没停,罗伊人却停住了动作,她拽住了一个男人的手,柳眉拧紧,有一缕发丝还贴在她的腮边。

    “你干什么?!”

    “这位美女,我还想问你,你拉住我干什么?”

    那牲口满脸无辜与疑惑。

    “你刚才伸手想摸哪里?”

    罗伊人脸色再度覆盖起一层寒霜,她刚才虽然在跳舞,但作为警察本能的警惕性并没有放下,她刚才分明看到这个男人偷偷凑到她的背后,伸手打算摸她的屁股。

    照理说,夜场舞池这种地,被人揩揩油算不上什么大事,来这里玩的男人,基本上很少会有那种正人君子,一般女人碰到这种情况,多半忍忍也就过去了,可罗伊人是什么人?

    老虎的屁股都摸不得,更何况她还是一头母暴龙。

    在对方伸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她立即将对方抓住,没半点忍气吞声的想法,当场发难。

    “我说你这女人有点意思,我刚才只不过是在跳舞而已,什么想摸哪里?”

    那牲口自然不可能承认。

    舞池里很多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在舞池里,‘磕磕碰碰’是常有的事,而且长这么漂亮,被人盯上,也不过很正常的事,这美女太过大惊小怪了些。

    几乎一眼这些夜店一族就明白什么情况,但大多不以为然,觉得这算不上什么事,可罗伊人自然不会这么想,听这色狼还敢狡辩,她眼神一寒,骤然用力捏着那牲口的手腕开始往下折,那牲口吃痛之下,当场跪倒在地。

    要知道,罗伊人并不只是一个长得漂亮的花瓶,没点真本事,哪怕她爸是局长,她也不可能在城南分局那般横行霸道。

    “操,你给老子放手!”

    那牲口没料到这靓妞居然如此凶悍,想反抗可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对方力气大,立即开始叫骂起来。

    “敢做不敢当,你这样的孬种也算男人?”

    罗伊人满脸不耻,并没有留情的打算,捏着对方的手腕继续逐渐翻折,看那样子,似乎打算直接废了对方一只手。

    依旧坐在位置上的李浮图挑了挑眉,默默端起酒杯。

    这娘们,果然不愧她母暴龙的称号啊,舞池里那么多女人,打谁的主意不好,居然偏偏想沾她的便宜,这不是寿星吃砒霜找死吗。

    那有色心也有色胆的牲口却没有多大的本事,在众目睽睽下被一个娘们逼得跪倒在地可谓丢尽了颜面。

    他满脸痛苦,当然,也夹杂着屈辱,可是奈何这次委实碰到了钢板,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没有起到半分效果,那只看起来修长白皙的玉手此时如同一个铁钳一样,死死禁锢住他的手,让他动弹不得。

    “曾志,你们他妈还愣着干嘛?!老子手都快被这妞捏断了!”

    随着他的一声怒吼,舞池里再度有两个勇士气势汹汹的冲了出来。

    李浮图暗暗叹了口气。

    这些人,喝了几杯酒,就真把自己当武松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