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顺利保发
    潘西齐的这一拍反手切削,着实让人看不有任何的威胁性。虽然球削的比较低,但是速度不快,角度也不大,落点离底线也还有一定距离,因此不仅是奎雷伊,就连场边观众也觉得这个球像是潘西齐有意送到对方手上一样。

    就当全场观众以为接下来奎雷伊又将以一记技惊四座的双反进攻结束这一分的时候,场上局势突变!在奎雷伊躬身打出强力双方的一瞬间,他突然一声惨叫,面上全是惊慌之色。

    原来,早早到位的奎雷伊,本以为自己将重心已经降的够低,足够应付潘西齐的这记切削球。可谁曾想到,在他击球的一瞬间,他却发觉,网球根本就没有弹跳到他预想的高度。

    如果是潘西齐的上旋球弹跳惊人的高的话,那么他切出的下旋球,就是要了命的低。网球沿着一条倾斜向下的直线,紧贴着球网过了半场,悄无声息的砸在了奎雷伊的场地上。

    重点是,在强力下旋的作用下,网球落地之后,虽然也有反弹,但弹跳高度比奎雷伊预计的可要低了将近一半。对于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奎雷伊来说,这种弹跳高度下的击球,除非是使用上旋手法将球从下往上捞,否则就是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也是无法将球顺利平击过网的。

    可现在,他偏偏就打定主意要直接发起进攻。这一下,网球直接砸在了球拍拍框的下沿上,以一个奇怪的角度,一头扎进了球网底部。看他打出的回球高度,别说是过网了,就是球网高度再降低一半,也是无法成功将球回过去的。

    随着奎雷伊这个离谱的回球失误,潘西齐在自己的发球局中将比分反超了,获得了拿下这一局的局点。

    一个冲天炮一个钻地龙,连续两个离谱的失误,让奎雷伊有些坐不住了。更让他觉得郁闷的是,这两个失误与之前他主动搏杀的失误相比,显得似乎有些不一样。

    之前,面对潘西齐的发球或者回发球,他抢攻起来那叫一个舒坦。即使是失误了,但大多也是很有威胁的失误,如果他的手感再好一点点,那些差之毫厘的出界球就很有可能直接转化为得分球。而且这些失误与得分,全部依靠的是他的表现,与潘西齐没什么关系,甚至可以说,掌控权完全在自己手中。

    可这两个失误,他却有一种被潘西齐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甚至他觉得,潘西齐是有意为之,希望他采取进攻的。但是短短两个球,他还无法断定某些事情。因此不再多想,奎雷伊很快便投入到下一分的接发球之中。

    面对局点的这一个发球,战术连续奏效的潘西齐,自然会继续加大旋转在比赛中的运用。一个外角上旋球发向奎雷伊的外角反手位,奎雷伊又一次面临了攻还是过渡的选择。

    这一次,奎雷伊由于受到之前连续两个失误的影响,再加上这一分的重要性,因此还是不得不向潘西齐低头,选择将球先给回过去再说。

    依旧是一个上旋回球,网球又被回到了潘西齐这边的中路。潘西齐依然打定主意不进攻,又是用反手单反切削,将球送回到了奎雷伊的反手位,打了一个重复落点。

    这一次有了经验的奎雷伊,自然不会像之前那样傻傻的直接用反手进攻,而是将身体重心降到了极致,用了很大的力气将弹跳极低的网球通过上旋击打给捞过了球网。

    这个球被回到了潘西齐的正手位,对于他来说是一次颇为舒适的正拍直接下压机会。可是潘西齐依旧还是对这样的机会视而不见,而是打出了一拍强烈的正拍上旋斜线球。

    这个球直接给回到了奎雷伊的正手位,球的落点与速度都不中规中矩,不是很有威胁性。只是从球的落地弹跳来看,又将是一个超出寻常的高弹跳球。

    可是对于奎雷伊来说,这种在正手位上旋球的机会可十分难得。之前的接发球失误,潘西齐的上旋球发的是他的反手位,让他接起来很不舒服。可现在不同了,换到正手位,再高的球他也有自信能够直接一拍打死。

    急速向右侧飞奔而去,在离球还有一米多的时候,奎雷伊左脚重重的一点地,整个人像是一只大鸟一般腾空而起,同时右手持拍高高举在身后,对准潘西齐的上旋回球就是一记霸气十足的直线攻击。

    这一瞬间,奎雷伊在空中翱翔的姿态,甚至让在场的美国观众感觉像是见到了超人一般。无数观众激动的都快要站起来了,所有人压抑着情绪,就等着在奎雷伊得分的那一刻爆发出来。

    然而,正当全场美国观众凝神屏息的时候,一声不合时宜的“out”犹如惊雷一般,在球场上空炸响。再看潘西齐身后的那个司线,正一脸郑重的高高将双手摊开,斜向上举着,很明显,这个球被判出界了。

    身体落地之后,奎雷伊眼神紧紧的盯着自己打出的网球,没有丝毫的放松。在网球触地的一瞬间,他很确定自己看到了球队一侧压倒了潘西齐的右侧边线。因此当司线喊出出界的时候,他满脸不可思议的向裁判提出了鹰眼挑战。

    很快,在全场观众紧张而又期待的等待中,大屏幕给出了这个球的鹰眼回放。回放显示,奎雷伊的这一个直线攻击,确实离边线很接近,仅仅是出界了两公分而已。但即使是这样,这一分奎雷伊也还是丢掉了。

    在得到确切鹰眼挑战结果后,伴随着全场美国观众巨大的哀叹声,裁判宣布潘西齐保住了自己的发球局,第一盘比分来到了4:4平。

    看着对面无比沮丧的奎雷伊,潘西齐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得意的冷笑。刚才那个斜线上旋球,完全就是他有意为之的。在击球的一瞬间,他有意识的增加了手腕的向右摩擦。如此一来,这个回球不仅带着强烈的上旋,还又附加了不小的侧旋。而直到奎雷伊进攻之后,他都没有发现,潘西齐的这个回球比他预想的要往场外偏了那么一些。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