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围杀岳飞之人心 (六)
    “丘飞?”岳飞整个人顿时愣了起来,很快就变的勃然大怒,他明白李璟的意思,在以后的史书上,根本就不会有岳飞的名字,自己根本不可能名流千古,名流千古的人只有这个叫做丘飞的人,是丘飞率领南宋大军抵挡李璟的南下,与他岳飞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璟,你欺人太甚!”岳飞猛然之间抽出宝剑,指着李璟说道:“你乃是一代帝王,为何如此无耻?如何让天下信服?”

    “刘邦是一个无赖都能当皇帝,其他的一些皇帝哪个不是阴险狡诈之人,或是从孤儿寡母手中夺取江山,或者是兴兵反叛者,朕赤手空拳,定中原,灭西夏,平华北,逐金人,功勋卓着,为何当不得皇帝。”李璟不屑的说道:“至于你说的无耻,历史一直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以后史书上不会有你岳飞的名字,就算有,也只能燕京岳家的一个普通人。”

    “你。”岳飞顿时心中一阵悲哀,他知道这一点看上去很难,但实际上,李璟绝对是能做的到,堂堂的大唐皇帝,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

    “岳飞,你看见李氏走了吗?她会抚养你的孩子,但是她在心里会恨你,永远也不会原谅你,还有你的部下,这些人会记得你的好?不,他们也是会恨你的,原本大唐即将席卷天下,这些人投降之后,就会享受太平的日子,就是因为你的存在,让他们继续战斗,让他们丢掉性命,这些人也有家小,死了之后,当如何是好?就因为你岳飞,让数万将士战死在乌龙岭之下,让数万家庭失去了顶梁柱,而且死在这里之后,没有半点名声,为世人所唾弃,因为他们是失败者,你的这些将士不会感激你的。”李璟面色平静,好像是在叙说着一件十分普通的事情一样。

    岳飞听了面色苍白,阴晴不定,很快就哈哈大笑,指着李璟笑道:“李璟,你的嘴巴和你武功一样厉害,可惜的是,自古邪不胜正,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无耻,他们都是大宋的忠臣,为了自己的信念而生,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大宋!威武!”

    “大宋,威武!”岳飞的声音传到山上,山上的士兵顿时随之应和。

    “大宋,威武!”很快乌龙岭上传来一阵欢呼声,仿佛像一个个耳光打在李璟的脸上。

    李璟面色平静,好像是没有看见一样,只是笑呵呵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岳飞的声望很高,宋军的士气也还不错,但在绝对实力面前,这些都是浮云,战争打响之后,一切都没有任何用处,这些士兵看不到胜利的曙光之后,就会厌烦,就会慌乱,最后会瓦解,这个乌龙岭,将是岳飞最后的居所。

    “岳飞,乌龙岭是你最后的场所,好生看看这江山吧!朕会将乌龙岭围的水泄不通。你插翅难飞。”李璟望着远处的乌龙岭,青山绿水,倒是一个好地方,可惜的是,这个地方很快就陷入战乱之中,几十万大军将在这里厮杀。

    “李璟,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岳飞冷森森的说道,他转身离去,没有任何的惧怕。

    李璟望着岳飞的背影,嘴角上扬,看上去,好像是没有任何结果,但在大战最关键的时候,最后的时候,岳飞的心肯定能乱的起来,在必败的情况下,难道会看着数万儿郎为他而死。岳飞,必死乌龙岭。李璟也调转马头,转身离去。他们都没有想过要暗算对方,因为没有任何意义。

    “陛下。”远处的吴玠等人见岳飞已经离开,纷纷飞马而来。

    “看到没有,岳飞可是厉害的很啊,整个乌龙岭上到处都是陷阱,就是他自己走路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生怕踩到了陷阱。”李璟指着远处的岳飞说道。岳飞下山很轻松,但是上山的速度却是慢了许多,常人以为上山很麻烦,但在李璟的眼中,看的出来,岳飞每次落脚的力量都不一样,显然有些地方,都是有机关陷阱的,或许不致命,但是在敌人的配合进攻下,绝对能要了将士的性命。

    “岳飞还真是阴险狡诈,居然在乌龙岭来了这么一招。陛下,您看那边,敌人已经在哪里建立了比较坚固的要塞,想来是岳飞经过哪里进入乌龙岭后方的,前面只能允许两个人并排前进的小道,我们就算能寻找到小道绕到山后去,但也只能是小规模的作战,兵马众多的优势恐怕是体现不出来。”吴玠放下手中的千里镜,指着远处说道。

    那里是乌龙岭山下的一条小道,是进入乌龙岭的通道之一,现在已经被岳飞封死,想通过那里十分困难,甚至可以断定,其他的小道也是如此。

    “我们的人已经进去了吗?”李璟低声询问道。想要攻破乌龙岭,用兵马强攻肯定是下策,虽然天下即将一统,最后一场血战并不算什么,但李璟还是不希望自己手下的兵马损失太多。

    “回陛下,暗卫的人已经化作难民进去了,但什么时候能找到防御图恐怕很难。此物关系重大,岳飞肯定是随身携带,除非是岳飞身边有人会背叛。”杜兴摇摇头说道。乌龙岭乃是险要之地,上面陷阱机关无数,就算是南宋的将军们也不一定知道,肯定是有地形图,只要弄到地形图,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放心,这里面肯定是有人会归顺我大唐的,这些人可不是傻子,岳飞想为南宋朝廷陪葬,但是他手下的人却不会,你等着吧!只要刘光世战败的消息传来,就是岳家军瓦解的时候。人心都是如此,岳飞一直胜利,就算只有一州之地,他手下的人还会跟着他,但只要有一次失败,他手下的人就会分崩离析。”李璟扬鞭指着眼前的乌龙岭得意的说道:“这就是朕和他的区别,朕可以失败无数次,但只要胜利一次就可以了。岳飞则与之相反,杭州城的丢失就已经为其敲响了丧钟。”

    “陛下圣明。”众将纷纷歌功颂德,脸上的一点担心消失的无影无踪。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