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差之毫厘
    趁着酒性,完颜甲冲锋在前,前面的武川城城门洞开,就好像是一个巨兽一样,完颜甲一阵呼啸,口中发出一声狼嚎,就冲了进去。

    “哈哈,没人,将军是一座空城。”完颜甲冲出了数百步,猛然之间拉住了战马,战马发出一阵嘶鸣,完颜甲却是哈哈大笑。

    不用喊,完颜鹘懒也知道这是一座空城,因为他自己也已经冲了进来,周围并没有半点反应,借着一丝月光,看见远处有一道道寒光,他靠近几步,面色阴沉,那是一些兵器被故意插在地上,发出一道道寒光,就好像是有人埋伏在这里一样,想来,傍晚的时候,完颜宗弼就是因为这个,放弃了进城的决定。

    “可恶。”完颜鹘懒面色涨的通红,双目中闪烁着冷光,这个家伙太可恶了,若不是自己冒险冲进来,想要发现这些秘密,恐怕要等到明天早上。但这个时候发现和明天早上发现又有什么区别呢?完颜鹘懒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区别,固然感到更加的愤怒。

    “走。”完颜鹘懒调转马头,狠狠的抽了自己的坐骑一下,坐骑飞奔,驮着完颜鹘懒出了城门,在他身后,完颜甲等人相互看了一眼,也低着头跟随其后,这个时候,众人的酒已经醒了,也知道事情必定大条了,所以连话都不敢说。

    完颜宗弼在完颜鹘懒冲出大营的时候,就得到了消息,所以一直站在中军大帐,等待完颜鹘懒的归来,等到完颜鹘懒的战马出现的时候,他就知道结果,顿时扼腕长叹。

    完颜鹘懒飞马来到完颜宗弼眼前,两人相互望了一眼,最后完颜鹘懒翻身下马,拱手说道:“将军,城中是一个空城,敌人恐怕是逃走了,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看样子,敌人要么西进,要么南下了。这一次,我们又落后了一个晚上了。”完颜宗弼摇头说道:“这也是本将军的原因,若不是我小心谨慎,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等见到陛下之后,我自会向陛下请罪。”

    “非大将军之过,实在是敌人太狡猾。”完颜鹘懒将城中发现兵器的情况说了一遍,苦笑道:“这种情况,谁碰到都会这样的结果,将军不必如此。”

    完颜宗弼嘴角一扬,拍了一下完颜鹘懒的肩膀,他知道完颜鹘懒这是在帮助自己说话,也免得传扬出去,动摇了军心,让完颜宗弼十分感激。

    “你认为萧上人现在去什么地方了?他们肯定是早就得到了消息,否则的话,撤军不会如此轻松,连城中的百姓都消失不见了,虽然草原上的百姓撤退很方便,这武川城没有三四天的时间绝对不可能撤的如此干净的。”完颜宗弼招过完颜鹘懒,两人进了中军大帐,站在地图面前,现在摆在两人面前的,要么是继续西进,剿灭沿途的部落,壮大金人,要么就是南下云州,冒险和李璟展开决战,双方杀个天昏地暗。

    “若是以前,我肯定建议你南下进攻云州,但现在我建议你西进了。”完颜鹘懒摇头苦笑道:“萧上人撤走了所有的人,若是南下云州,云州兵马数量就会和我们相差无几,若是这样,我们的损失不小,萧上人若是西进,我们正好跟随其后,追杀对方,对方虽然比我们离开的早,但到底是身边带有牧民,追杀几日或许能追上,在野外,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

    完颜宗弼点点头,并没有说话,实际上他的建议就是占据武川,不仅仅可以威胁云州,还能断了伯颜南下的道路,萧巍哥战死的消息肯定是已经传遍了整个草原,草原震动,伯颜为了避免被围剿的命运,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南下,背靠中原,与金人一战。自己坐镇武川,和完颜晟一东一西,联手夹击,未必不能吃了伯颜。

    但这个决定完颜宗弼没有说出来,完颜鹘懒所说的也未必不是一条路子,追杀萧上人,趁机扩充金人的地盘,掠夺更多的财物和人口,当然,这也和刚刚不久,完颜宗弼的失算有关系。

    “那好,明日就西进,追击萧上人。”完颜宗弼终于做出了决定,到底是自己失利了一场,这一次只能是跟着完颜鹘懒走,哪怕是走错了,完颜宗弼也只能是认了。

    “不,不能明天早上,而是现在就出发,连夜就出发,只有这个时候出发,才能出其不意,才能获得更多。”完颜鹘懒听了很高兴,自己总算是能建功立业了。

    “那行,现在就拔寨启程。”完颜宗弼毫不迟疑的应了下来,茫茫草原,面对数万大军,除非有相当多的敌人,否则的话,基本上都没有任何危险,反正都已经答应完颜鹘懒了,就干脆成全到底。

    大军连夜拔寨启程,朝西方追了过去,完颜鹘懒亲自做先锋,沿途不管是军队也好,或者是部落也好。都会成为完颜鹘懒的战功。

    而在遥远的东方,伯颜得知对面是完颜晟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妙,完颜晟的出现不仅仅是代表着草原上多了一支强大的兵马,更重要的是,完颜宗弼会腾出手来,只是不知道完颜宗弼对付的将是自己更或者是萧巍哥,不过,按照伯颜的猜测,金人对付萧巍哥的可能性比较大。

    果然,消息很快就传了过来,完颜宗弼设下埋伏,萧巍哥一头撞了进去,被完颜宗弼前后夹击,十万大军损失殆尽,连萧巍哥自己都被杀,草原上形势瞬间有了变化。

    “撤军是必然的事情,但如何撤军,撤向何方也是一个问题。”伯颜将众人都赶了出去,自己静静的站在地图前,思索着眼下的局势。

    面对强大的敌人,若是不小心应付,恐怕自己即将面对的可能是一个陷阱,按照眼下的局势来说,南下撤到云州一带,利用中原雄厚的时候,自己不但能够站稳脚跟,还能和云州护卫犄角,抵挡金人的入侵,但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吗?伯颜望着北方,一时间迟疑起来。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