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空城计
    武川城,萧上人看着眼前的府邸,脸上闪烁着一丝悲痛之色,萧家自从归顺李璟之后,就一直住在武川城,作为李璟的爪牙,监视草原上的一切,现在武川城也要放弃了,武川的城墙虽然坚固,但绝对不是金人的对手,只有放弃武川城,才能将完颜宗弼拖的更久,不仅仅是要拖垮对方的粮草,更重要的是让完颜宗弼放弃对伯颜的合围。

    这个决定是他和陈仁相互商议之后,才定下来的,若是凭借武川城坚守,完颜宗弼有可能在进攻不利的情况下,转道进攻云州,那产生的损失是两人不能接受的。

    “大公子,可以走了。”萧上人身边的家将走了过来,低声说道。这些家将都是萧家的奴仆组成的,忠心耿耿,萧巍哥战死之后,萧上人就成为萧家的家主,不管萧家的爵位最后如何,关键是萧家家大业大,萧上人还是可以执掌萧家的。

    “那就走吧!”萧上人翻身上马,头也不回的离去,他是最后一批离开的,城中的百姓愿与跟随萧上人西进的就西进,不愿意的则跟随陈仁南下云州。好在在武川城中多是契丹人,游牧民族迁移已经习惯了。进入云州的多是一些商人或者老弱,云州城墙高大,金人想要攻破云州十分困难。

    不过半个时辰,整个武川就成了空城,偌大的武川城空荡荡的没有一点气息,萧上人率领一万骑兵离开了武川城,朝西撤退,他已经让暗卫通知在西方草原杀戮的高宠,率领大军来接应。

    一个时辰后,天色已晚,完颜宗弼率领大军杀到武川城下,看着武川城城门大开,上几杆大旗,好像没有一个士兵的模样,完颜宗弼反而止住了大军,自己和完颜鹘懒两人领着亲兵来到武川城下。

    “莫非是逃走了?”完颜鹘懒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认为大唐军队是这样吗?他们不是契丹人,不战而逃可不是他们的风格,武川城的坚固程度可不差,萧巍哥坐镇这里数年之久,当年李璟更是在这里指挥大军掌控草原,城池坚固,萧上人只要手中有一万人马,就能抵挡我们很久。”完颜宗弼摇摇头,自从萧巍哥一战,让他知道,加入了大唐军队的契丹人和原本的契丹人截然不同,不但作战骁勇善战,更重要的是这些人面对强敌,就算是面前强敌无数,也不畏生死,勇往直前,冲锋陷阵,毫不畏惧,萧上人不战而逃,这让完颜宗弼有些不相信。

    “怕什么,只要能入城,还怕这些唐军不成?”完颜鹘懒丝毫没有将萧上人放在眼中,笑道:“我连他老子都给杀了,他的弟弟也死在我的手中,左右将他也给杀了,一家人团聚就是了。”

    完颜宗弼取了千里镜,借着夕阳望了过去,只见城中一道道寒光闪烁,顿时面色一变,对身边的完颜鹘懒说道:“萧上人在城中有埋伏,可惜的是,到底是年轻,不像萧巍哥那样老练,就是一个小小的埋伏,也是有缺陷的时候。走,回去,明日再进攻。”

    “莫不是空城计,汉人可是有空城计的。”完颜鹘懒忍不住说道。

    完颜宗弼一阵迟疑,最后摇摇头说道:“我们的兵马不足,若是贸然闯入其中,双方厮杀,我们恐怕会损失惨重,日后如何平定草原,更何况,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武川,而是伯颜,只要挡住伯颜和武川的联系,伯颜在草原上的兵马就是一支孤军,最后要么被我们所歼灭,要么就是投降我们,而我们等到陛下那边解决了伯颜,大军西进,小小的武川旦夕可下。”

    完颜宗弼并不是强行进攻武川,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的兵马不足,已经损失惨重,再强行进攻武川,损失更多,不利于下一步计划,所以不敢进攻武川,生怕城门有埋伏,一旦陷入巷战,对于金人的数万大军是一个不利的局面。

    “扎营。”完颜鹘懒看着远处的武川一眼,懒洋洋的扬着手中的马鞭,既然完颜宗弼已经做了决定,他就让人扎下大营,等待着明日再行进攻。

    完颜宗弼也调转马头,他望了身后的武川城一眼,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总感觉城中的气息很诡异,这里面甚至连鸡鸣犬吠声都没有,显然是一件古怪的事情,他迟疑了一阵,还是摇摇头,转身而去。

    夜晚,完颜鹘懒坐在大营外面,让手下的人准备了一只烤全羊,喝着烈酒,面色涨的通红,他望着眼前的城墙,漆黑漆黑的,只有一个硕大的城门口张开着,好像一个巨兽一样,随时吞噬着来者。

    “到底是胆子小了,这个时候城中有人?我看就是一个空城。”完颜鹘懒不屑的扫了身后大帐一眼,虽然他认为完颜宗弼比以前改了许多,但在完颜鹘懒眼中,那不仅仅是多了几分谋略,胆子却是小了许多,没有以前的气势了。若是他,这时候恐怕早就冲入城中。

    “将军自然神勇。”身边的亲兵、将校纷纷出言说道。只是众人脸上还有一丝担心之色,唐军可不是好对付的,这样的空城,众人反而不敢进攻了。

    “将军,不如让末将冲进去看看,这天都黑了,城门居然还是开的,恐怕真的是空无一人了。”完颜甲忍不住说道:“他们难道就不吃饭吗?听说唐军都是一日三餐,这城中连一点炊烟都没有。”

    完颜鹘懒听了猛然的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走,去看看,老子就不相信这城里面真的是有伏兵。”完颜鹘懒这个时候相信无论是自己也好,或者是完颜宗弼也好,恐怕是上当了。当时大军到达的时候,都已经是傍晚了,那个时候,一旦有伏兵,自己手下肯定会损失惨重,所以完颜鹘懒虽然心中怀疑,但还是听从完颜宗弼的安排,现在不一样了,他相信自己绝对是正确的。

    骑兵飞快集结在一起,完颜鹘懒还是全身盔甲,虽然心中有了算计,但还是全身披挂,领着身边的亲卫朝武川城冲了过去。

    ?

    ?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