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大唐的底线
    李甫等人都退了下去,钱财解决了,下面就是兵马调动了,而且发布债券这样的大事,政事堂也是需要研究一下的,更不要说迁都了。

    “陛下,暗卫传来消息了,伯颜将军已经确定自己的对面是完颜晟。”李璟身边传来高湛的声音,声音中还有一丝担忧,大唐王朝这些年基本上都是顺风顺水,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大事,猛然之间,就算是李璟一下子也很难接受。

    “该死的完颜晟,还有该死的高丽。”李璟一巴掌拍在书桌上,自己固然是小觑了完颜晟,被完颜晟逮到了机会,但高丽何尝不是如此,完颜晟都已经撤走,高丽居然没有派人前来通知李璟,若李璟早点知道此事,哪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陛下英明神武,相信大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高湛赶紧说道。

    “恩。”李璟点点头,说道:“派人告诉伯颜,大军西进,避过金人吧!”李璟双目微闭,心中叹了口气,大唐自从建立以来,从来就没有遭受过如此大的打击,十几万大军葬送在草原上,苦心经营的草原局面就这样废弃。高湛不敢怠慢,赶紧退了下去,让人想办法通知伯颜。

    实际上,李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通知伯颜已经迟了,伯颜作为大军统帅,在知道事情不对的时候,肯定已经做好了应对措施,哪怕周围敌人重兵围困也是一样,现在他担心的萧巍哥的情况,十万大军一旦损失殆尽,完颜宗弼必定西进,不知道云州能不能保住。

    当李璟得到伯颜消息的时候,完颜宗弼已经率领五万大军杀到九台滩下,陈仁和萧上人留下来的不过是一片狼藉,就算是不能带走的粮草也尽数被焚烧,甚至还能看见一丝黑烟在营寨中升起,就好像是在讽刺完颜宗弼一样。

    “看样子,敌人已经撤走了。”完颜鹘懒飞马而来,说道:“向西五十里,都没有敌人的踪迹,甚至连牧民都没有,又想着坚壁清野?现在我们当如何是好?直接杀过去,还是改道云州?”他跃跃而试,恨不得杀入云州,当年契丹的精化在哪里,一个是幽州,一个就是云州,无论是人口或者是财富,都是契丹最富饶的地方,现在落入李璟之手,位置或许不怎么重要了,但人口还是完颜鹘懒最喜欢的,能将云州所有的人口收入囊中,消化一段时间之后,金人实力就是增加许多。

    “李璟手下的能人还是有不少的,一发现事情不对,立刻撤走,也是因为我们来的太晚。”完颜宗弼感到一丝惋惜,若不是兵马损失惨重,将士们多有伤害,自己的兵马才会到现在才杀了过来,四天的时间足以让这些唐军做出更多的反应。

    “汉人不是有句话叫做跑的掉和尚跑不掉庙吗?大不了我们一路杀过去了。”完颜鹘懒不在意的说道:“我们的人马虽然不多,但对付唐军的残兵还是可以的。”

    “你认为唐军现在还有多少兵马,我估计最起码还有四万人,若是强行征兵的话,还有更多。这样的军队,你我能够攻下多少城池?”完颜宗弼看的更远,从武川附近,因为靠近云州,是唐军重点照看的对象,周围的草原人对唐军认同感很深,总是能得到一些援军的。真的厮杀起来,自己未必能得到好处。

    “难道就这样撤回去?实在有些不甘。”完颜鹘懒挥了一下手中的马鞭,有些不甘的说道。虽然歼灭了十万大军,斩杀了萧巍哥,但并没有得到更多的钱财,完颜鹘懒恨不得现在就杀入云州,狠狠的抢一笔。

    完颜宗弼扫了完颜鹘懒一眼,冷冷的说道:“虽然我们现在消灭了萧巍哥,但大唐对于我们大金来说,还是一个庞然大物,人口众多,得到江南的李璟,十万大军还是挥手之间就能得到的,而且此战我们损失惨重,没有一两年,恐怕不可能缓过神来,毕竟想要将草原彻底的掌握在手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无论是我或者是陛下,都不会轻易去进攻大唐的。云州就是底线。草原一向是草原人的地盘,中原汉人一向不重视,但云州不一样,燕云在中原汉人心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李璟夺取燕云十六州,才得到中原汉人的认同,一旦我们攻入云州,就会引起李璟不死不休的反攻,那个时候,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将草原彻底的掌握在手中。”

    “你就是太小心了,大唐再神勇又能如何,摆在我们面前的难道不是一个例子吗?大唐十万大军为我们所灭,现在在我们面前的就是无数的金银财宝,只要我们杀过去,就能夺取更多的无数的金银财宝,无数的中原女子将为我们所有。”完颜鹘懒扬鞭指着南方,相比较武川,他更想进攻的是云州,云州富裕,有无数的金银财宝和美貌女子,一旦拿下了云州,功劳甚至超过了击败萧巍哥。

    “愚蠢,若李璟全军北上,当如何是好?”完颜宗弼冷森森的说道:“你若是想进攻云州,那就等下次吧!这次我是行军总管,一切都要听从我的吩咐,否则的话,就是违抗军令。”

    若是以前,完颜宗弼肯定会和完颜鹘懒是同一个看法,冲过去,杀过去,直接攻占云州,夺取更多的金银财宝,但完颜宗翰、完颜宗望战死之后,就让他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凭借手中的武力就能解决一切,现在不一样了,深深的明白其中的取舍之道。

    和中原的庞然大物相比较,金人还是差了许多,只能将草原全部消化之后,才能南下和大唐争锋,这也是最后的机会,完颜宗弼忍受住心中的不甘,只能等待时机。他看到了完颜鹘懒的模样,就想到当年的自己。若是当初自己明白这些道理,或许完颜宗翰、完颜宗望不会战死疆场。

    “哼,你是行军总管,自然是听你的。”完颜鹘懒狠狠的抽了战马一马鞭,对身边的士兵大声吼道:“全军集合,杀向武川。”

    ?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