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抉择
    萧巍哥大帐之中,萧巍哥父子四人相对无言,萧上人面色凝重,萧巍哥、萧炎、萧石面色阴沉,萧巍哥双目中更是喷出怒火望着自己长子。更是怒其不争。

    “上人,你回去吧!好生镇守武川,这才是你的责任,而不是来军中。”萧巍哥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说道:“等我解决了完颜宗弼,相信陛下肯定会用我镇守草原,伯颜嘿嘿,恐怕只能是去西域了,我和他斗了这么多年,这次应该能分个胜负来了。”

    “是啊!也不知道陛下为什么会重视他,不过一个奴隶出身,父亲征战草原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奴隶,得了陛下的重用,才有今日,还想着和父亲争权夺利,真是笑话。”萧石不屑的说道。

    “是啊!”萧炎也点点头,笑道:“这次总算是可以了,只要击败了完颜宗弼,剩下的事情都好办多了,完颜宗弼现在已经是毫无还手之力,父亲,孩儿认为还应该加大进攻力度,尽快解决完颜宗弼,这样的大功就应该是我萧氏占据,等回到京师,必定会得到陛下重赏。”

    “恩,告诉将士们,明日加快进攻速度,早日和完颜宗弼决战,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萧巍哥摸了摸胡须说道:“你们都下去,上人留下来。”萧炎和萧石兄弟两人相互望了一眼,赶紧退了下来,大帐内之内萧巍哥和萧上人父子两人。

    “上人,你是不是认为父亲急功近利了?”萧巍哥望着外面的大军说道。

    “父亲为何不等上片刻呢?就算不等陛下决战,也可以等伯颜将军的大军到来。”萧上人有些不理解的说道。

    “论战场经验,伯颜不如我,但论指挥作战的能力,我不如伯颜。眼下朝廷即将统一天下,若是论战功,伯颜在我之上,传闻陛下准备分封,不仅仅是分封皇子,还分封我等。这是一个机会。”萧巍哥低声说道:“你我之所以显贵,都是因为陛下,更重要的是,陛下的江山太大,日后继承陛下江山的人,岂是一般的人物吗?陛下子嗣众多,现在有十几个之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可是,父亲,这与我们有关系吗?”萧上人迟疑的说道。

    “我耶律家族可是有公主在陛下身边。”萧巍哥笑呵呵的说道:“实际上,不仅仅是我们打这个伯颜,还有那些汉人都是打这个主意,谁不想自己的后代能分封多一些。不然的话,你认为我等为何如此用心,不过是想帮助身后之人等上皇位而已。”

    “陛下年轻力壮,恐怕还早吧!”萧上人皱了一下眉头,说道:“而且陛下想要封谁为太子,那是陛下的事情,儿臣并不认为陛下会受到我们的影响。”李璟是什么人物,岂会受到臣子的影响,而更改继承人。

    “说出来你也不懂啊!回去吧!坐镇武川。”萧巍哥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一眼,守成还可以,若是开拓进取却是不可能,满朝文武都已经被分封所吸引,自己的大儿子还不知道这些,他挥了挥手,说道:“回去吧!剩下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了。”

    “是。”萧上人心中一阵失望,还是朝萧巍哥行了一礼,领着自己的本部兵马,连夜告辞而去。

    他心情是很失落的,没有劝说萧巍哥大军停止追击,就算他知道前方是有陷阱,也不能阻拦十几万大军被击败的事实,最后只能黯然离去。

    百匹战马在草原上飞奔,萧上人带着黯然的心情离开萧巍哥的大营,向西飞奔不过一天的时间,天黑的时候,身边的亲兵准备了一些干粮,将萧上人护卫在中间,一个士兵从怀里摸出一个水袋来,递给萧上人,萧上人喝了一口,却是叹了口气,下一步将如何是好,萧上人要小心思索一番。

    “少将军,前方有大队人马杀来。是金人。”这个时候,远处有两个亲兵飞马而来的,低声说道:“对方的大队人马距离我们不过三里,幸亏我们跑的快,不过也快了,当如何是好。”

    “金人!”萧上人一下子站了起来,面色苍白,这里面果然有问题,眼下敌人已经杀来,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你立刻前往大营禀报大将军,我亲自回九台滩,金人已经杀来,下一步击败我爹之后,就是九台滩,就是武川。”萧上人双目含泪,招过一名亲兵,说道:“十万大军能保住多少人,就看天意了。我不能去,武川还需要我,大军压境,整个草原都会血流成河,我需要和陈将军迁移牧民,为大唐留下种子,然后我会进京请罪,我萧氏是大唐的罪人。”萧上人面色阴沉,他知道,萧巍哥已经没有回天之力,自己离开萧巍哥已经有一天的路程,就算飞马赶过去,萧巍哥恐怕已经中伏,就算是自己前往,也不能改变什么,唯一能改变的就是武川,就是九台滩。虽然向东一天就是自己的父亲和弟弟,但萧上人此刻考虑的是大唐江山,此战之后,萧氏罪责甚大,萧巍哥就算是活下来,也是必死无疑,还不如留下有用之身,为萧氏留下一线生机。这是萧上人不得不选择的道路。

    “是。”亲兵也知道自己前往通知萧巍哥,也是必死无疑,但还是领命前往。

    “走,我们立刻离开这里。”萧上人等亲兵离开之后,赶紧翻身上马,朝南方而去,他要先从南方绕道会九台滩。

    不过盏茶时间,完颜鹘懒就亲自率领大军赶到萧上人休息的地方,发现周围的痕迹,顿时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不过他并没有想过敌人会从南面绕道返回九台滩,而是认为是萧巍哥的哨探,当下吩咐左右继续行军。既然已经暴露,只能是尽可能的进攻萧巍哥。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萧巍哥必败无疑,现在就看能消灭多少大军了,就算能逃跑一些,在大势面前也没有任何用处,这一战,金人已经是赢定了。

    ?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