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萌芽
    村子很热闹,鸡犬相闻,炊烟袅袅,一片太平盛世,李璟等人走进小村,顿时吸引了不少的童子前来观望,半响之后就见一个老者在几个青壮的搀扶颤巍巍的走了过来。毕竟村子里来了一群陌生的人,自然是引起了百姓的警惕。

    “这位大官人从何处来?”老者打量着众人一眼,李璟身穿锦袍,面色英武,气势雄浑,李氏倒是温婉可人,身后的李甫、李大牛等人,要么相貌儒雅,要么孔武有力,看上去倒像是一家人。

    “晚辈从建康而来,看见此地阡陌纵横,一片太平景象,故而前来见识一番。”李璟笑呵呵的说道:“没想到乱世之中,居然还有如此模样,倒是让人敬佩。”

    “这位官人,若是在前几年,哪里有如此模样,也只有这几年,天子圣明,我们这些老百姓才有安生日子啊!”老者摸着白胡须哈哈大笑道:“您看看现在,家里虽然不能说余粮多少,钱财多少,但最起码日子还能过下去,赋税也不重,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

    “老人家,刚才我们来的时候,看见村头不少的田地都重了桑树?那田都是上好的良田,为何改种桑树呢?”李甫微笑道。

    “这位先生说的,我们这边一亩田每年的收成才赚多少银钱,若是种上桑树,用来养蚕,用来种蔗,能得到更多。”老者旁边的一个青壮得意洋洋的说道。

    蔗实际上就是甘蔗,甘蔗在周朝就已经出现,在宋代的时候,江南就开始大面积的种植,这是制糖的原料,随着商业的发展,江南种植甘蔗的人更多。商人驱利,同样也带动了百姓追求更多的银钱,去年风调雨顺,朝廷的赋税并不高,甚至粮食多是从占城、高丽等地进口。

    李璟鼓励商业,国库充盈,才能减免百姓赋税,从外国进口或者抢夺粮食,国内丈量土地,虽然让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许多,但同样的,产生的后果就是大家维持基本的粮食保障之外,然后大家都去赚钱。国内粮食将会大幅度减少,威胁到朝廷的安全。

    “不错,种粮食是比不上种这些东西。”李璟点点头,心中却是一阵沉重,在没有高科技的情况下,没有办法增加粮食的数量,天长日久,就会造成大唐粮食缺少的局面。

    “哎,以前我们这些人哪里会想到这一点,也只有当今圣上圣明,许多人都愿意去当个商人,能赚到钱,能养家糊口,有了钱就能让自己家的孩子读书,日后就能飞黄腾达,岂不是很好?”老者得意洋洋的说道:“所以说这一切都要感谢皇上圣明啊!”

    李璟心中苦涩,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商业的繁荣能让自己快速的发展起来,但同样的,以后商业将会产生更多的不良后果,这些不良后果也将在以后继续得到体现,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一时间让李璟有些哭笑不得。

    “呵呵,皇帝陛下自然是英明神武。”李氏忽然在一边笑吟吟的说道,虽然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但她看的出来,李璟此刻十分恼火,否则的话,也不会面色凝重。

    “老人家,只要生活过的好,一切都好,大唐只是会越来越强大的。”李璟扫了李氏一眼,拍着大腿说道:“如今大唐已经击败了南宋,即将一统天下,老百姓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的。”

    “对,对,大唐皇帝英明神武,都是我们这些老百姓的福分啊!”老者连连点头,周边的青壮也都如此,现在虽然不能说是锦衣玉食,但总比以前要好得多。

    “老人家,好好保重身体,以后这日子还会越过越好的。”李璟拍着老者苍老的大手说道。

    “好,好。”老者浑浊的目光中闪烁着一丝惊讶,虽然李璟身着便装,但他还是能从李璟身上的气势上感觉的出来,眼前的这个大官人身份不一般,但是他绝对没有想过,对面这个人居然是当今天子,自己刚刚口中谈论的人物。

    李璟离开了小村庄,这样的村庄,大唐也不知道有多少个,但管中窥豹,让李璟知道天下局势,商业发达,人人都渴望着金钱,就算是在农村,也多是种植桑树、甘蔗等等这些经济作物,相对于水稻多是少种。眼下还有许多百姓是在观望中,但不久之后,相信很多地方都会跟风,天长日久,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陛下,此事?”李甫有些担心的说道:“是不是应该下一道圣旨,否则的话,日后对天下不利。”李甫担心的事情很多,不仅仅是农民放弃种植庄稼的事情,更重要是贪腐的问题,试想,以前一个商人在官员面前是没有地位的,生死掌握在官员手中,可是现在呢?这些商人是受朝廷保护的,偏偏赚的钱比当官的也不知道多多少,当官心中岂会甘心?于是当官的利用手中的权力扶持商人,从商人手中得到金钱,商人利用金钱收买官员,从而得到更多,社会风气瞬间破坏,日后长此以往,贪官污吏横行,民不聊生。

    “此事回去再说吧!”李璟摇摇头。实际上,李璟知道有些事情比李甫想像的更加可怕,不仅仅是贪官污吏,不仅仅是粮食根基,更重要的是,商人一旦有了金钱,更重要的是要得到权力,得到地位,这就是资本主义萌芽。索性的是,后者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孕育,自己绝对是看不到了。眼下要做的还是前面两种,在不久之后,有些恶果就会得到体现,所以现在就要未雨绸缪。

    “自古以来商人趋利,臣认为农业才是朝廷的根本,商人虽然重要,但应该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这样才能维持朝廷的稳定。”李甫说道:“臣听说在有些地方,商人通过钱财掌控一县运转,这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历朝历代有些贪官污吏不就是如此吗?”李璟皱了皱眉头,说道:“那不叫商人,叫做豪强。”李甫说的话太过于夸张,资本主义哪里有那么容易兴起的,恐怕还要几百年,李甫这么说,只是想改变朝廷鼓励经商的国策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