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生事
    李氏并没有等到李璟的圣旨,甚至一段时间内,李璟好像忘记了对方一样,一时间,李氏感到十分惊奇,面对这种情况,她也只能静静的坐在家中,一边为岳飞戴孝,一边照顾岳云和岳霖两人,平日里的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个人好像与外面脱节了一样。直到有一日,杜兴带着几个宫女走了进来,才让李氏想了起来,自己应该做什么。

    “可是陛下召我?”李氏面色平静,只是粉脸上的一丝红润,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对于这件事情,她心中的斗争还是很复杂的。

    “陛下准备返京,夫人可以启程了。”杜兴脸上堆满了微笑,只是笑容却是让他的臭脸变的更丑。

    李氏面色一暗,点点头,并没有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个时候心中感觉到一阵失落,她还想着见到李璟的时候好生讥讽他一阵呢!没想到李璟根本不见自己,只是让她自己进京。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进去为夫人打扮一番?”杜兴身边的几个宫女说道,自己却是朝李氏笑道:“夫人,这几个宫女都是来自临安宫中,都是一些训练有素的人,夫人先用着,等到了汴京再换。”虽然还没有进宫,但是这些待遇先提上来。

    “岳云和岳霖当如何安排?”李氏玉手捏的紧紧,手指发白,忍住心中的愤怒。猛然之间,她发现心中还是有许多的牵扯。

    “自然是在汴京寻找乳母抚养,夫人不必担心。”杜兴目光闪烁,说道:“汴京城自然有是优秀的乳母在,夫人若是担心的话,到时候请圣旨可以出宫探望。”

    李氏娇躯摇晃,她知道这就是代价,若是入宫,自己就不能随时探望岳氏兄弟,但若是不入宫呢?李氏想都不敢想,当下点点头,领着几个宫女进了后宅。

    她任由几个宫女给自己沐浴、梳妆,身上虽然穿着素色宫装,脸上也涂着脂粉,但整个人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任由几个宫女摆布。

    “夫人,婢子绯红,奉衍圣公之命前来服侍夫人。”耳边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李氏面色一紧,最后点点头,这个绯红大概就是孔端友放在自己身边的人物,虽然是接应自己的人,但何尝不是监视自己的人。不管怎么样,自己已经逃不脱这个牢笼了。

    很快李氏就穿着盛装走了出来,仍然是一身的白色宫装,也只是为岳飞戴孝找一个借口而已。只是面色红润的李氏,双目一片平静,哪怕连岳云、岳霖兄弟两人上了另外一辆马车,李氏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做其他的动作。

    杜兴拍手称呼道:“难怪陛下对夫人赞赏有加,甚至夜不能寐,今日一见,果真是国色天香。恐怕这世上能媲美夫人的并没有多少了。”

    “杜将军这句话若是皇后娘娘听见了,恐怕就不大妙了。”李氏嘴角上扬,露出一丝讥讽之色。她暗自警惕,李璟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来找自己,说明对方心智之坚定让人震惊。自己的姿色她是知道的,可李璟有如此的自律,自己真的能迷惑李璟吗?真的能挑动李璟诸子夺嫡之争吗?李氏这个时候忽然对自己没有了把握,一个十分好色的男人,在这种情况,还能坚持自己不动摇,这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自己真的能动摇李璟的决心吗?

    “夫人可以起驾了。”杜兴不在意的说道。就算这句话传到兰蔻耳中又能如何,兰蔻生性大度,岂会在乎这句话。

    “走吧!”李氏领着绯红等宫女朝远处的一辆马车走去,脑海之中,却是想着如何面对即将见面的李璟。

    杜兴望着李氏的背影,面色阴沉,招过身边的暗卫,说道:“派人监视岳家府邸,前段时间居然有人来祭拜岳飞,后来居然没有发现对方的身份,这是一件古怪的事情,不要到时候,这个女人服侍陛下不成,还会害了陛下,告诉高湛,这个女人服侍陛下的时候,一件衣服都不能穿,暗卫时刻守护岳家两个孩子,让她有所忌惮。”

    “是。”暗卫听了连连点头,这些暗卫都是为李璟服务的,岂能让人害了李璟,眼见着大唐即将统一天下,暗卫的职能将会有所变化,从对外转向对内,大唐刚刚消灭诸路兵马,有不少的前朝遗老遗少,都会对大唐产生敌对的情绪,在杜兴看来,暗卫的权力不仅不应该削弱,还应该增加。但是那些文官们却不会这么想,他们时刻想着削弱暗卫的权力,甚至还想着废除暗卫。

    这是暗卫绝对不能允许的,实际上,杜兴这个时候已经和内侍、军方联合在一起,用来抵挡文官集团的压力。进献美人也是一种方式。这些都关系到暗卫自己的权力,任何人都不敢怠慢。

    “陛下,臣听说陛下准备纳李氏为妃?”马车之中,李甫装作不在意的询问道。

    “恩。高湛说李氏不放心朕会厚待岳飞的两个儿子,所以才会有所表示。”李璟面色微红,这句话就算是他自己都不相信,但好歹也是一个理由不是。

    李甫听了不经意中的看了李璟一眼,眼前这个皇帝什么都好,就是这点不好,或者这是一种嗜好吧!斩杀最强大的敌人,然后抢夺他们的财产,占据他们的一切。包括他们的女人。李璟就是其中的代表,当然,历朝历代的胜利者都是如此,秦始皇、汉高祖,包括唐太宗等等也都是如此,前朝不远的赵匡胤、赵匡义不都是如此吗?只是这个李氏,李甫总感觉有些不对。高湛、杜兴此举更是有些不妥。

    “陛下,如今天下太平,百姓即将安居乐业,朝廷当以治理天下为主,只是,唯有官员尽心尽力,才能勤于王事。”李甫斟酌了片刻,方低声说道。

    “李卿是想让朕鸟尽弓藏?”李璟笑呵呵的从一边取出一本奏折来,说道:“李卿说的可是这些。”

    李甫望了过去,赫然是一本“裁撤暗卫”的折子,面色陡然变的凝重起来,不仅仅是关注到此事,朝中也有人关注此事,只是,皇帝是怎么一个态度最重要的,谁也不想自己身边总是有一双眼睛盯着。

    ?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