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孔端友的谋算
    建康府,李氏回到宅邸,这是建康城中岳飞当初留下来的府邸,虽然很大,但并没有被收回。李氏来到建康城城后,一直住在这里,这个时候,整个府邸都是一片白色,这是李氏请人装上去的,并且在正厅还摆放着棺材,自己和岳云跪在地上守灵。

    “哎!”一声叹息声传来,就见一个老者穿着葛衣,手上拄着藤杖,缓缓而来,他面色苍老,唯独身上的儒雅气息掩藏不了。他身后跟着一个老苍头,正是岳飞当初留下来看宅的老苍头,现在整个府邸,也只有老苍头和两个当初留下来的侍女勉强支撑着岳府。

    “衍圣公。”李氏认出对方正是衍圣公孔端友,赶紧行礼道。

    “夫人节哀,鹏举为国而亡,忠义无双,必定为世人所敬仰,名留千古。”孔端友苍老的手臂一阵颤抖,双目之中流露出一丝悲哀。连岳飞都失败了,他不知道,南宋是不是还有希望。

    “逝者已去,不知道衍圣公下一步准备比如何是好?”李氏面色平静,她抱着岳云,望着眼前的老者,从老者身上,她察觉出了浓浓的悲意,这让她心中好受了许多。

    “我将去琼州,就算是死,老夫也要和大宋江山社稷死在一起,也不会苟且偷生,成为李璟的臣子。”孔端友双目中闪烁着愤怒和不甘。

    “可惜了,先夫留下子嗣,不然的话,小女子也愿意前往琼州。”李氏低声说道。

    “夫人,老夫今日前来,除掉拜祭将军之外,还有一事相求。”孔端友忽然低声说道。他脸上露出一丝不忍之色。

    “衍圣公,请说。”李氏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夫人聪慧,乃是将军的臂膀之一,将军一生都是在为大宋效命,可惜的是,上天不佑,让李贼得逞,但我们这些幸存的人还需要继承将军的遗志,光复我大宋江山。”孔端友咬牙切齿的说道:“相信这也是将军的遗志,老朽在这里拜求夫人一件事情。”说着他就缓缓跪了下来。

    “衍圣公,你?”李氏见状一下子慌乱起来,就准备上前将孔端友搀扶起来。能让衍圣公跪下来,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李氏不过是一个未亡人,瘦弱的肩膀能不能支撑这样的事情她不知道,而且她一个弱女子能做什么呢?李氏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夫人,李璟此人阴险狡诈,偏偏勇猛盖世,世人难以是他的对手,如今他大势已成,大宋江山社稷倾覆在即,老朽等人准备留有用之身,暂时隐蔽山野之间,等待天时。但是老朽看来,想要对付李璟,颠覆大唐江山,唯独数十年的时间,需要内外结合,才有可能,所以老朽恳请夫人相助。”孔端友跪在地上,说道:“这也是将军遗志,还请夫人看在将军遗志的份上,入宫饲虎!老朽代天下仁人志士拜谢夫人。”

    “啊!”李氏听了之后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小脸一阵苍白,双目中尽是惶恐之色,这个时候,理学还没有统治士林,女子改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李氏不一样,她要抚养岳家子嗣长大成人,从来就没有想过改嫁的事情,按照孔端友的建议,自己不但要改嫁,而且还要嫁给李璟,进攻服侍李璟,这如何了得。

    “李璟此人有寡人之疾,宫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美女,这是他唯一的弱点,想要铲除他,颠覆他的江山社稷,也只能从这方面下手,夫人国色天香,更是岳家军的遗孀,相信李璟必定贪图夫人的美貌。”孔端友望着李氏说道。

    李氏默不作声,她想到上次见李璟时遭遇的灼热的目光,让她不寒而栗。反而忘记对孔端友生气了。

    孔端友又说道:“李璟野心勃勃,想要成为千古一帝,宫中美女众多,同样,子嗣众多,日后子嗣年长的时候,必定会掀起夺嫡之争,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夫人入宫之后,就是想办法挑起夺嫡之争。夫人放心,我们的人在以后也会加入李璟的麾下,一旦夺嫡之争出现,我们的机会就会增加许多。还请夫人相助!”孔端友再次拜倒在地。

    李氏面色苍白,这个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嘴巴张了张,最后说道:“此事,妾身要考虑一番,老先生回去吧!”

    孔端友看了李氏一眼,才说道:“夫人,你莫非认为李璟真的会放过将军的两个孩子吗?他不过是想用时间来冲淡一切,他受了周侗之恩,才会给将军留下一线血脉,一旦血脉得存,就是岳云和岳霖的死期,不过是学着当年赵氏对柴氏的模样而已,甚至比这个更狠,唯独夫人入宫服侍李璟,才能打消李璟的一点念想,还请夫人明察。”

    “好了,你走吧!”李氏听的花容失色,忍不住摆了摆手,让孔端友退了下去,孔端友的一席话让李氏不知道如何是好。

    “夫人,江湖再见。”孔端友认真的看了李氏一眼,转身告辞而去。隐隐可见外面有几个青衣壮汉护卫着孔端友离开岳府。

    对这一切,李氏并不知道,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望着不远处岳飞的灵位,不知道如何是好。猛然之间,千斤重担落在一个女子身上,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姨娘,孩儿肚子饿。”一边忽然传来岳云的声音,李氏娇躯一阵颤抖,紧紧的抱住岳云。

    “云儿,姨娘难道真的要舍身饲虎不成?”李氏抱着岳云哭诉道。一个弱女子碰到这种事情,不知道如何是好,为什么这样大的事情,却落到一个女子身上,这天下原本就是男人的天下,什么时候让一个女子跟着后面受苦的。

    “姨娘。”岳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小年纪,戴着一身白,也只能是痛哭起来。

    “放心,云儿,姨娘肯定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李氏紧紧的抱着岳云,心中暗自寻思道:“衍圣公的计策虽然不错,但一切都在我能进宫的前提要发生的,李贼虽然觊觎我的姿色,但并没有让我进宫的意思,想来这个计策只能是胎死腹中了。”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