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伏笔
    岳飞战死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天下,尽管大唐的邸报上说的是击杀南宋大将邱飞,但世人都知道这个邱飞指的就是岳飞,广南一带,王经等人率领残兵败将前往琼州,也因为岳飞之死,路上逃亡之人很多,只是王经等人和岳飞不一样。岳家军在失去岳飞之后,再也不能称之为岳家军。军心士气下降到了最低点。

    就在李璟回到建康的时候,来自西域的报捷文书总算是到了李璟手上,林冲击溃西域回鹘,受降了西域诸国,西域的领土回到李璟手中,李璟下令,以林冲为西域都护府大都督,坐镇西域,并且开始对西域进行移民工作。

    “陛下,李氏求见。”行在之中,李璟刚刚下达了圣旨,就见李甫走了进来,脸上露出一丝异样来。

    “李氏?岳飞的家眷没有安排好吗?虽然他死在朕的手上,但好歹也是周师之后,不能坏了他们的性命。”李璟一阵迟疑,李氏虽然很漂亮,但此人是岳飞的家眷,不能以常理来度之,李璟虽然好寡人之疾,但也没有上手,让人老老实实的安顿对方。

    “回陛下的话,岳飞家眷臣已经安排好了,现在虽然没有到燕京,但平日里的用度,都是用陛下的银子支出的。”李甫赶紧说道。

    “那她来找朕做什么?”李璟摇摇头,说道:“让她进来吧!好歹也是一位奇女子,听说当年岳飞行军打仗,她也帮了不少忙,朕也想见见她。”

    “陛下。”李甫嘴巴张了张,最后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只是退了下去。

    “臣妾李氏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个时候,外面香风席卷,就见一个白衣女子缓缓而来,拜倒在金砖之上。

    “平身。你有何求?”李璟望着眼前的女子,双目一亮,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模样,要想俏,一身孝。难怪古人有这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在后世,没有人穿这种孝衣,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有女子穿着一身孝衣,李氏原本貌美,这个时候匍匐在地,孝衣之下,显得格外玲珑,曲线优美,就是李璟也感觉到食指大动,但还是勉强能忍住。

    “臣妾想为岳飞收殓尸体,请陛下开恩。”李氏趴在地上,低声说道。她声音颤抖,看的出来,心中还是很害怕的。

    “岳飞,哎!看在周师的面子上,你可以去,但是记住了,在岳飞、岳霖面前,不得透露一个字,否则的话,结果你是明白的。”李璟面色阴沉,不管怎么样,岳飞在原来时空之中,也是一个人物,在普通人心中,他是英雄,就冲着这一点,李璟也会给岳飞留下血脉,当然,李氏若是不识相的话,李璟也照样会将其斩草除根。

    “谢陛下。”李氏赶紧站了起来,缓缓而退,她低着头,面色却是涨的通红,隐隐之间,总是感觉到一双眸子,带着炙热的光芒盯着自己,好像能将自己看个通透一样,她知道自己的魅力,更是知道李璟的恶名,若不是因为岳飞,她是绝对不会来到这里的。

    “陛下。”李璟耳边传来高湛的声音。

    “嗯!”李璟顿时收回了目光,不得不承认,面前的女子对他格外有着诱惑力,但偏偏不能动。谁知道睡到半夜的时候,会不会来一下,那就悲催了。实际上,就算在宫里,能让他留宿的妃子也并不多,要么是敌人的皇后,要么就是敌人的公主,除非自己想死,否则的话,都是一炮之后,重新找个地方睡觉,这是帝王的悲催之处,明明有妃子无数,但真正交心的却没有多少。

    “岳飞子嗣生死都掌握在陛下手中,陛下何不?”高湛跟随李璟多年,哪里不知道李璟的心思,更不要说,征战到如今,大半年都过去了,李璟身边连一个女人都没有。现在见到一个美貌的李氏,自然是有其他的想法。

    李璟瞪了对方一眼,又埋头于奏章之间,大战结束,岳飞战死,大批的赏赐和抚恤都要及时跟上,这是朝廷刺激前线将士的一种办法。没有什么比金钱和官位更加管用的东西了。

    高湛被李璟瞪的赶紧低下了脑袋,只是心中的念头总是盘旋在脑海里。他知道李璟不是不想,而是担心在关键的时候会出问题。高湛在皇宫里也不知道见识了多少次,自然知道这里面的问题。

    “杜统领,陛下这几日夜不能寐,统领可知道什么原因?”趁着换班,高湛找到杜兴,笑眯眯的说道。

    “陛下心忧国事,故而如此。”杜兴想也不想的说道。他心中十分好奇,李璟神清气爽,精力充沛,哪里像什么夜不能寐的模样,只是他扫了高湛一眼,赶紧说道。不管怎么样,作为臣子,这是最好的理解方式。

    “嘿嘿,陛下从汴京到如今,已经大半年过去了,龙气升腾啊!”高湛笑呵呵的说道。

    杜兴听了双眼一亮,扫了高湛一眼,一个内侍难道也懂得这些?当下笑呵呵的说道:“陛下雄踞天下,如今天下一统,宫内的娘娘到底是少了一些,这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他感到奇怪,李璟乃是天子看上谁那是谁的福分,一个内侍何必如此焦急。

    “刚才岳飞之遗孀李氏来过了。”高湛笑眯眯的说道。

    杜兴听了双眼一亮,李氏的名字他是听过的,前段时间他还感到好奇,按照李璟的本性,岂会放过这样的美女,只是这段时间李璟根本就没有什么动静,他还以为有所改变呢?原来不是有所改变,而是从来就没有变过,只是在国家大事和女色面前,李璟有所选择而已。

    “普天之下,莫非王臣,谁敢悖逆陛下?”杜兴顿时说道,言下之意,一个小小的李氏难道敢反对李璟不成?

    “岳飞毕竟死于陛下之手。”高湛幽幽的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将军以为呢?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不就是为陛下分忧的吗?将军!”

    杜兴顿时双眼一亮,拱手说道:“还是总管高明,末将这就去。”

    ?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