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改制
    黑夜之中,李正在一边处理国事,李定北也在认真的看着奏折,每本奏折李都会用朱笔也了自己的处理办法,这些都是十分重要的奏折,也是政事堂不能解决的奏折都用快马送到李这边来。x23us.更新最快

    “叔祖,为什么不过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些文官们居然写出这么多文字来,绕来绕去,看起来十分麻烦,有些东西定北都看不清楚?”李定北睁大着眼睛,好奇的望着李甫。

    “王叔,定北说的有道理,看看这本奏折,不过是一个表彰一个孝子的奏折,然后在这位礼部手上写的,啧啧,到底是进士出身,朕不如也。”李将手中的奏折递给高湛,高湛脸上堆满笑容,赶紧将奏折递给李甫。

    李甫接了过来,打开扫了一眼,他摸着胡须笑呵呵的说道:“陛下,若不如此岂能显示我中华文字之美?如何能显示朝中诸位大臣文采飞扬?”一本奏折能让这些当官的写的花团锦簇,也是十分不容易。

    “折子本身就是处理大事的地方,不是展示自己文章的地方,原因、事情经过,臣子的处理办法,政事堂的处理办法,一一写出了,不就行了,前面堆了这么多的华丽辞藻,朕还要分析一下,这本奏章到底是干啥的,到底说了一些什么,一天的时间就这么浪费了。”李放下手中的朱笔,说道:“那历朝历代的帝王们不喜欢处理国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实在是这些文字太多,还要一一分辨,十分困难,看着头晕。就算是心情再好,恐怕也批不了多少奏折。李卿以为呢?”

    李甫听了面色一正,李高兴的时候称呼自己为王叔,但事情比较重要的时候,就称呼自己为“李卿”,这个时候李称呼自己为李卿,说明他很重视这件事情,他低着头想了想,说道:“陛下,历朝历代都是如此,这奏折乃是国之大事,若是和常人说话一样,岂不是有失国体。”

    李摇摇头,忽然说道:“李卿,你也是饱读诗书之人,当记得孔子有句话,叫做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句话当何解?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或者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等等,诸如此类的,同样一句话,在不同的地方断句,将会产生不同的意思,看看这本奏折,前面的骈文就不说了,通篇没有一个断句,朕乃武将出身,文采不行,每天都要面对怎么多奏折,还是如此模样,苦不堪言啊!朕勉强还算是一个勤勉的皇帝,是开国之君,就算是再多的奏折,都是如此,还是会一一批复,那朕的子孙呢?后世的帝王也会会如此吗?”李哑然失笑。

    李甫却是连连点头,不得不承认,历朝历代的昏君除掉资质的缘故,大部分都是怠政所造成的,看着这些文章,就算是李甫有的时候也感觉到很头疼,当下说道:“臣回去之后,立刻和政事堂的几位相公商议一下,如何改进此事。”

    李说的有道理,李是开国之君,还是很勤政的,但以后的帝王呢?还真的说不准。改革奏章的事情是应该提上日程了。

    “断句的事情也要提上日程,让衍圣公那边出点力气。”李在一边取了一个空白奏折来,朱笔在上面画了起来,说道:“这是逗号,用来断句用的,表示一句话还没有说话,这是句号,表示一句话已经说话,这是顿号...”李接连在上面画了好几个常用符号,说的李甫一愣一愣的,双目圆睁,放出光芒,在一边连连点头。

    “陛下此举真是开创了一代先河,此事臣以为必须进行下去。”李甫赶紧说道:“相信以后天下的读书人都会感激陛下的。”

    “李卿这句话恐怕就有些错误了,看看,刚才那句话如何解释,到底谁是当年孔子真正的意思,你知道吗?还有其他的古文经典,怎么断句,这些都是一个问题,每个人的见识不一样,李卿认为呢?”李摇摇头,实际上这件事情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也不好解决这件事情。

    李甫嘴巴张的老大,仔细想想,还真的是如此,此事还真的是任重道远,想要完美的解决恐怕是不可能的,但很快,他就正了正精神,说道:“陛下,臣认为此事必须执行,就算是有困难,也是需要坚定的执行下去,这关系到士林的稳定。”

    “很好,就让李卿牵头、礼部、衍圣公、京都学府中的大儒们一起来完成吧!”李很高兴点点头说道。

    “臣遵旨。”李甫赶紧应道。

    “这件事情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过程之中肯定有许多不同的意见,大家可以商量来了,辨一辨也是好的,这理是越辨越明嘛!”李安慰道。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想要完美的解决很难。现在的士林之中,少了一个一言九鼎的人,这也使得改制十分困难。索性的是,在时间上并不着急。

    “陛下,李宝派人送陷阱机关图来了。”大帐外,杜兴兴冲冲的闯了进来,双手呈上一副地图,说道:“来人说,这只是一副残图,剩下的地图,郝和李宝两人会继续努力的。”

    “还真是一副残图。想来岳飞是担心机关陷阱图泄露,所以分给众将的都是残图,一人负责一面而已,所以就是眼前的残图。”李打开地图,看见只是一部分,但就是这一部分残图,密密麻麻的标注了各种记号,也能因此能看到乌龙岭上机关陷阱之多,若是让李进攻,也不知道会损失多少兵马。

    “岳飞真是不简单,居然在乌龙岭上准备了这么多的陷阱。”李甫忍不住惊呼道。

    “准备了再多也没有用,朕从来就没有想过这样攻上乌龙岭,这样做岂不是让岳飞得意一阵,嘿嘿,斩杀了我大唐多少兵马多少兵马,朕就是要岳飞绝望。”李不在意的将地图扔在一边,说道:“种师道他们什么时候到这里?”

    “应该还有三天的时间,距离大军并不远了。”杜兴赶紧说道。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