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围杀岳飞之覆灭
    “好。”李乔也不拒绝,当下命人将大纛送到种师道,请种师道主持中军,而数万轻骑兵率先踏出,压住阵脚,身后的数十万大军形成一个个圆阵,盾牌手、长矛手、大刀手、弓弩手等等各类兵种相互交错,一个个巨大的圆形大阵出现在宋军面前,数十万大军踏着整齐的脚步,朝宋军杀了过去,如山崩,如地裂,声势浩大。

    大阵缓缓而行,步兵践踏着青草,骑兵游弋两边,弓箭手压住阵脚,虽然没有进攻时的惨烈和雄浑,但这种缓缓而行,却宛若山崩之势,那一双双大脚好像是践踏在宋军心脏上一样,让人承受不住。

    刘光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姜还是老的辣,敌人疯狂的进攻,并不算什么,但敌人这样围剿,就让刘光世有些难办了。

    “将士们,前面是李乔,是唐军的恶魔,他杀过俘虏,杀过百姓。我们是他的敌人,他是不会放过我们的,现在我们是背水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们的亲人在后方等待着我们,将士们,唯有杀退敌人,我们才能活命,才能见到我们的亲人,将士们,冲过去,杀过去。”刘光世抽出宝剑,大声喊道。背水一战就是为了激发己军的潜力,这些士兵们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必须拼命,这才是刘光世的目的。

    “敌人这是要拼命啊!郡王,若是这个时候喊一下,降者不杀,那当如何?”军阵之中,种师道笑呵呵的对身边的李乔说道。

    “对敌人就是要斩尽杀绝,刘光世的兵马不能用,胆敢挡在大唐军队之前一切敌人,都得死,当然,若是归降也不是不可以的。”李乔冷森森的说道。

    “郡王,江南大战之后,死伤无数,青壮较少啊!”种师道听出了李乔的意思,这江山是李家的,对于背叛者李乔一向是斩尽杀绝,对于胆敢抵挡大唐王师的军队,李乔也是如此,为的就是震慑敌人。但种师道却知道江南的实际情况,江南本身就还没有开发完毕,人口不如江北的多,南宋赵桓、赵构为了抵挡李璟南下,竭泽而渔,征召青壮,现在民间的青壮并没有多少。一旦尽数杀光,对于大唐日后恢复江南生产,会产生不利的影响。

    “喊话吧!降者不杀。”李乔听了想了想,最后还是听从种师道的建议,命人喊话,自己需要人头来震慑天下,让天下人都不敢小觑大唐,不敢妄动,但是种师道说的也很有道理,江南一片废墟,需要有人来建设,眼前的这一批人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喊话,降者不杀。”种师道听了很高兴,对身边的亲兵大声喊道。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中军之中,传来一阵呐喊声,声音传的老远,整个阵地都能听得见,很快数十万大军也随之而动,山河震动。数十万人一起喊话是什么概念,对面的宋军面色苍白,刘光世双目中闪烁着恐惧之色。

    “骗人,骗人,这家伙想让我们抛弃手中的兵器,任由他来屠杀吗?”刘光世还没有说话,身边的副将大声喊道。只是他感到失望的是,刚才还是士气高昂的宋军,这个时候脸上都露出一丝迟疑之色,敌人强大,数十万大军围困,身后还有一条河流,背水一战,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韩信一样,刘光世明显是不行的。

    “进攻,进攻。”刘光世心中一阵后悔,早知道如此,就应该早点发起进攻,自己已经处在下方了,还和对方打口舌战干什么呢?直接杀过去就好了,现在好了,刚刚起来的军心士气受到影响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刘光世不敢怠慢了,赶紧对敌人发起进攻。

    宋军在刘光世的带领下终于对唐军发起了进攻,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都被大军裹挟着朝唐军杀去,就算心中想投降,也没有办法改变眼前的一切,不进攻就会被唐军所杀,被后面的袍泽所践踏,所以不管怎么样,只能是向前冲锋。

    刘光世显然是知道这一点的,就算唐军刚刚下达了投降的命令,他仍然还是下令大军发起进攻,只要大军前进,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种师道手中的令旗挥舞,中军大纛传令,位于圆阵中间的唐军纷纷坐在地上,面前摆放蹶张弩,蹶张弩用力很大,射程远,也只有用双脚的力量才能开弓,一人负责张弓,一人负责搭箭,一声厉啸,一朵乌云就在空中出现,笼罩在宋军头顶,呼啸而下,传来一阵阵惨叫声,前面蜂拥的人群瞬间就少了许多,但仍然有不少的宋军冲了上来,惯性带动着这些士兵前进。

    蹶张弩不过发射三轮,就见中军大纛再次传来命令,摆放在大刀手后面的弓箭手也射出自己的利箭,远距离的击杀敌人,唯独只有盾牌手、长枪手缓缓移动,一支支长枪所向,寒光闪闪,一座座大阵轰然出现在宋军面前,肃穆、煞气冲天。

    很快,双方的军队碰撞在一起,冲锋在前的宋军瞬间就被长矛所刺穿,发出一阵阵惨叫声。身后的宋军正待借机反击。

    “转。”中军大阵一阵怒吼,就见圆阵转动,刚才击杀敌人的士兵很快就绕到其他地方了,而宋军重新面对的又是以逸待劳的唐军长矛手,就算偶尔能够冲入大军的宋军,也被后面的大刀手所杀,而唐军大阵的脚步仍然是一丝不苟的朝前方压了过去。

    若这个时候有航拍的话,肯定会发现唐军形成的一个个圆阵,就好像是一个个齿轮一样,相互配合,缓缓前进,挡在它前方的敌人已经尽数绞灭。

    刘光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指挥手下大军对唐军大阵发起进攻了,只知道身边的将士在不断的减少,而敌人的脚步正在不但的靠近。

    “大将军,王德将军战死。”一个亲兵飞奔而来,大声说道:“王德将军临死之前,请大将军撤军。”

    ?宋末之乱臣贼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